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坐忘论-真观第五

2019-02-04 约 2110 字 预计阅读 5 分钟

昨天读了《坐忘论》之简事第四,想想若能做个无事闲人,那是多大的福报。

红楼梦里薛宝钗给贾宝玉起的两外号:“无事忙”和“富贵闲人”:

宝玉道:“我呢?你们也替我想一个。”
宝钗笑道:“你的号早有了:‘无事忙。’三字恰当得很!”
李纨道:“你还是你的旧号‘绛洞花主’就是了。”
宝玉笑道:“小时候干的营生,还提他做什么。”
宝钗道:“还是我送你个号罢,有最俗的一个号,却于你最当:天下难得的是富贵,又难得的是闲散,这两样再不能兼,不想你兼有了,就叫你‘富贵闲人’也罢了。”
宝玉笑道:“当不起,当不起!倒是随你们混叫去罢。”
黛玉道:“混叫如何使得!你既住怡红院,索性叫‘怡红公子’不好?”
众人道:“也好。”

天下难得的是富贵,又难得的是闲散。两者兼得,何种福报?便此福也就是十几年光景,还是要跟着社会变迁沉浮起落。

树欲静而风不止,然此树也笑纳春风。

前些天说道自动化收入,也不可避免完全无手工,比如沉寂几周的俄罗斯赌场网站,今天又送来一堆IP来盗表,不过我已设置了log分析,故此用goaccess观察到此人又来,不怒反喜,一来一往才有交手的感觉嘛。

故此事来则应,并无大不了。

真观第五

夫观者,智士之先鉴,能人之善察。
究傥来之祸福,详动静之吉凶。
得见机前,因之造适。
深祈卫定,功务全生。
自始之末,行无遗累。
理不违此,故谓之真观。
然则一餐一寝,居为损益之源,一言一行,堪成祸福之本。
虽则巧持其末,不如拙戒其本。
观本知末,又非躁竞之情。
是故收心简事,日损有为。
体静心闲,方能观见真理。
故经云:常无欲,以观其妙。
然于修道之身,必资衣食。
事有不可废,物有不可弃者,当须虚襟而受之,明目而当之,勿以为妨,心生烦躁。
若见事为事而烦躁者,心病已动,何名安心?
夫人事衣食者,我之船舫。
我欲渡海,事资船舫。
渡海若讫,理自不留。
何因未渡,先欲废船?
衣食虚幻,实不足营。
为欲出离虚幻,故求衣食。
虽有营求之事,莫生得失之心。
则有事无事,心常安泰。
与物同求,而不同贪;与物同得,而不同积。
不贪故无忧,不积故无失。
迹每同人,心常异俗。
此实行之宗要,可力为之。
前虽断简,病有难除者,且依法观之。
若色病重者,当观染色,都由想耳。
想若不生,终无色事。
若知色想外空,色心内妄,妄心空想,谁为色主?
经云:色者,全是想耳!想悉是空,何有色耶?
又思妖妍美色,甚于狐魅。
狐魅惑人,令人厌患。
身虽致死,不入恶道,为厌患故,永离邪淫。
妖艳惑人,令人爱著,乃至身死,留恋弥深。
为邪念故,死堕地狱,永夫人道,福路长乖。
故经云:今世发心为夫妻,死后不得俱生人道。
所以者何?为邪念故。
又观色若定是美,何故鱼见深入,鸟见高飞?
仙人以为秽浊,贤士喻之刀斧?
一生之命,七日不食,便至于死。
百年无色,芃免夭伤。
故知色者,非身心之切要,适为性命之雠贼,何乃击恋,自取销毁?
若见他人为恶,心生嫌恶者,犹如见人自杀己身,引项,承取他刃,以自害命。
他自为恶,不遣伐当,何故引取他恶,以为己病?
又见为恶者若可嫌,见为善者亦须恶。
夫何故?同障道故。
若苦贫者,则审观之,谁与我贫?
天地平等,覆载无私,我今贫苦,非天地也。
父母生子,欲令富贵,我今贫贱,非由父母。
人及鬼神,自救无暇,何能有力,将贫与我?
进退寻察,无所从来,乃知我业也,乃知天命也。
业由我造,命由天赋。
业命之有,犹影响之逐形声,既不可逃,又不可怨。
唯有智者,因而善之,乐天知命,不觉贫之可苦。
故庄子云:业入而不可舍。为自业。
故贫病来入,不可舍止。
经云:天地不能改其操,阴阳不能回其业。
由此言之,故知真命非假物也;有何怨焉?
又如勇士逢贼,无所畏惧,挥剑当前,群寇皆溃,功勋一立,荣禄终身。
今有贫病恼害我者,则寇贼也;我有正心,则勇士也;用智观察,则挥剑也;恼累消除,则战胜也;湛然常乐,则荣禄也。
凡有苦事,来迫我心,不作此观,而生忧恼者,如人逢贼,不立功勋,弃甲背军,以受逃亡之罪。
去乐就苦,何可愍焉!
若病者,当观此病,由有我身,我若无身,患无所托。
故经云: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次观于心,亦无真宰,内外求觅,无能受者。
所有计念,从妄心生,若枯体灰心,则万病俱泯。
若恶死者,应念我身,是神之舍。
身今老病,气力衰微,如屋朽坏,不堪居止,自须舍离,别处求安。
身死神逝,亦复如是。
若恋生恶死,拒违变化,则神识错乱,自失正业。
以此托生,受气之际,不感清秀,多逢浊辱。
盖下愚贪鄙,实此之由。是故当生不悦,顺死无恶者,一为生死理齐,二为后身成业。
若贪爱万境,一爱一病。
一肢有疾,犹令举体不安,而况一心万疾,身欲长生,岂可得乎?
凡有爱恶,皆是妄生。
积妄不除,何以见道?
是故心舍诸欲,住无所有,除情正信,然后返观旧所痴爱,自生厌薄。
若以合境之心观境,终身不觉有恶;如将离境之心观境,方能了见是非。
譬如醒人,能知醉者为恶;如其自醉,不觉他非。
故经云:吾本弃俗,厌离人间。
又云:耳目声色,为子留愆,鼻口所喜,香味是怨。
老君厌世弃俗,犹见香味为怨。嗜欲之流焉知鲍肆为臭哉!

此篇讲了数种“观”法。要点在体静心闲,方能观见真理。 若以合境之心观境,终身不觉有恶;如将离境之心观境,方能了见是非。

烦恼如同一个触发器,心烦则觉,然后体静心闲时以离境之心观之。此烦恼即可化为菩提,智慧就增进了一层。


author

本文由Jesse Lau原创

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从事网站和程式交易,曾获得Dukascopy外汇程序交易比赛2届月度冠军(id:Tradingwithea).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