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秘传正阳真人灵宝毕法》

2021-09-13 约 17217 字 预计阅读 35 分钟

前几日读《太上老君内观经》,如此简易。炼心即可,然而这种无为顿法,现代人颇难适合。

现代人跟古人相比,主要是眼睛从小到大耗用的太多,科技昌盛带来的电视、电脑、手机等等远较古代丰富,也带来眼神的日夜消耗。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九窍之邪,在乎三要。眼作为最重一要,修道者必重视之。

眼疲劳,颈背痛,气血凝滞,只练习性功,很难达到心地清净的程度。

故此现代人若青中老年开始修道,大都会遇到耗神过多,身体内亏的问题。需要先用有为炼命法将身体补亏到适当程度,而趋至无为。

今日再读长一些的经卷《秘传正阳真人灵宝毕法》


《秘传正阳真人灵宝毕法》正统道藏中原文PDF

秘传正阳真人灵宝毕法

灵宝毕法序


道不可以言传﹐不可以名纪。
历古以来﹐升仙达道者﹐不为少矣。
仆志慕前贤﹐心怀大道﹐不意运起刀兵﹐时危世乱﹐始以逃生﹐寄迹江湖岩谷﹐退而识性留心﹐惟在淸净希夷。
历看丹经﹐累参道友﹐止言养命之小端﹐不说真仙之大道。
因于终南山石壁间﹐获收《灵宝经》三十卷。
上部《金诰》﹐书元始所著。
中部《玉书》﹐录元皇所述。
下部《真原》﹐义太上所传。
共数千言。予宵衣旰食﹐远虑深省﹐乃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本天地升降之宜﹐日月交合之理。
气中生水﹐水中生气﹐亦心肾交合之理。
比物之象﹐道不远人。
配合甲庚﹐方验金丹之有准。
抽添卯酉﹐自然火候之无差。
红铅黑铅﹐彻底不成大药。金液玉液﹐到头方是还丹。
从无入有﹐常怀征战之心。
自下升高﹐渐入希夷之域。
抽铅添汞﹐致二八之阴消。
换骨炼形﹐使九三之阳长。
水源淸浊﹐辨于既济之时。
内景真虚﹐识于坐忘之日。
玄机奥旨﹐难以尽形方册。
灵宝妙理﹐可用入圣超凡。
总而为三乘之法﹐名《灵宝毕法》。
大道圣言﹐不敢私入一己之用﹐传洞宾足下﹐道成勿秘﹐当贻后来之士。
正阳真人锺离权云房序。

此灵宝毕法乃钟祖传于吕祖,其故事可看《八仙出处东游记》

秘传正阳真人灵宝毕法卷上

正阳真人钟离权云房著 纯阳真人吕岩洞宾传

小乘安乐延年法四门

匹配阴阳第一


《玉书》曰﹕大道无形﹐视听不可以见闻。
大道无名﹐度数不可以筹算。
资道生形﹐因形立名。
名之大者﹐天地也。
天得乾道而积气﹐以覆于下。
地得坤道而托质﹐以载于上。
覆载之间﹐上下相去八万四千里﹐气质不能相交。
天以乾索于坤而还于地中﹐其阳负阴而上升。
地以坤索于乾而还于天中﹐其阴抱阳而下降。
一升一降运于道﹐所以天地长久。

