文章目录

坐忘论-泰定第六

2019-02-05 约 1329 字 预计阅读 3 分钟

今天是大年初一。昨天到朋友家聚会。在海外这么多年,每年的大年三十还是有聚会活动,如今国内食品超市在南太平洋这个小城市也有了好几家,故此还是有若干年味。

今天想起宝玉喜聚不喜散而黛玉则相反:

那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她想的也有个道理。
她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喜欢,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感伤,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儿开的时候儿叫人爱,到谢的时候儿便增了许多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
故此人以为欢喜时,他反以为悲恸。
那宝玉的性情只愿人常聚不散,花常开不谢;及到筵散花谢,虽有万种悲伤,也就没奈何了。
因此今日之筵大家无兴散了,黛玉还不觉怎么着,倒是宝玉心中闷闷不乐,回至房中,长吁短叹。

以前也喜独处,如今倒也无可无不可。也许正迈入耳顺之境。

泰定第六

夫定者,尽俗之极地,致道之初基,习静之成功,持安之毕事。
形如槁木,心若死灰,无感无求,寂泊之至。
无心于定而无所不定,故曰泰定。
庄子云:宇泰定者,发乎天光。
宇则心也,天光则慧也。
心为道之器宇,虚静至极,则道居而慧生。
慧出本性,非适今有,故曰天光。
但以贪爱浊乱,遂至昏迷,澡雪柔挺,复归纯静。
本真神识,稍稍自明,非谓今时,别生他慧。
慧既生已,宝而怀之,勿为多知,以伤于定。
非生慧之难,慧而不用为难。
自古忘形者众,忘名者寡。
慧而不用,是忘名者也,天下希及之,是故为难。
贵能不骄,富能不奢,为无俗过,故得长守富贵。
定而不动,慧而不用,德而不恃,为无道过,故得深证常道。
故《庄子》云:知道易,勿言难。
知而不言,所以之天;知而言之,所以之人。
古之人,天而不人。
慧能知道,非得道也。
人知得慧之利,未知得道之益。
因慧以明至理,纵辩以感物情。
与心徇事,触类而长,自云处动,而心常寂焉。
知寂者,寂以待物乎?
此行此言,俱非泰定。
智虽出众,弥不近道。
本期逐鹿,获兔而归。
所得盖微,良由局小。
故《庄子》云:古之修道者,以恬养智。
智生而无以知为也,谓之以智养恬。
智与恬交相养,而和理出其性。
恬智则定慧也,和理则道德也。
有智不用,以安其恬。
养而久之,自成道德。
然论此定,因为而得成。
或因观利而见害,惧祸而息心;或因损舍涤除,积习心熟,同归于定,咸若自然。
疾雷破山而不惊,白刃交前而无惧。
视名利如过隙,知生死若溃痈。
故知用志不分,乃凝神也。
心之虚妙,不可思也。
夫心之为物,即体非有,随用非无;不驰而速,不召而至;怒则玄石饮羽,怨则朱夏殒霜;纵恶则九幽匪遥,积善则三清何远?
忽来忽往,动寂不能名;时可时否,蓍龟莫能测;其为调御,岂鹿马比其难乎!
太上老君运常善以救人,升灵台而演妙,略二乘之因果,广万有之自然。
渐之以日损,顿之以不学。
喻则张弓凿户,法则挫锐解纷。
修之有途,习以成性。
黜聪隳体,嗒焉坐忘,不动于寂,几微入照。
履殊方者,了义无日,由斯道者,观妙可期。
力少功多,要矣!妙矣!

西游记有一回叫五行山下定心猿,夫心之为物,即体非有,随用非无;不驰而速,不召而至,心思灵动,就如动物园里看过的小猴子一般。

坐忘论由信敬、断缘、收心、简事、真观泰定,可说有了一个小成,宇泰定者,发乎天光。定中见光生慧,慧而不用,益资定慧,从而到达灵宝定观经之第一候:心得定易,觉诸尘漏。

也即是本篇说的疾雷破山而不惊,白刃交前而无惧。视名利如过隙,知生死若溃痈。

相关文章: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