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坐忘论-简事第四

2019-02-03 约 867 字 预计阅读 2 分钟

昨天读了《坐忘论》之收心第三,想想仓颉造字鬼神惊。自心为息,心亡为忙,今心为念,念兹在兹为慈。

今天想起一个字,道如遁去的一,周流不息,那个字,心上一刃,乃是心禁,故此说谁必然如何如何,那只是在心的层面上,心惊而盲信者则必,心空无痕则介于有无之间,则无必。此也是相士看不准修行人之理。

简事第四

夫人之生也,必营于事物。
事物称万,不独委于一人。
巢林一枝,鸟见遗于丛苇;饮河满腹,兽不吝于洪波。
外求诸物,内明诸己。
知生之有分,不务分之所无;识事之有当,不任非当之事。
事非当则伤于智力,务过分则毙于形神。
身且不安,何情及道?
是以修道之人,要须断简事物,知其闲要,较量轻重,识其去取,非要非重,皆应绝之。
犹人食有酒肉,衣有罗绮,身有名位,财有金玉。
此并情欲之余好,非益生之良药,众皆徇之,自致亡败。
静而思之,何迷之甚!
故庄子云: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
以为生之所无生之所无以为者,分之外物也。
蔬食弊衣,足延性命,岂待酒食罗绮,然后为生哉!
是故于生无要用者,并须去之;于生虽用,有余者,亦须舍之。
财有害气,积则伤人。
虽少犹累,而况多乎!
今以随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人犹笑之。
况弃道德,忽性命,而从非要,以自促伐者乎!
夫以名位比于道德,则名位假而贱,道德真而贵。
能知贵贱,应须去取。
不以名害身,不以位易道。
故《庄子》云:行名失己,非士也。
《西升经》云:抱元守一,至度神仙,子未能守,但坐荣官。
若不简择,触事皆为,则身劳智昏,修道事阙。
若处事安闲,在物无累者,自属证成之人。
若实未成,而言无累者,诚自诳耳。

世间行走,必然有很多事务。此篇主题在于是以修道之人,要须断简事物,知其闲要,较量轻重,识其去取,非要非重,皆应绝之。

初时有为阶段对诸事应有分类,有助于自身知识、道德提高的做之,无谓之事绝之。

以道心处事,过渡到无为阶段,诸事都可以为修行之筏。就可以达到灵宝定观经所说的处喧无恶,涉事无恼者,此是真定。不以涉事无恼,故求多事;不以处喧无恶,强来就喧。以无事为真宅,有事为应迹。

无事真宅,事来则应也即是吕祖百字碑中所言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之境界。


Tags: 坐忘论

相关文章:


author

本文由Jesse Lau原创

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从事网站和程式交易,曾获得Dukascopy外汇程序交易比赛2届月度冠军(id:Tradingwithea).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