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秘傳正陽真人靈寶畢法》

2021-09-13 约 17112 字 预计阅读 35 分钟

前幾日讀《太上老君內觀經》,如此簡易。煉心即可,然而這種無為頓法,現代人頗難適合。

現代人跟古人相比,主要是眼睛從小到大耗用的太多,科技昌盛帶來的電視、電腦、手機等等遠較古代豐富,也帶來眼神的日夜消耗。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九竅之邪,在乎三要。眼作為最重一要,修道者必重視之。

眼疲勞,頸背痛,氣血凝滯,隻練習性功,很難達到心地清淨的程度。

故此現代人若青中老年開始修道,大都會遇到耗神過多,身體內虧的問題。需要先用有為煉命法將身體補虧到適當程度,而趨至無為。

今日再讀長一些的經卷《秘傳正陽真人靈寶畢法》


《秘傳正陽真人靈寶畢法》正統道藏中原文PDF

秘傳正陽真人靈寶畢法

靈寶畢法序


道不可以言傳﹐不可以名紀。
曆古以來﹐升仙達道者﹐不為少矣。
仆誌慕前賢﹐心懷大道﹐不意運起刀兵﹐時危世亂﹐始以逃生﹐寄跡江湖岩穀﹐退而識性留心﹐惟在淸淨希夷。
曆看丹經﹐累參道友﹐止言養命之小端﹐不說真仙之大道。
因於終南山石壁間﹐獲收《靈寶經》三十卷。
上部《金誥》﹐書元始所著。
中部《玉書》﹐錄元皇所述。
下部《真原》﹐義太上所傳。
共數千言。予宵衣旰食﹐遠慮深省﹐乃悟陰中有陽﹐陽中有陰﹐本天地升降之宜﹐日月交合之理。
氣中生水﹐水中生氣﹐亦心腎交合之理。
比物之象﹐道不遠人。
配合甲庚﹐方驗金丹之有準。
抽添卯酉﹐自然火候之無差。
紅鉛黑鉛﹐徹底不成大藥。金液玉液﹐到頭方是還丹。
從無入有﹐常懷征戰之心。
自下升高﹐漸入希夷之域。
抽鉛添汞﹐致二八之陰消。
換骨煉形﹐使九三之陽長。
水源淸濁﹐辨於既濟之時。
內景真虛﹐識於坐忘之日。
玄機奧旨﹐難以盡形方冊。
靈寶妙理﹐可用入聖超凡。
總而為三乘之法﹐名《靈寶畢法》。
大道聖言﹐不敢私入一己之用﹐傳洞賓足下﹐道成勿秘﹐當貽後來之士。
正陽真人鍾離權雲房序。

此靈寶畢法乃鍾祖傳於呂祖,其故事可看《八仙出處東遊記》

秘傳正陽真人靈寶畢法卷上

正陽真人鍾離權雲房著 純陽真人呂岩洞賓傳

小乘安樂延年法四門

匹配陰陽第一


《玉書》曰﹕大道無形﹐視聽不可以見聞。
大道無名﹐度數不可以籌算。
資道生形﹐因形立名。
名之大者﹐天地也。
天得乾道而積氣﹐以覆於下。
地得坤道而托質﹐以載於上。
覆載之間﹐上下相去八萬四千裏﹐氣質不能相交。
天以乾索於坤而還於地中﹐其陽負陰而上升。
地以坤索於乾而還於天中﹐其陰抱陽而下降。
一升一降運於道﹐所以天地長久。

陰陽相推,而變化順也。


《真原》曰﹕天地之間﹐親乎上者為陽﹐自上而下四萬二千裏﹐乃曰陽位。
親乎下者為陰﹐自下而上四萬二千裏﹐乃曰陰位。
既有形名﹐難逃度數。
且一歲者﹐四時﹑八節﹑二十四氣﹑七十二候﹑三百六十日﹑四千三百二十辰。
十二辰為一日﹐五日為一候﹐三候為一氣﹐二氣為一節﹐二節為一時﹐四時為一歲。
一歲以冬至節為始﹐是時也﹐地中陽升。
凡一氣十五日上升七千裏。
三氣為一節﹐一節四十五日﹐陽升共二萬一千裏。
二節為一時﹐一時九十日﹐陽升共四萬二千裏﹐正到天地之中﹐而陽合陰位﹐陰中陽半﹐其氣為溫﹐而時當春分之節也。
過此陽升而入陽位﹐方曰得氣而升﹐亦如前四十五日立夏。
立夏之後﹐四十五日夏至。
夏至之節﹐陽升通前計八萬四千裏以到天﹐乃陽中有陽﹐其氣熱﹐積陽生陰﹐一陰生於二陽之中﹐自夏至之節為始﹐是時天中陰降。
凡一氣十五日﹐下降七千裏。
三氣為一節﹐一節四十五日﹐陰降共二萬一千裏。
二節為一時﹐一時九十日﹐陰降共四萬二千裏﹐以到天地之中﹐而陰交陽位。
是時陽中陰半﹐其氣為涼﹐而時當秋分之節也。
過此陰降而入陰位﹐方曰得氣﹐而降亦如前四十五日立冬。
立冬之後﹐四十五日冬至。
冬至之節﹐陰降通前計八萬四千裏以到地﹐乃陰中有陰﹐其氣寒。
積陰生陽﹐一陽生於二陰之中。
自冬至之後﹐一陽複升﹐如前運行不已﹐周而複始﹐不失於道。
冬至陽生﹐上升而還天。
夏至陰生﹐下降而還地。
夏至陽升到天而一陰來至﹐冬至陰降到地﹐而一陽來至。
故曰冬至陽升於上﹐過春分而入陽位以離陰位﹐陰降於下。過秋分而入陰位﹐以離陽位。故曰春分﹑秋分。
凡冬至陽升之後﹐自上而下﹐非無陰降也﹐所降之陰乃陽中之餘陰﹐止於陽位中消散而已﹐縱使下降得位﹐與陽升相遇﹐其氣絕矣。
凡夏至陰降之後﹐自下而上﹐非無陽升也﹐所升之陽乃陰中之餘陽﹐止於陰位中消散而已﹐縱使上升得位﹐與陰降相遇﹐其氣絕矣。
陰陽升降﹐上下不出於八萬四千裏﹐往來難逃於三百六十日﹐即溫﹑涼﹑寒﹑熱之四氣而識陰陽﹐即陽升陰降之八節而知天地。
以天機測之﹐庶達大道之緒餘。
若以口耳之學﹐較量於天地之道﹐安得籌算而知之乎。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


比諭曰﹕道生萬物﹐天地乃物中之大者﹐人為物中之靈者﹐別求於道﹐人同天地。
以心比天﹐以腎比地﹐肝為陽位﹐肺為陰位。心腎相去八寸四分﹐其天地覆載之間﹐比也。
氣比陽﹐而液比陰。
子午之時﹐比夏至﹑冬至之節。卯酉之時﹐比春分﹑秋分之節。
以一日比一年﹐以日用八卦時比八節。
子時腎中氣生﹐卯時氣到肝。
肝為陽﹐其氣旺陽升﹐以入陽位﹐其春分之比也。
午時氣到心﹐積氣生液﹐夏至陽升到天﹐而陰生之比也。
午時心中液生﹐酉時液到肺。
肺為陰﹐其液盛陰降﹐以入陰位﹐其秋分之比也。
子時液到腎﹐積液生氣﹐冬至陰降到地﹐而陽生之比也。
周而複始﹐日月循環﹐無損無虧﹐自可延年。

人體小天地,天地大人體


《真訣》曰﹕天地於道一得之。
惟人也﹐受形於父母﹐形中生形﹐去道愈遠。
自胎完氣足之後﹐六欲七情耗散元陽﹐走失真氣﹐雖有自然之氣液相生﹐亦不得天地之升降。
且一呼元氣出﹐一吸元氣入﹐接天地之氣﹐既入不能留之﹐隨呼而複出﹐本宮之氣反而為天地奪之。
是以氣散難生液﹐液之少難生氣。
當其氣旺之時﹐日用卯卦﹐而於氣也,多入少出﹐強留在腹。
當時自下而升者不出,自外而入者暫住,二氣相合﹐積而生五髒之液﹐還元愈多﹐積日累功﹐見驗方止。