阴阳相推,而变化顺也。


《真原》曰﹕天地之间﹐亲乎上者为阳﹐自上而下四万二千里﹐乃曰阳位。
亲乎下者为阴﹐自下而上四万二千里﹐乃曰阴位。
既有形名﹐难逃度数。
且一岁者﹐四时﹑八节﹑二十四气﹑七十二候﹑三百六十日﹑四千三百二十辰。
十二辰为一日﹐五日为一候﹐三候为一气﹐二气为一节﹐二节为一时﹐四时为一岁。
一岁以冬至节为始﹐是时也﹐地中阳升。
凡一气十五日上升七千里。
三气为一节﹐一节四十五日﹐阳升共二万一千里。
二节为一时﹐一时九十日﹐阳升共四万二千里﹐正到天地之中﹐而阳合阴位﹐阴中阳半﹐其气为温﹐而时当春分之节也。
过此阳升而入阳位﹐方曰得气而升﹐亦如前四十五日立夏。
立夏之后﹐四十五日夏至。
夏至之节﹐阳升通前计八万四千里以到天﹐乃阳中有阳﹐其气热﹐积阳生阴﹐一阴生于二阳之中﹐自夏至之节为始﹐是时天中阴降。
凡一气十五日﹐下降七千里。
三气为一节﹐一节四十五日﹐阴降共二万一千里。
二节为一时﹐一时九十日﹐阴降共四万二千里﹐以到天地之中﹐而阴交阳位。
是时阳中阴半﹐其气为凉﹐而时当秋分之节也。
过此阴降而入阴位﹐方曰得气﹐而降亦如前四十五日立冬。
立冬之后﹐四十五日冬至。
冬至之节﹐阴降通前计八万四千里以到地﹐乃阴中有阴﹐其气寒。
积阴生阳﹐一阳生于二阴之中。
自冬至之后﹐一阳复升﹐如前运行不已﹐周而复始﹐不失于道。
冬至阳生﹐上升而还天。
夏至阴生﹐下降而还地。
夏至阳升到天而一阴来至﹐冬至阴降到地﹐而一阳来至。
故曰冬至阳升于上﹐过春分而入阳位以离阴位﹐阴降于下。过秋分而入阴位﹐以离阳位。故曰春分﹑秋分。
凡冬至阳升之后﹐自上而下﹐非无阴降也﹐所降之阴乃阳中之馀阴﹐止于阳位中消散而已﹐纵使下降得位﹐与阳升相遇﹐其气绝矣。
凡夏至阴降之后﹐自下而上﹐非无阳升也﹐所升之阳乃阴中之馀阳﹐止于阴位中消散而已﹐纵使上升得位﹐与阴降相遇﹐其气绝矣。
阴阳升降﹐上下不出于八万四千里﹐往来难逃于三百六十日﹐即温﹑凉﹑寒﹑热之四气而识阴阳﹐即阳升阴降之八节而知天地。
以天机测之﹐庶达大道之绪馀。
若以口耳之学﹐较量于天地之道﹐安得筹算而知之乎。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


比谕曰﹕道生万物﹐天地乃物中之大者﹐人为物中之灵者﹐别求于道﹐人同天地。
以心比天﹐以肾比地﹐肝为阳位﹐肺为阴位。心肾相去八寸四分﹐其天地覆载之间﹐比也。
气比阳﹐而液比阴。
子午之时﹐比夏至﹑冬至之节。卯酉之时﹐比春分﹑秋分之节。
以一日比一年﹐以日用八卦时比八节。
子时肾中气生﹐卯时气到肝。
肝为阳﹐其气旺阳升﹐以入阳位﹐其春分之比也。
午时气到心﹐积气生液﹐夏至阳升到天﹐而阴生之比也。
午时心中液生﹐酉时液到肺。
肺为阴﹐其液盛阴降﹐以入阴位﹐其秋分之比也。
子时液到肾﹐积液生气﹐冬至阴降到地﹐而阳生之比也。
周而复始﹐日月循环﹐无损无亏﹐自可延年。

人体小天地,天地大人体


《真诀》曰﹕天地于道一得之。
惟人也﹐受形于父母﹐形中生形﹐去道愈远。
自胎完气足之后﹐六欲七情耗散元阳﹐走失真气﹐虽有自然之气液相生﹐亦不得天地之升降。
且一呼元气出﹐一吸元气入﹐接天地之气﹐既入不能留之﹐随呼而复出﹐本宫之气反而为天地夺之。
是以气散难生液﹐液之少难生气。
当其气旺之时﹐日用卯卦﹐而于气也,多入少出﹐强留在腹。
当时自下而升者不出,自外而入者暂住,二气相合﹐积而生五脏之液﹐还元愈多﹐积日累功﹐见验方止。

要在体内行成气液循环。故自成天地


《道要》曰﹕欲见阳公长子﹐须是多入少出。从他儿女相争﹐过时求取真的。
乃积气生液﹐积液生气﹐匹配气液相生之法也。
行持不过一年﹐夺功以一并三。百日为期﹐旬日之见验。
进得饮食而疾病消除﹐头目淸利而心腹空快﹐多力少倦﹐腹中时闻风雷之声﹐馀验不可胜纪。

