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忘論

坐忘論-得道第七

2019/02/07

昨天2月6日是新西蘭的國慶節-懷唐伊日,1840年毛利人和英國政府於1840年2月6日簽訂懷唐伊條約,該條約使新西蘭成為英國殖民地。 1840年正是第一次鴉片戰爭開始時,新西蘭通過和平條約建國,在當時的英軍槍炮甲天下的背景下是很難得的。 毛利人的武力值相當高,其聞名世界的戰舞,我估計有練力的效果,我一朋友曾從國內運來重達600斤的玻璃,裝於長1米5,寬50公分左右的木箱中,送貨的毛利大漢,一人就將 …

坐忘論-泰定第六

2019/02/05

今天是大年初一。昨天到朋友家聚會。在海外這麼多年,每年的大年三十還是有聚會活動,如今國內食品超市在南太平洋這個小城市也有了好幾家,故此還是有若幹年味。 今天想起寶玉喜聚不喜散而黛玉則相反: […] 那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她想的也有個道理。 她說:“人有聚就有散,聚時喜歡,到散時豈不清冷?既清冷則生感傷,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兒開的時候兒叫人愛,到謝的時候兒便增了許多惆悵,所以 …

坐忘論-真觀第五

2019/02/04

昨天讀了《坐忘論》之簡事第四,想想若能做個無事閑人,那是多大的福報。 紅樓夢裏薛寶釵給賈寶玉起的兩外號:“無事忙”和“富貴閑人”: […] 寶玉道:“我呢?你們也替我想一個。” 寶釵笑道:“你的號早有了:‘無事忙。’三字恰當得很!” 李紈道:“你還是你的舊號‘絳洞花主’就是了。” 寶玉笑道:“小時候幹的營生,還提他做什麼。” 寶釵道:“還是我送你個號罷,有最俗的一個號,卻於你最當:天 …

坐忘論-簡事第四

2019/02/03

昨天讀了《坐忘論》之收心第三,想想倉頡造字鬼神驚。自心為息,心亡為忙,今心為念,念茲在茲為慈。 今天想起一個必字,道如遁去的一,周流不息,那個必字,心上一刃,乃是心禁,故此說誰必然如何如何,那隻是在心的層麵上,心驚而盲信者則必,心空無痕則介於有無之間,則無必。此也是相士看不準修行人之理。 […] 夫人之生也,必營於事物。 事物稱萬,不獨委於一人。 巢林一枝,鳥見遺於叢葦;飲河滿腹,獸 …

坐忘論-收心第三

2019/02/02

昨天讀了《坐忘論》之斷緣第二,想起古代要能達到這兩字,那是極有福報之人。 信息革命之前的傳統行業,鮮有不勞心勞力者。紅樓夢中鳳姐暫管寧國府一章 […] 一時女眷散後,王夫人因問鳳姐:“你今兒怎麼樣?”鳳姐道:“太太隻管請回去;我須得先理出一個頭緒來才回得去呢。”王夫人聽說,便先同邢夫人回去,不在話下。這裏鳳姐來至三間一所抱廈中坐了。因想:頭一件是人口混雜,遺失東西;二件,事無專管,臨 …

坐忘論-斷緣第二

2019/02/01

昨天讀了《坐忘論》之信敬第一,今天獨立守神的時候,悟到此信敬非某人某言某法,而是信的是道,敬的是天地。 所以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 斷緣者,謂斷有為俗事之緣也。 棄事則形不勞,無為則心自安,恬簡日就,塵累日薄。 跡彌遠俗,心彌近道,至神至聖,孰不由此乎? 故經雲:塞其兌,閉其門,終身不勤。 或顯德露能,來人保已;或遺問慶吊,以事往還;或假修隱逸,情希升進;或酒食邀致,以望 …

坐忘論-信敬第一

2019/01/31

剛才看了一段話挺好。記錄如下: 何須皺眉?陽光明媚! 不必悲傷,迎麵可當春風! […] 此論由司馬承禎所著,亦是我老師推薦,與本門心法有借鑒之處。一直沒有細讀,今天借博客來細讀吧。 […] 夫信者道之根,敬者德之蒂,根深則道可長,蒂固則德可茂。 然則壁耀連城之彩,卞和致刖;言開保國之效,伍子從誅。 斯乃形器著而心緒迷,理事萌而情思忽。 況至道超於色味,真性隔於可欲,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