要在體內行成氣液循環。故自成天地


《道要》曰﹕欲見陽公長子﹐須是多入少出。從他兒女相爭﹐過時求取真的。
乃積氣生液﹐積液生氣﹐匹配氣液相生之法也。
行持不過一年﹐奪功以一並三。百日為期﹐旬日之見驗。
進得飲食而疾病消除﹐頭目淸利而心腹空快﹐多力少倦﹐腹中時聞風雷之聲﹐餘驗不可勝紀。

解曰﹕陽公長子者﹐乾索於坤﹐如氣升而上也。兒是氣﹐自腎中升。女是液﹐自心中降。相爭而上下之,故閉氣而生液﹐匹配兩停﹐過時自得真水也。

閉氣法始之,生液為效驗

聚散水火第二


《金誥》曰﹕所謂大道者﹐高而無上﹐引而仰觀,其上無上﹐莫見其首。
所謂大道者﹐卑而無下﹐俛而俯察,其下無下﹐莫見其基。
始而無先﹐莫見其前。
終而無盡﹐莫見其後。
大道之中而生天地﹐天地有高下之儀。
天地之中而有陰陽﹐陰陽有始終之數。
一上一下﹐仰觀俯察﹐可以測其機。
一始一終﹐度數籌算﹐可以得其理。
以此推之﹐大道可知矣。

以天地知大道


《真原》曰﹕即天地上下之位﹐而知天地之高卑。
即陰陽終始之期﹐而知天道之前後。
天地不離於數﹐數終於一歲。
陰陽不失其宜﹐分於八節。
冬至一陽生﹐春分陰中陽半﹐過此純陽而陰盡。
夏至陽﹐太極而一陰生。
升降如前。上下終始﹐雖不能全盡大道﹐而不失大道之體。
欲識大道﹐當取法於天地﹐而審於陰陽之宜也。

觀寒暑明陰陽


比喻曰﹕以心腎比天地﹐以氣液比陰陽﹐以一日比一年。
日用艮卦比一年用立春之節﹐乾卦比一年用立冬之節。
天地之中﹐親乎下者為陰﹐自下而上四萬二千裏﹐乃曰陰位。
冬至陽生而上升﹐時當立春﹐陽升於陰位中,二萬一千裏﹐是陽難勝於陰也。
天地之中﹐親乎上者為陽﹐自上而下四萬二千裏﹐乃曰陽位。
夏至陰生而下降。時當立秋。陰降於陽位之中。二萬一千裏。是陰難勝於陽也。
時當立夏。陽升而上。離地六萬三千裏。去天二萬一千裏。是陽得位而陰絕也。
時當立冬﹐陰降而下離天六萬三千裏﹐去地二萬一千裏﹐是陰得位而陽絕也。
一年之中立春比一日之時﹐艮卦也﹐腎氣下傳膀胱﹐在液中微弱﹐乃陽氣難升之時也。
一年之中立冬比一日之時﹐乾卦也。心液下入﹐將欲還元﹐複入腎中﹐乃陰盛陽絕之時也。
人之致病者﹐陰陽不和﹐陽微陰多﹐故病多。

心液腎氣


《真訣》曰﹕陽升立春﹐自下而上﹐不日而陰中陽半矣 艮卦氣微醜寅
陰降立冬﹐自上而下﹐不日而陽中陰半矣 乾卦氣散戌亥
天地之道如是。惟人也﹐當艮卦氣微﹐不知養氣之端。
乾卦氣散﹐不知聚氣之理。
日夕以六欲七情耗散元陽﹐使真氣不旺﹐走失真氣﹐使真液不生﹐所以不得如天地之長久者﹐蓋以此矣。
故古人朝屯暮蒙﹐日用二卦﹐乃得長生在世。
朝屯者﹐蓋取一陽﹐屈而未伸之義﹐其在我者﹐養而伸之﹐勿以耗散。
暮蒙者﹐蓋取童蒙求我以就明棄暗﹐乃陰間求陽之義﹐其在我者﹐昧而明之﹐勿以走失。
是以日出當用艮卦之時﹐以養元氣﹐勿以利名動其心﹐勿以好惡介其意。
當披衣靜坐﹐以養其氣。絕念忘情﹐微作導引。
手腳遞互伸縮三五下﹐使四體之氣齊生﹐內保元氣上升以朝於心府。
或咽津一兩口﹐搓摩頭麵三二十次﹐嗬出終夜壅聚惡濁之氣。
久而色澤充美﹐肌膚光潤 艮卦養元氣
又於日入用乾卦之時﹐以聚元氣。
當入室靜坐﹑咽氣﹑搐外腎。
咽氣者﹐是納心火於下。
搐外腎者﹐是收膀胱之氣於內 乾卦聚元氣
上下相合腎氣之火﹐三火聚而為一﹐以補暖下田。
無液則聚氣生液﹐有液則煉液生氣﹐名曰聚火﹐又曰太一含真氣也。
早朝咽津摩麵﹐手足遞互伸縮﹐名曰散火﹐又名曰小煉形也。

心、腎、膀胱為三味真火。心火不可發,故借咽氣、咽津下到腹部,與腎火、膀胱火聚而為一


《道要》曰﹕花殘葉落深秋﹐楊妃懶上危樓。欲得君民和會﹐當時宴罷頻收。

此納心氣而收膀胱氣﹐不令耗散而相合腎氣﹐以接坎卦氣海中新生之氣也。
必以交立冬為首﹐見驗方止。
行持不過一年﹐奪功以一並三﹐百日為期﹐旬日見驗。
容顏光澤而肌膚充悅﹐下田溫暖﹐小便減省﹐四體輕健而精神淸爽﹐痼疾宿病盡皆消除。
如惜歲月﹐不倦行持﹐隻於匹配陰陽功內稍似見驗﹐敘入此功﹐日用添入艮卦﹐略行此法。
乾卦三元用事﹐應驗方止 三元乾艮震也

解曰﹕花殘葉落深秋者﹐如人氣弱日暮之時﹐陽氣散而不升﹐故曰懶上危樓。樓者﹐十二重樓也。心為君火﹐膀胱民火﹐咽氣搐外腎﹐使心與外腎氣聚而為一﹐故曰和會。宴乃咽也﹐收乃搐也。早辰功不絕者﹐此法為主本也。

腎為臣火。搐外腎為提肛,又說海底覓火。可同時發動臣火與民火。

交媾龍虎第三


《金誥》曰﹕太元初判而有太始﹐太始之中而有太無﹐太無之中而有太虛﹐太虛之中而有太空﹐太空之中而有太質。
太質者﹐天地也,天地淸濁。其質如卵而玄黃之色﹐乃太空之中一物而已。
陽升到天太極而生陰﹐以窈冥抱陽而下降。
陰降到地太極而生陽﹐以恍惚負陰而上升。
一升一降﹐陰降陽升﹐與天地行道而萬物生成也。

窈冥恍惚中,負陰而抱陽


《真原》曰﹕天如覆盆﹐陽到難升。
地如磐石﹐陰到難入。
冬至而地中陽升﹐夏至到天﹐其陽太極而生陰。
所以陰生者﹐以陽自陰中來而起於地﹐恍恍惚惚﹐氣中有水﹐其水無形﹐夏至到天成水﹐是曰陽太極而陰生也。
夏至而天中陰降﹐冬至到地﹐其陰太極而陽生。
所以陽生者﹐以陰自陽中來而出於天﹐杳杳冥冥﹐水中有氣﹐其氣無形﹐冬至到地﹐積水生氣﹐是曰陰太極而陽生也。

