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坐忘論-簡事第四

2019-02-03 约 867 字 预计阅读 2 分钟

昨天讀了《坐忘論》之收心第三,想想倉頡造字鬼神驚。自心為息,心亡為忙,今心為念,念茲在茲為慈。

今天想起一個字,道如遁去的一,周流不息,那個字,心上一刃,乃是心禁,故此說誰必然如何如何,那隻是在心的層麵上,心驚而盲信者則必,心空無痕則介於有無之間,則無必。此也是相士看不準修行人之理。

簡事第四

夫人之生也,必營於事物。
事物稱萬,不獨委於一人。
巢林一枝,鳥見遺於叢葦;飲河滿腹,獸不吝於洪波。
外求諸物,內明諸己。
知生之有分,不務分之所無;識事之有當,不任非當之事。
事非當則傷於智力,務過分則斃於形神。
身且不安,何情及道?
是以修道之人,要須斷簡事物,知其閑要,較量輕重,識其去取,非要非重,皆應絕之。
猶人食有酒肉,衣有羅綺,身有名位,財有金玉。
此並情欲之餘好,非益生之良藥,眾皆徇之,自致亡敗。
靜而思之,何迷之甚!
故莊子雲: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
以為生之所無生之所無以為者,分之外物也。
蔬食弊衣,足延性命,豈待酒食羅綺,然後為生哉!
是故於生無要用者,並須去之;於生雖用,有餘者,亦須舍之。
財有害氣,積則傷人。
雖少猶累,而況多乎!
今以隨侯之珠,彈千仞之雀,人猶笑之。
況棄道德,忽性命,而從非要,以自促伐者乎!
夫以名位比於道德,則名位假而賤,道德真而貴。
能知貴賤,應須去取。
不以名害身,不以位易道。
故《莊子》雲:行名失己,非士也。
《西升經》雲:抱元守一,至度神仙,子未能守,但坐榮官。
若不簡擇,觸事皆為,則身勞智昏,修道事闕。
若處事安閑,在物無累者,自屬證成之人。
若實未成,而言無累者,誠自誑耳。

世間行走,必然有很多事務。此篇主題在於是以修道之人,要須斷簡事物,知其閑要,較量輕重,識其去取,非要非重,皆應絕之。

初時有為階段對諸事應有分類,有助於自身知識、道德提高的做之,無謂之事絕之。

以道心處事,過渡到無為階段,諸事都可以為修行之筏。就可以達到靈寶定觀經所說的處喧無惡,涉事無惱者,此是真定。不以涉事無惱,故求多事;不以處喧無惡,強來就喧。以無事為真宅,有事為應跡。

無事真宅,事來則應也即是呂祖百字碑中所言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之境界。


Tags: 坐忘論

相关文章:


author

Jesse Lau

網名遁去的一,簡稱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蘭至今,自由職業者。手搓的GPTs
本文采用知識共享署名 4.0 國際許可協議進行許可。簡而言之,可隨意轉發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