與水氣上於天成雲雨原理同


比喻曰﹕以身外比太空﹐以心腎比天地﹐以氣液比陰陽﹐以子午比冬夏。
子時乃曰坎卦﹐腎中氣生。
午時乃曰離卦﹐氣到心,腎氣與心氣相合而太極生液。
所以生液者﹐以氣自腎中來﹐氣中有真水﹐其水無形。
離卦到心﹐接著心氣﹐則太極而生液者如此。
離卦心中液生,坎卦液到到腎﹐液與腎水相合而太極﹐複生於氣。
所以生氣者﹐以液自心中來﹐液中有真氣﹐其氣無形。
坎卦到腎﹐接著腎水﹐則太極而生氣者如此。
可以比陽升陰降﹐至太極而相生。
所生之陰陽﹐陽中藏水﹐陰中藏氣也。

心腎成小天地


《真訣》曰﹕腎中生氣﹐氣中有真水。
心中生液﹐液中有真氣。
真水真氣乃真龍真虎也。
陽到天而難升﹐太極生陰。陰到地而難入﹐太極生陽。
天地之理如此。
惟人也﹐不得比天地者﹐六欲七情感物喪誌﹐而耗散元陽﹑走失真氣。
當離卦腎氣到心﹐神識內定﹐鼻息少入遲出﹐綿綿若存﹐而津滿口﹐勿吐勿咽﹐自然腎氣與心氣相合﹐太極生液。以液與真水相合。
真氣戀液﹐真水戀氣﹐本不相合。
蓋液中有真氣﹐氣中有真水﹐互相交合﹐相戀而下﹐名曰交姤龍虎。
若以火候無差﹑抽添合宜﹐三百日養就真胎而成大藥﹐煉質焚身﹐朝元超脫之本也。

神識內定,自然合之


《道要》曰﹕一氣初回元運﹐真陽欲到離宮﹐捉取真龍真虎﹐玉池春水溶溶。

此恐泄元氣而走真水於身外也。
氣散難生液﹐液少而無真氣。
氣﹑水不交﹐安成大藥。
當此年中用月﹐以冬至為始﹐日中用時﹐以離卦為期。
或以晚年奉道﹐根源不固﹐自度虛損而氣不足之後﹐十年之損﹐一年用功補之﹐名曰采補還丹。
補之過數﹐止行此法﹐名曰水火既濟。
可以延年益壽﹐乃曰人仙。
功驗不可備紀。
若補數足而口生甘津﹐心境自除﹐情欲不動﹐百骸無病﹐而神光暗中自見﹐雙目時若驚電。
以冬至日為始節用法。三百日胎仙具。

解曰﹕在外﹐午時為離宮﹐太陽為真陽。在人﹐心為離宮﹐元陽為真龍也﹐真虎乃腎中之水也。真龍心液中之氣﹐口為玉池﹐津為春水。

常口水甘甜是一效驗

燒煉丹藥第四


《金誥》曰﹕天地者﹐大道之形。
陰陽者﹐天地之道。
寒熱溫涼﹐形中有氣也。
雲霧雨露﹐氣中有象也。
地氣上升﹐騰而為雲﹐散而為雨。
天氣下降﹐散而為霧﹐凝而為露。
積陰過則露﹐為霜而為雪。
積陽過則霧﹐為煙為雲為霞。
陰中伏陽﹐陽氣不降﹐擊搏而生雷霆。
陽中伏陰﹐陰氣不凝﹐堅固而生雹霰。
陰陽不合﹐相對而生閃電。
陰陽不匹配﹐亂交而生虹霓。
積真陽以成神﹐而麗乎天者星辰。
積真陰以成形﹐而壯乎地者土石。
星辰之大者日月﹐土石之貴者金玉。
陰陽見於有形,上之日月﹐下之金玉也。

黛玉問寶玉:至貴者是寶,至堅者是玉,爾有何貴?爾有何堅?以此篇答之。一笑


《真原》曰﹕陰不得陽不生﹐陽不得陰不成。
積陽而神﹑麗乎天而大者﹐日月也﹐日月乃真陽而得真陰相成也。
積陰而形壯於地而貴者﹐金玉也﹐金玉乃真陰而得真陽以相生也。 戌亥行持﹐離卦采藥﹐乾卦進火。

日月麗天,金玉壯地


比喻曰﹕真陽比心液中真氣﹐真陰比腎氣中真水。
真水不得真氣不生﹐真氣不得真水不成。
真水真氣﹐既於離卦和合於心上肺下﹐如子母之相戀﹐夫婦之相愛。
自離至兌﹐兌卦陰旺陽弱之時﹐比日月之下弦﹐金玉之在晦。至旦﹐數足生明。
金玉以陽生陰﹐氣足生寶。
金玉成寶者﹐蓋以氣足而進之以陽。
日月生明者﹐蓋以數足而受之以魂。
比於乾卦進火﹐煉陽無衰火﹐以加數而陽長生也。


《真訣》曰﹕離卦龍虎交姤﹐名曰采藥。
時到乾卦﹐氣液將欲還元﹐而生膀胱之上﹑脾胃之下﹑腎之前﹑臍之後﹑肝之左﹑肺之右﹑小腸之右﹑大腸之左﹐當時脾氣旺而肺氣盛﹐心氣絕而肝氣弱。
真氣本以陽氣相合而來。陽氣既弱﹐而真氣無所戀﹐徒勞用工﹐而采合必於此時。
神識內守﹐鼻息綿綿﹐以肚腹微脅臍腎﹐覺熱太甚﹐微放,輕勒腹臍。未熱緊勒﹐漸熱即守常﹐任意放誌﹐以滿乾坤﹐乃曰勒陽關而煉丹藥。
使氣不上行﹐以同真水。
經脾宮﹐隨呼吸而搬運於命府黃庭之中。
氣液造化﹐時變而為精﹐精變而為珠﹐珠變而為汞﹐汞變而為砂﹐砂變而為金﹐乃曰金丹。其功不小矣。

無論何法,漸熱即守常


《道要》曰﹕采藥須憑玉兔 采藥心氣﹐玉兔腎水﹐成親必藉黃婆﹐等到雍州相見 雍州乾卦﹐奏傳一曲陽歌。

此乃與采藥日用對行。
凡以晚年補完十損一補之此法名曰煉汞補丹田。
補之數足﹐止於日用。
離卦采藥﹐乾卦燒煉勒陽關。
春冬多采少煉﹐乾一而離二倍用功也。
秋夏少采多煉﹐離一而乾二倍用功也。
隨年月氣旺采煉之﹐功驗在前﹐可延年住世而為人仙。
若以補數既足﹐見驗進功﹐謹節用功。
采藥﹐一百日藥力全﹐二百日聖胎堅。三百日真氣生而胎仙完。
凡藥力全而後進火加數﹐乃曰火候。
凡聖胎堅後﹐火候加至小周天數﹐凡胎圓真氣生﹐火候加至,乃曰周天火候。
是采藥而交姤龍虎﹐煉藥而進火﹐方為入道。
當絕跡幽居﹐心在內觀﹐內境不出而外境不入﹐如婦之養孕﹐龍之養珠。
雖飲食寤寐之間﹐語默如嬰兒﹐舉止如室女﹐猶恐有失有損﹐心不可暫離於道也。

解曰﹕藥是心中真氣﹐兔是腎中真水﹐黃婆是脾中液﹐和合氣水而入黃庭。雍州﹐乾卦﹐勒陽脅腹也﹐又曰勒陽關也。

以上四門為小乘法,安樂延年。對應靈寶定觀經第二候,宿疾普銷,身心輕爽

秘傳正陽真人靈寶畢法卷中

正陽真人鍾離權雲房著 純陽真人呂岩洞賓傳

中乘長生不死法三門

肘後飛金精第五


《金誥》曰﹕陰陽升降﹐不出天地之內。
日月運轉﹐而在天地之外。
東西出沒﹐以分晝夜。南北往來﹐以定寒暑。
晝夜不息﹐積日為月﹐魄也。
歲之積月者﹐以其律中起呂﹐呂中起律也。
日月運行﹐以合天地之機﹐不離乾坤之數。
萬物生成雖在於陰陽﹐而造化亦資於日月。


《真原》曰﹕天地之形﹐其狀如卵。
六合於中﹐其圓如球。
日月出沒﹐運行一天之上﹑一地之下。
上下東西﹐周行如飛輪。
東生西沒﹐日行陽道。
西生東沒﹐月行陰道。
一日之間而分晝夜。
冬至之後﹐日出自南而北。
夏至之後﹐日出自北而南。
冬之夜乃夏之日﹐夏之夜乃冬之日。
一年之間而定寒暑。
日月之狀﹐方圓八百四十裏。
四尺為一步﹐三百六十步為一裏。
凡八刻二十分為一時﹐十二時為一日。一月三十日﹐共三百六十時﹐計三千刻﹐一十八萬分也。
且以陽行乾﹐其數用九。
陰行坤﹐其數用六。
魄中魂生﹐本自旦日。
蓋九不對六﹐故三日後月魄生魂。
凡一晝夜﹐一百刻六十分﹐魂於魄中一進七十裏。
六晝夜共進四百二十裏﹐魄中魂半﹐乃曰上弦。
又六晝夜進四百二十裏﹐通前共八百四十裏﹐魄中魂全而陽滿陰位﹐乃曰月望。
自十六日為始﹐魂中生魄。
凡一晝夜﹐一百刻六十分﹐魄於魂中一進七十裏。
六晝夜共進四百二十裏﹐而魂中魄半﹐乃曰下弦。
又六晝夜進四百二十裏﹐通前共進八百四十裏﹐而魂中魄全。
月中尚有餘光者﹐蓋六不盡九﹐故三日後月魄滿宮﹐乃曰月晦。
月旦之後﹐六中起九。
月晦之前﹐九中起六。
數有未盡﹐而生後有期。
積日為月﹐積月為歲。
一歲以月言之﹐六律六呂﹐以六起數﹐數盡六位。
六六三十六者﹐陰之成數也。
以日言之﹐五日一候﹐七十二候﹐八九之數。
至重九﹐以九起數﹐數盡六位。
六九五十四者﹐陽之成數也。
一六一九﹐合而十五。
十五﹐氣之數。
二十四氣當八節之用﹐而見陰陽升降之宜。
一六一九﹐以四為用。
變為陽數二百一十六﹐陰之數一百四十四﹐計三百六十之數而足滿周天。


比喻曰﹕陰陽升降在天地之內﹐比心腎氣液交合之法。
日月運轉在天地之外﹐比肘後飛金精之事也。
日月交合﹐比進火之法。加減陽升陰降﹐無異於日月之魂魄。
日往月來﹐無異於心腎之氣液。
冬至之後﹐日出乙位﹐日沒庚位﹐晝四十刻﹐自南而北﹐凡九日﹐東生西沒﹐共進六十分至春分。
晝夜停停﹐而夏至為期﹐晝六十刻。日出甲位﹐日沒辛位。
夏至之後﹐凡九日﹐自北而南,東生西沒﹐共退六十分至秋分。
晝夜停停。而冬至為期﹐晝四十刻。準前後進﹐自南而北。
月旦之後三日魂生,魂生於魄﹐六日兩停﹐又六日魂全。其數用九也。
月望之後﹐魄生於魂﹐六日兩停。又六日魄全﹐又六日魄全。其數用六也。
歲之夏至﹐月之十六日﹐乃日用離卦之法﹐乃人之午時也。
歲之冬至﹐月之旦﹐乃日用坎卦之法﹐乃人之子時也。
天地陰陽升降之宜﹑日月魂魄往來之理﹐尚以數推之﹐交合有序﹐運轉無差﹐人之心腎氣液﹑肝肺魂魄﹐日用雖有節次﹐年月豈無加減乎。


《真訣》曰﹕坎卦陽生﹐當正子時﹐非始非終﹐艮卦腎氣交肝氣。
未交之前﹐靜室中披衣握固﹐正坐盤膝﹐蹲下腹肚﹐須臾升身前出胸﹐而微偃頭於後。
後閉夾脊雙關﹐肘後微扇一二伸腰﹐自尾閭穴如火相似﹐自腰而起﹐擁在夾脊﹐愼勿開關﹐即時甚熱氣壯﹐漸次開夾脊關﹐而放氣過關。
仍仰麵﹐腦後緊偃﹐以閉上關﹐愼勿開之﹐即覺熱極氣壯﹐漸次入頂﹐以補泥丸髓海。
須身耐寒暑﹐方為長生之基。
次用還丹之法。
如是前件,出胸伸腰﹐閉夾脊﹐蹲而伸之。
腰間火不起﹐則當靜坐內觀﹐如法再作﹐以至火起為度。
自醜行之﹐至寅終而可止。
乃曰肘後飛金精﹐又曰抽鉛﹐使腎氣生肝氣也。
且人身脊骨二十四節﹐自下而上三節﹐與內腎相對。
自上而下三節﹐名曰天柱。
天柱之上名曰玉京。
玉京之下﹐內腎相對尾閭穴之上﹐共十八節﹐其中曰雙關﹐上九下九。
當定一百日﹐遍通十八節而入泥丸。
必於正一陽時坎卦行持﹐乃曰肘後飛金精。
離卦采藥﹐乾卦進火燒藥﹐勒陽關始一百日﹐飛金精入腦。一百日藥力全
三關一撞﹐直入上宮泥丸。
自坎卦為始﹐至艮卦方止。
自離卦采藥使腎氣相合﹐而肝氣自生心氣﹐二氣純陽﹐二八陰消﹐薰蒸於肺﹐而得肺液下降﹐包含真氣﹐日得黍米之大而入黃庭﹐方曰內丹之材。
百日無差藥力全。
凡離卦采藥﹑用法﹑依時﹑內觀﹐轉加精細。
若乾卦進火﹑勒陽關﹐自兌卦為始﹐終在乾卦。
如此又一百日之後﹐肘後飛金精﹐自坎坐至震卦方止。
離卦采藥之時﹐法如舊﹐以配自坤至乾卦行持﹐即是三百日無差﹐聖胎自堅。三百日聖胎自堅
勒陽關法自坤卦為始﹐而坐至乾卦方止。
如此又一百日足﹐泥丸充實﹐返老還童﹐不類常人。
采藥就﹑胎仙完﹑而真氣生﹐形若彈圓﹐色同朱橘﹐永鎮丹田﹐而作陸地神仙。
三百日後﹐行持至離卦罷采藥﹐坤卦罷勒陽關﹐即行玉液還丹之道。
故自冬至後方曰行功﹐三百日胎完氣足﹐而內丹就﹑真氣生。
凡行此法﹐方為五行顚倒﹐三田返覆。
未行功以前﹐先要匹配陰陽﹐使氣液相生﹐見驗方止。
次要聚散水火﹐使根源牢固而氣行液注﹐見驗方止。
次交姤龍虎燒煉丹藥﹐使采補還丹而鍛煉鉛汞﹐見驗方止。
十損一補之數足﹐而氣液相生﹐見驗方止。
上項行持乃小乘之法﹐自可延年益壽。若以補完堅固﹐見驗方止﹐方可年中擇月。
冬至之節,月中擇日﹐甲子之日,日中擇時﹐坎離乾卦三時為始。
一百日自坎至艮﹐自兌至乾。
二百日後﹐自坎至震﹐自坤至乾。
凡此下功﹐必於幽室靜宅之中﹐以遠婦人女子﹐使雞犬不聞聲﹐臭穢不入鼻﹐五味不入口﹐以絕七情六欲。
飲食多少﹐寒熱有度。雖寤寐之間﹐而意恐損失。行功不勤﹐難成於道。如是三百日﹐看應驗如何。


《道要》曰﹕日月並行複卦子時﹐蹲升數日開關﹐貪向揚州聚會離卦交姤﹐六宮火滿金田乾宮

解曰﹕日月並行複卦者﹐一陽生時﹐在日為子時﹐在年為冬至也。
所謂擇月擇日時也。
蹲升已在前法說。
數日﹐是定一百日開關。
是先開中關﹐次開上關。
貪向揚州聚會者﹐在人為心﹐在日為午時﹐在卦為離。
聚會者﹐真陰真陽交姤﹐故曰采藥。
乾為六宮﹐火是氣也。勒陽關而聚氣﹐以肺氣為金而下腎之下田﹐故曰火滿金田。乃行乾卦而勒陽關﹐聚火下丹田矣。


終南路上逢山﹐升身頻過三關﹐貪向揚州聚會﹐爭如少女燒天。

解曰﹕終南者﹐聖人隱意在中男也﹐中男即坎卦。
艮為山﹐山是艮卦。
飛金精﹐至巽卦方入。
第二百日﹐下功之時也。
升身頻過三關﹐貪向揚州聚會﹐說已在前。
爭如少女燒天者﹐少女是兌卦也﹐勒陽關至乾卦而方止也。


兗州行到徐州﹐起來走損車牛﹐為戀九州歡會﹐西南火入雍州。

解曰﹕兗州﹐艮卦。徐州﹐巽卦。自艮卦飛金精﹐至巽卦方止也。
起來走損車牛﹐車為陽﹐牛為陰﹐是夾脊一氣飛入泥丸也。
九州在人為心﹐在日為午時﹐與前采藥同也。
西南﹐坤卦也。雍州﹐乾卦也。勒陽自坤至乾方止﹐第三百日下功之時也。


此是日用事﹐乃曰三元用法。
飛金精入腦﹐下田返上田。采藥下田﹐返中田燒藥﹐進火中田返下田﹐乃曰三元用事。
中乘之法﹐已是地仙﹐見驗方止。
始覺夢寐多有驚悸﹐四肢六腑有疾不療自愈。
閉目暗室中﹐圓光如蓋﹐周匝圍身。金關玉鎖封固堅牢﹐絕夢泄遺漏。雷鳴一聲﹐關節氣通。 夢寐若抱嬰兒歸﹐或若飛騰自在。
八邪之氣不能入﹐心境自除以絕欲﹐內觀則朗而不昧﹐晝則神采淸秀﹐夜則丹田自暖。
上件皆是得藥之驗。
驗既正﹐當謹節用功﹐以前法加添﹐三百日胎仙圓。胎圓之後﹐方用後功。

玉液還丹第六


《玉書》曰﹕真陰真陽﹐相生相成。
見於上者﹐積陽成神。
神中有形﹐而麗乎天者﹐日月也。
見於下者﹐積陰成形。
形中有神﹐而麗乎地者﹐金玉也。
金玉之質﹐隱於山川﹐秀媚之氣浮之於上﹐與日月交光。
草木受之﹐以為禎祥。鳥獸得之﹐以為異類耳。


《真原》曰﹕陽升到天﹐太極生陰﹐陰不足而陽有餘﹐所以積陽生神。
陰降到地﹐太極生陽﹐陽不足而陰有餘﹐所以積陰生形。
上之日月﹐下之金玉﹐真陽有神﹐真陰有形。
其氣相交而上下相射﹐光盈天地﹐則金玉可貴者﹐良以此也。
是知金玉之氣凝於空﹐則為瑞氣祥煙。
入於地則變醴泉芝草。
人民受之而為英傑﹐鳥獸得之而生奇異。
蓋金玉之質雖產於積陰之形﹐而中抱真陽之氣﹐又感積陽成神之日月﹐真陰真陽之下射而寶凝矣。


比喻曰﹕積陰成形而內抱真陽以為金玉﹐比於積藥而抱真氣以為胎仙也。
金玉之氣入於地而為醴泉芝草者﹐比於玉液還丹田也。
金玉之氣凝於空而為瑞氣祥煙者﹐比於氣煉形也。
凡金玉之氣衝於天﹐隨陽升而起。
凡金玉之氣入於地﹐隨陰降而還。
既隨陰陽升降﹐自有四時,可以液還丹田,氣煉形質﹐而於四時加減一日改移也。


《真訣》曰﹕采補見驗﹐年中擇月﹐月中擇日﹐日中擇時。
三時用事﹐一百日藥力全﹐二百日聖胎堅﹐三百日真氣生,胎仙圓。
謹節用功﹐加添依時﹐三百日數足之後﹐方行還丹煉形之法。
凡用艮卦飛金精入腦﹐止於巽卦而已﹐此言飛金精三百日後也離罷采
離卦罷采藥﹐坤卦罷勒陽關。
隻此兌卦下手勒陽關﹐至乾方止。
既罷離卦﹐添入咽法煉形。
咽法者﹐以舌攪上齶兩頰之間﹐先咽了惡濁之津﹐次退舌尖﹐以滿玉池﹐津生不漱而咽。
凡春三月﹐肝氣旺而脾氣弱﹐咽法日用離卦。
凡夏三月﹐心氣旺而肺氣弱﹐咽法日用巽卦。
以舌滿上下而玉池雙收兩頰虛咽為法。
凡秋三月﹐肺氣旺而肝氣弱﹐咽法日用艮卦。
凡冬三月﹐腎氣旺而心氣弱﹐咽法日用震卦。飛金精法﹐咽亦不妨
凡四季之月﹐脾氣旺而腎氣弱﹐人以腎氣為根源﹐四時皆有衰弱。
每四時季月之後十八日﹐咽法日用兌卦﹐仍與前咽法並用之。
獨於秋季﹐止用兌卦咽法﹐而罷艮卦之功。
凡以咽法﹐先依前法而咽之。
如牙齒玉池之間而津不生﹐但以舌滿上下而閉玉池收兩頰﹐以虛咽而為法止咽氣﹐氣中自有水也。
咽氣如一年三十六次至四十九次為數﹐又次一年八十一次又一百八十一次為見驗﹐乃玉液還丹之法。
行持不過三年﹐灌漑丹田﹐沐浴胎仙﹐而真氣愈盛。
若不行此玉液還丹之法﹐而於三百日養就內丹﹐真氣才生﹐艮卦飛金精﹐一撞三關﹐上至泥丸﹐當行金液還丹之法。
自頂中前下金水一注﹐下還黃庭﹐變金成丹﹐名曰金丹。
行金液還丹﹐當於深密幽房﹐風日凡人不到之處﹐燒香疊掌﹐盤膝坐﹐以體蹲而後升﹐才覺火起﹐正坐絕念忘情﹐內觀的確艮卦飛金精入頂﹐但略昂頭偃項﹐放令頸下如火﹐方點頭向前﹐低頭曲項﹐退舌尖進後﹐以抵上齶﹐上有淸冷之水﹐味若甘香﹐上徹頂門﹐下通百脈。
鼻中自聞一種真香﹐舌上亦有奇味﹐不漱而咽﹐下還黃庭﹐名曰金液還丹。
春夏秋冬不拘時候﹐但於肘後飛金精入腦之後﹐節次行此法﹐自艮至巽而已。
晚間勒陽關法﹐自兌至乾而已。
凡行此法﹐謹節勝前﹐方可得成﹐止於煉形住世﹑長生不死而已﹐不能超脫也。


《道要》曰﹕識取五行根蒂﹐方知春夏秋冬﹐時飲瓊漿數盞﹐醉歸月殿遨遊。

解曰﹕識取五行根蒂者﹐為倒五行相生相克而用卦時不同﹐以行咽法﹐方知春夏秋冬改移有時候也。 瓊漿﹐玉液也。月殿﹐是丹田。醉歸﹐咽多也。


東望扶桑未曉﹐後升前偃無休﹐驟馬遨遊宇宙﹐長男隻到揚州。

解曰﹕東望扶桑未曉者﹐日未出艮卦之時也。
後升﹐飛金精也。
前偃﹐玉液還丹也。
驟馬﹐起火﹑玉液煉形也。
遨遊宇宙﹐遍滿四肢也。
長男﹐震卦也。隻到揚州﹐離卦也。
玉液煉形﹐自震卦為始﹐至離卦方止也。


此采藥三百日﹐數足胎圓﹐而飛金精減一卦﹐勒陽關如舊。
罷采藥﹐添入咽法。
咽法隨四時而已﹐此係煉形法。
用卦後﹐添入煉形﹐自震卦為始﹐離卦為期﹐不限年月日﹐見驗方止。
體色光澤﹐神氣秀媚﹐漸畏腥穢以衝口腹。
凡情凡愛心境自除﹐真氣將足而似常飽﹐所食不多而飲酒無量﹐塵骨巳更而變神識﹐步趨走馬似行如飛﹐目如點漆﹐體若凝脂﹐紺發再生﹐皺臉重舒﹐老去永駐童顏﹐仰視百步而見秋毫﹐身體之間﹐舊痕殘靨自然消除﹐涕淚涎汗亦不見有。
聖丹生味﹐靈液透香﹐口鼻之間常有真香奇味﹐漱成凝酥﹐可以療人疾病﹐遍體皆成白膏。
上皆玉液還丹煉形之驗也。
驗既正﹐當謹節用功﹐依法隨時而行後事。

金液還丹第七


《金誥》曰﹕積陽成神﹐神中有形﹐一生於日﹐日生於月。
積陰成形﹐形中有神﹐一生於金﹐金生於土。
隨陰陽而生沒者﹐日月之光也。
因數生光﹐數本於乾坤。
隨陰陽而升降者﹐金玉之氣也。
因時起氣﹐時本於天地。


《真原》曰﹕數行日月,數用六九,乾坤之數。
金玉之氣﹐春夏上升﹐秋冬下降。升降﹐天地之時。
金生於土﹐玉生於石﹐石生於土﹐見於成形而在下者如此。
日中金烏﹐月中玉兔﹐月待日魂而光﹐見於成神而在上者如此。


比喻曰﹕日月比氣也﹐腎氣比月﹐而心氣比日。
金玉比液也﹐腎液比金﹐而心液比玉。
所謂玉液者﹐本自腎氣上升而到於心﹐以合心氣﹐二氣相交而過重樓﹐閉口不出而津滿玉池﹐咽之而曰玉液還丹﹐升之而曰玉液煉形。
是液本自腎中來﹐而生於心。
亦比土中生石﹐石中生玉之說也。
所謂金液者﹐腎氣合心氣而不上升﹐薰蒸於肺﹐肺為華蓋﹐下罩二氣﹐即日而取肺液﹐在下田自尾閭穴升之﹐乃曰飛金精入腦中﹐以補泥丸。
補足﹐自上複下降﹐而入下田﹐乃曰金液還丹。
既還下田﹐複升﹐遍滿四體﹐前後上升﹐乃曰金液煉形。
是亦金生於土之說也。
凡欲煉形飛金精者﹐當在靜室中﹐切禁風日﹐遙焚香密啟﹕
三淸上聖﹐臣所願長生在世﹐傳行大道﹐演化告人﹐當先自行煉形之法﹐欲得不畏寒暑﹐絕啖穀食﹐逃於陰陽之外。咒畢乃咽之。


《真訣》曰﹕背後尾閭穴曰下關﹐夾脊曰中關﹐腦後曰上關。
始飛金精以通三關﹐腎比地﹐心比天﹐上到頂以比九天。
玉液煉形﹐自心至頂﹐以通九天。
三百日咽大藥就﹐胎仙圓﹐而真氣生。
前起則行玉液煉形之舊道﹐後起則行飛金精之舊道。
金精玉液﹐行功見驗﹐自坎卦為始﹐後起一升入頂﹐以雙手微閉雙耳。
內觀如法。微咽於津。乃以舌抵定牙關﹐下閉玉池﹐以待上齶之津﹐下而方咽﹐咽畢複起﹐至艮卦為期。 春冬兩起一咽﹐秋夏五起一咽。
凡一咽數﹐秋夏不過五十數﹐春冬不過百數。
自後咽罷升身前起﹐以滿頭麵﹑四肢手指氣盛方止。
再起再升﹐至離卦為期。
凡此後起咽津﹐乃曰金液還丹。
還丹之後而複前起﹐乃曰金液煉形。
自艮卦之後煉形﹐至離卦方止。
兌卦勒陽關﹐至乾卦方止。
以後起到頂﹐自上而下﹐號曰金液還丹。
金丹之氣﹐前起自下而上﹐曰金液煉形。
顯琪樹金花﹐若以金液還丹未到下元﹐而前後俱起﹐乃曰火起焚身﹐此是金液還丹煉形﹐既前後俱起﹐兼了焚身。
凡行此等﹐切須謹節苦誌而無懈怠﹐以見驗為度也。


《道要》曰﹕起後終宵閉耳﹐隨時對飲金波﹐宴到靑州方住﹐日西又聽陽歌。

解曰﹕起後終宵閉耳者﹐為行金液還丹須是肘後飛金精﹐一撞三關﹐其氣才起﹐急須雙手閉耳。
耳是腎液之門﹐恐泄腎氣於外而不入腦中也。
隨時對飲金波者﹐既覺氣入腦中。即便依前法點頭曲項﹐退舌尖﹐近拄上齶﹐淸甘之水﹐有奇異之驗﹐甘若蜜也。
當艮卦飛金精一咽﹐至震卦方止。
靑州﹐震卦也。
日西﹐兌卦也。
又聽陽歌者﹐自兌卦勒陽關﹐直至乾卦﹐日用離卦﹐不必采藥也。


飲罷終宵火起﹐前升後舉焚身﹐雖是不拘年月﹐日中自有乾坤。

解曰﹕此一訣是金液煉形之法也。
飲罷終宵火起者﹐依前法金液還丹﹐而艮卦煉形是起火也。
前升後舉﹐飛金精而起火也。
凡玉液煉形之時﹐先後起金精入頂﹐次還丹而複前升之以煉形﹐是金液煉形之法不同也。
當其飛金精而起火入頂﹐便前起而煉形。
前後俱起名曰焚身。
火起而行還丹﹐須依四時加減之數行之。
此法不拘年月日時﹐但以謹節專一﹐幽居絕跡可也。
日中自有乾坤﹐蓋午前燒乾﹐午後燒坤。
人以前後言之﹐肚腹為坤﹐而背後為乾。
午前燒乾者﹐為肘後飛金精﹐前起煉形也。
午後燒坤者﹐自兌卦勒陽關﹐至乾卦方止也。


此須於玉液還丹﹐煉形見驗。
正當以謹節幽居﹐焚香而行此法。
金液還丹﹐而相次煉形勒陽關﹐如是一年外﹐方得焚身。
焚身﹐即是坎卦前煉形。
以人身前後言之﹐肚腹為坤﹐背後為乾。
焚身﹐午前燒乾飛金精﹐午後燒坤勒陽關。
凡燒乾自下而上﹐前後俱起。
冬夏三日或五日﹐而行既濟之法﹐以防太過。
使金丹之有潤﹐乃焚身起火中咽也﹐見驗方止。
內誌淸高以合太虛﹐魂神不遊以絕夢寐。
陽精成體﹐神府堅固﹐四時不畏寒暑﹐神采自可變移容儀。
常人對麵﹐雖彼富貴之徒﹐亦聞腥穢﹐蓋其凡骨俗體也。
功行滿足﹐密授三淸真籙。陰陽變化﹑人事災福﹐神靈皆能預知。
觸目塵冗﹐心絕萬境。真氣充滿﹐以絕飲食。
異氣透出金色﹐仙肌可比玉蕊。
去留之處﹐當所神祇自來相見﹐驅用招呼一如己意。
真氣純陽﹐可幹外水。
上件金液還丹﹐還丹之後﹐金液煉形之驗也。

以上三門為長生不死之訣,對應靈寶定觀經第三四侯填補夭損,還年複命。延數萬歲,名曰仙人

秘傳正陽真人靈寶畢法卷下

正陽真人鍾離權雲房著 純陽真人呂岩洞賓傳

大乘超凡入聖法三門

朝元第八


《金誥》曰﹕一炁初判﹐大道有形而列二儀。
二儀定位﹐大道有名而分五帝。
五帝異地而各守一方﹐五方異炁而各守一子。
靑帝之子甲乙﹐受之天真木德之九炁。
赤帝之子丙丁﹐受之天真火德之三炁。
白帝之子庚辛﹐受之天真金德之七炁。
黑帝之子壬癸﹐受之天真水德之五炁。
黃帝之子戊己﹐受之天真土德之一炁。
自一生真一﹐真一因土出﹐故萬物生成在土﹐五行生成在一﹐真元之道﹐皆一炁生也。


《玉書》曰﹕一三五七九﹐道之分而有數。
金木水火土﹐道之變而有象。
東西南北中﹐道之列而有位。
靑白赤黃黑﹐道之散而有質。
數歸於無數﹐象反於無象﹐位至於無位﹐質還於無質。
欲道之無數﹐不分之則無數矣。
欲道之無象﹐不變之則無象矣。
欲道之無位﹐不列之則無位矣。
欲道之無質﹐不散之則無質矣。
無數則道之源也﹐無象則道之本也﹐無位則道之真也﹐無質則道之妙也。


《真原》曰﹕道原既判﹐降本流末﹐悟其真者﹐因真修真﹐內真而外真自應矣。
識其妙者﹐因妙得妙﹐內妙而外妙自應矣。
天地得道之真﹐其真未應﹐故未免乎有位。
天地得道之妙﹐其妙未應﹐故未免乎有質。
有質則有象可求﹐有位則有數可推。
天地之間﹑萬物之內﹐最貴惟人。
即天地之有象可求﹐故知其質炁與水也。
即天地之有數可推﹐故知其位遠與近也。
審乎如是﹐而道亦不遠於人也。


比喻曰﹕天地有五帝﹐比人之有五髒也。
靑帝甲乙木﹐甲為陽﹐乙為陰﹐比肝之炁與液也。
黑帝壬癸水﹐壬為陽﹐癸為陰﹐比腎之炁與液也。
黃帝戊己土﹐戊為陽﹐己為陰﹐比脾之炁與液也。
赤帝丙丁火﹐丙為陽﹐丁為陰﹐比心之炁與液也。
白帝庚辛金﹐庚為陽﹐辛為陰。比肺之炁與液也。
凡春夏秋冬之時不同﹐而心肺肝腎之旺有月。


《真訣》曰﹕凡春三月﹐肝炁旺。
肝旺者﹐父母真炁隨天度運而在肝。
若遇木日﹐甲乙克土。於辰戌醜未之時﹐依時起火煉脾炁。
餘日兌卦時損金以耗肺炁﹐是時不可下功也。
坎卦時依法起火煉腎炁。
震卦時入室多入少出息住為上﹐久閉次之數至一千息為度﹐當時內觀如法﹐一意冥心閉目﹐靑色自見﹐漸漸升身﹐以入泥丸﹐自寅至辰﹐以滿震卦。一千息以上尢佳﹐如息急漸微﹐出息而息住﹐不須連成。
凡夏三月﹐心炁旺。心旺者﹐以父母之真炁隨天度運而在心。
若遇火日﹐丙丁克金﹐於兌卦時依法起火煉肺炁﹐餘日坎卦時損水以耗腎炁﹐是時不可下功也。
震卦時依法起火煉肝炁。
離卦時入室依前行持定息﹐赤色自見﹐漸漸升身﹐以入泥丸﹐自巳至未﹐以滿離卦。一千息以上尢佳﹐其說如前。
凡秋三月﹐肺炁旺。肺旺者﹐以父母真炁隨天度運而在肺。
若遇金日﹐庚辛克木﹐於震卦時依法起火煉肝炁。
餘日離卦損火以耗心炁﹐是時不可下功也。
巽卦時依法起火煉脾炁。
兌卦時入室依前行持﹐白色自見﹐漸漸升身﹐以入泥丸﹐自申至戌以滿兌卦。
凡冬三月﹐腎炁旺。腎旺者﹐以父母真炁隨天度運而在腎。
若遇水日﹐壬癸克火﹐於離卦時依法起火煉心炁。
餘日辰戌醜未時損土以耗脾炁﹐是時不可下功也。
兌卦時依法起火煉肺炁。
坎卦時入室依前行持﹐黑色自見﹐漸漸升身﹐以入泥丸﹐自亥至醜以滿坎卦。

解曰﹕春煉肝千息﹐靑炁出。春末十八日﹐不須依前行持﹐止於定息為法﹐而終日靜坐﹐以養脾而煉己之真炁﹐乃可坎卦起火煉腎﹐恐耗其炁也。
夏煉心千息﹐赤炁出。夏末十八日﹐不須依前行持﹐止於定息為法﹐而終日靜坐﹐養煉如前﹐乃可坎卦時起火如前。
秋煉肺千息﹐白炁出。秋末十八日﹐不須依前行持﹐止於定息為法﹐而終日靜坐﹐養煉如前﹐乃可坎卦時起火如前。
冬煉腎千息﹐黑炁出。冬末十八日﹐不須依前行持﹐止於定息為法﹐而終日靜坐﹐養煉如前﹐乃可坎卦時起火如前。
以至黃炁成光﹐默觀萬道周匝圍身。
凡定息之法﹐不在強留而緊閉﹐但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從有入無﹐使之自住。
采藥之法﹐含津握固﹐以壓心之真炁不散也。
凡入室須閉戶孤幽靜館﹐以遠雞犬女子一切厭觸之物。
微開小竅﹐使明能辧物﹐勿令風日透氣﹑左右有聲。
當潛心息慮﹐事累俱遣﹐內外凝寂﹐不以一物介其意。
蓋以陽神初聚﹐真炁方凝﹐看待如嬰兒。
尚未及半﹐日夕焚香默祝天。
隱於山林﹐功行將半者地仙。
跪拜稽首默祝天﹐寄於海隅洞府﹐與天下立大功﹐與黎首除大害。
潛跡者天仙﹐跪拜稽首﹐三禮既畢﹐靜坐忘機﹐以行此法。
仍須前法﹐節節見驗。
若以此便為道﹐但恐徒勞終不見成﹐止於陰魄出殼而為鬼仙。


《道要》曰﹕凡行此法﹐不限年月日時。
一依前法﹐以至見驗方止﹐其炁自見。
須是謹節不倦﹐棄絕外事﹐止於室中用誌。
測其時候﹐用二個純陽小子。
或結交門生﹐交翻反複。供過千日﹐可了一炁。
一以奪十﹐一百日可見功。
五百日炁全﹐可行內觀。
然後聚陽神以入天神﹐煉神合道﹐入聖超凡。
煉炁之驗﹐但覺身體極暢﹐常仰升騰﹐丹光透骨﹐異香滿室。
次以靜中外觀﹐紫霞滿目。頂中下視﹐金光罩體之可怪證驗不可備紀。

內觀第九


《金誥》曰﹕大道本乎無體﹐寓於炁也。其大無外﹐無物可容。
大道本無用﹐運於物也。其深莫測﹐無理可究。
以體言道﹐道之始有內外之辨。
以用言道﹐道之始有觀見之基。
觀乎內而不觀乎外﹐外無不究而內得明矣。
觀乎神而不觀乎形﹐形無不備而神得見矣。


《真原》曰﹕以一心觀萬物﹐萬物不謂之有餘。
以萬物撓一炁﹐一炁不謂之不足。
一炁歸一心﹐心不可為物之所奪。
一心運一炁﹐炁不可為法之所役。
心源淸徹﹐一照萬破﹐亦不知有物也。
炁戰剛強﹐萬感一息﹐亦不知有法也。
物物無物﹐以還本來之象。法法無法﹐乃全自得之真矣。


比喻曰﹕以象生形﹐以形立名。
有名則推其數﹐有數則得其理。
比者之論,蓋高上虛無﹐無物可喻。
所可比者﹐如人之修煉﹐節序無差﹐成就有次。
衝和之炁凝而不散﹐至虛真性恬淡無為﹐神合乎道﹐歸於自然。
當此之際﹐以無心為心。
如何謂之應物﹐以無物為物。
如何謂之用法﹐真樂熙熙﹐不知己之有身。
漸入無為之道﹐以入希夷之域﹐斯為入聖超凡之客。


《真訣》曰﹕此法合道﹐有如常說存想之理﹐又如禪僧入定之時。
當擇福地置室﹐跪禮焚香﹐正坐盤膝﹐散發披衣﹐握固存神﹐冥心閉目。
午時前微以升身起火煉炁﹐午時後微微斂身聚火燒丹。
不拘晝夜﹐神淸炁和﹐自然喜坐。
坐中或聞聲莫聽﹐見境勿認﹐物境自散。
若認物境﹐轉加魔障。魔障不退﹐急急向前以身微斂﹐斂而伸腰﹐後以胸微偃﹐偃不伸腰﹐少待前後火起﹐高升其身勿動﹐名曰焚身。
火起魔障自散於軀外﹐陰邪不入於殼中﹐如此三兩次已。
當想遍天地之間皆是炎炎之火﹐畢淸涼﹐了無一物。
但見車馬歌舞軒蓋綺羅﹑富貴繁華﹑人物歡娛﹐成隊成行﹐五色雲升﹐如登天界。
及到彼中﹐又見樓台聳翠﹐院宇徘徊﹐珍珠金玉﹐滿池不收﹐花果池亭莫知其數。
須臾異香四起﹐妓樂之音嘈嘈雜雜﹐賓朋滿坐﹐水陸俱陳﹐且笑且語﹐共賀太平﹐珍玩之物互相獻受。 當此之際﹐雖然不是陰鬼魔軍﹐亦不得認為好事。
蓋修真之士棄絕外事﹐甘受寂寞﹐或潛跡江湖之地﹐或遁身隱僻之隅﹐絕念忘情﹐舉動自戒﹐久受劬勞而曆瀟灑。
一旦功成法立﹐遍見如此繁華﹐又不謂是陰魔﹐將謂實到天宮。
殊不知脫凡胎在頂中自己天宮之內﹐因而貪戀﹐認為實境﹐不用超脫之法﹐止於身中陽神不出﹐而胎仙不化﹐乃曰出昏衢之上﹐為陸地神仙﹐僅可長生不死而已﹐不能脫質升仙而歸三島以作仙子。
到此可惜﹐學人自當慮超脫雖難﹐不可不行也。


《道要》曰﹕不無盡法,已滅省故也。

超脫第十


《金誥》曰﹕道本無也﹐以言有者﹐非道也。
道本虛也﹐以言實者﹐非道也。
既為無體﹐則問應俱不能矣。
既為無相﹐則視聽俱不能矣。
以玄微為道﹐玄微亦不離問答之累。
以希夷為道﹐希夷亦未免視聽之累。
希夷玄微尚未為道﹐則道亦不知其所以然也。


《玉書》曰﹕其來有始而不知大道之始﹐何也。其去有盡而不知大道之終﹐何也。
高高之上雖有上﹐而不知大道之上無有窮也。
深深之下雖有下﹐而不知大道之下無有極也。
杳冥莫測名曰道。
隨物所得而列等殊。
無為之道﹐莫能窮究也。


《真訣》曰﹕超者﹐是超出凡軀而入聖品。
脫者﹐脫去俗胎而為仙子。
是神入炁胎﹐炁全真訣。
須是前功節節見驗﹐正當方居淸靜之室﹐以入希夷之境。
內觀認陽神﹐次起火降魔﹐焚身聚炁。
真炁升在天宮﹐殼中淸淨﹐了無一物。
當擇幽居﹐一依內觀。
三禮既畢﹐平身不須高升﹐正坐不須斂伸﹐閉目冥心。
靜極朝元之後﹐身軀如在空中﹐神炁飄然﹐難為製禦。
默然內觀﹐明朗不昧。
山川秀麗﹐樓閣依稀﹐紫炁紅光紛紜為陣﹐祥鸞彩鳳音語如簧。
異景繁華﹐可謂壺中真趣。
而洞天別景﹐逍遙自在﹐冥然不知有塵世之累。
是真空之際﹐其炁自轉﹐不須用法依時。
若見靑炁出東方﹐笙簧嘹喨﹐旌節車馬﹐左右前後不知多少。
須臾南方赤炁出﹐西方白炁出﹐北方黑炁出﹐中央黃炁出。
五炁結聚而為彩雲﹐樂聲嘈雜﹐喜氣熙熙﹐金童玉女扶擁自身﹐或跨火龍﹐或乘玄鶴﹐或跨彩鸞﹐或騎猛虎。
升騰空中﹐自下而上﹐所遇之處﹐樓台觀宇不能盡陳﹐神祇官吏不可備說。
又到一處﹐女樂萬行﹐官僚班列﹐如人間帝王之儀﹐聖賢畢至。
當此之時﹐見之傍若無人﹐乘駕上升﹐以至一門﹐兵衛嚴肅而不可犯﹐左右前後﹑官僚女樂留戀不已﹐終是過門不得軒蓋覆麵﹐自上而下﹐複入舊居之地。
如此上下不厭其數﹐是調神出殼之法也。
積日純熟﹐一升而到天宮﹐一降而還舊處﹐上下絕無滯礙。
乃自下而上﹐如登七級寶塔﹐或如上三層紅樓。
始也一級而複一級﹐七級上盡﹐以至頂中﹐輒不得下視﹐神驚而戀軀不出。
既至七級之上﹐則閉目便好跳﹐如寐如寤﹐身外有身﹐形若嬰兒﹐肌膚鮮潔﹐神采瑩然。
回視故軀﹐亦不見有所見之者﹐乃如糞堆。又如枯木﹐憎愧萬端。
輒不可頓棄而遠遊。
蓋其神出未熟﹐聖炁凝結而未成﹐須是再入本軀﹐往來出入純熟﹐一任遨遊﹐始乎一步二步﹐次二裏三裏﹐積日純熟﹐乃如壯士展臂﹐可千裏萬裏﹐而形神壯大﹐勇炁堅固﹐然後寄凡骸於名山大川之中﹐從往來應世之外﹐不與俗類等倫。
或行滿而受天書﹐驂鸞乘鳳﹐跨虎騎龍﹐自東自西﹐以入紫府。
先見太微真君﹐次居下島。欲升洞天﹐當傳道﹑積行於人間。
受天書而升洞天﹐以為天仙。
凡行此法﹐古今少有成者。
蓋以功不備而欲行之速﹑便為此道。
或功驗未證﹐止事靜坐﹐欲求超脫。
或陰靈不散﹐出為鬼仙﹐人不見形﹐往來去住﹐終無所歸﹐止於投胎就舍﹐而奪人軀殼﹐複得為人仙。
或出入不熟﹐往來無法﹐一去一來﹐無由再入本軀﹐神魂不知所在﹐乃釋子之坐化﹑道流之屍解也。
故行此道﹐乃在前功見驗正當﹐仍擇地築室﹐以遠一切腥穢之物﹑臭惡之炁﹑往來之聲﹑女子之色﹐不止於觸其真炁﹐而神亦厭之。
既出而複入﹐入而不出﹐則形神俱妙﹐與天地齊年而浩劫不死。
既入而複出﹐出而不入﹐如蟬脫蛻﹐遷神入聖。是以超凡脫俗﹐以為真人仙子﹐而在風塵之外﹑寄居三島之洲者也。

以上三門為超凡入聖之訣,對應靈寶定觀經第五六七侯鍊形為氣,名曰真人。鍊氣成神,名曰神人。鍊神合道,名曰至人


Tags: 道書

author

Jesse Lau

網名遁去的一,簡稱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蘭至今,自由職業者。手搓的GPTs
本文采用知識共享署名 4.0 國際許可協議進行許可。簡而言之,可隨意轉發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