解曰﹕阳公长子者﹐乾索于坤﹐如气升而上也。儿是气﹐自肾中升。女是液﹐自心中降。相争而上下之,故闭气而生液﹐匹配两停﹐过时自得真水也。

闭气法始之,生液为效驗

聚散水火第二


《金诰》曰﹕所谓大道者﹐高而无上﹐引而仰观,其上无上﹐莫见其首。
所谓大道者﹐卑而无下﹐俛而俯察,其下无下﹐莫见其基。
始而无先﹐莫见其前。
终而无尽﹐莫见其后。
大道之中而生天地﹐天地有高下之仪。
天地之中而有阴阳﹐阴阳有始终之数。
一上一下﹐仰观俯察﹐可以测其机。
一始一终﹐度数筹算﹐可以得其理。
以此推之﹐大道可知矣。

以天地知大道


《真原》曰﹕即天地上下之位﹐而知天地之高卑。
即阴阳终始之期﹐而知天道之前后。
天地不离于数﹐数终于一岁。
阴阳不失其宜﹐分于八节。
冬至一阳生﹐春分阴中阳半﹐过此纯阳而阴尽。
夏至阳﹐太极而一阴生。
升降如前。上下终始﹐虽不能全尽大道﹐而不失大道之体。
欲识大道﹐当取法于天地﹐而审于阴阳之宜也。

观寒暑明阴阳


比喻曰﹕以心肾比天地﹐以气液比阴阳﹐以一日比一年。
日用艮卦比一年用立春之节﹐乾卦比一年用立冬之节。
天地之中﹐亲乎下者为阴﹐自下而上四万二千里﹐乃曰阴位。
冬至阳生而上升﹐时当立春﹐阳升于阴位中,二万一千里﹐是阳难胜于阴也。
天地之中﹐亲乎上者为阳﹐自上而下四万二千里﹐乃曰阳位。
夏至阴生而下降。时当立秋。阴降于阳位之中。二万一千里。是阴难胜于阳也。
时当立夏。阳升而上。离地六万三千里。去天二万一千里。是阳得位而阴绝也。
时当立冬﹐阴降而下离天六万三千里﹐去地二万一千里﹐是阴得位而阳绝也。
一年之中立春比一日之时﹐艮卦也﹐肾气下传膀胱﹐在液中微弱﹐乃阳气难升之时也。
一年之中立冬比一日之时﹐乾卦也。心液下入﹐将欲还元﹐复入肾中﹐乃阴盛阳绝之时也。
人之致病者﹐阴阳不和﹐阳微阴多﹐故病多。

心液肾气


《真诀》曰﹕阳升立春﹐自下而上﹐不日而阴中阳半矣 艮卦气微丑寅
阴降立冬﹐自上而下﹐不日而阳中阴半矣 乾卦气散戌亥
天地之道如是。惟人也﹐当艮卦气微﹐不知养气之端。
乾卦气散﹐不知聚气之理。
日夕以六欲七情耗散元阳﹐使真气不旺﹐走失真气﹐使真液不生﹐所以不得如天地之长久者﹐盖以此矣。
故古人朝屯暮蒙﹐日用二卦﹐乃得长生在世。
朝屯者﹐盖取一阳﹐屈而未伸之义﹐其在我者﹐养而伸之﹐勿以耗散。
暮蒙者﹐盖取童蒙求我以就明弃暗﹐乃阴间求阳之义﹐其在我者﹐昧而明之﹐勿以走失。
是以日出当用艮卦之时﹐以养元气﹐勿以利名动其心﹐勿以好恶介其意。
当披衣静坐﹐以养其气。绝念忘情﹐微作导引。
手脚递互伸缩三五下﹐使四体之气齐生﹐内保元气上升以朝于心府。
或咽津一两口﹐搓摩头面三二十次﹐呵出终夜壅聚恶浊之气。
久而色泽充美﹐肌肤光润 艮卦养元气
又于日入用乾卦之时﹐以聚元气。
当入室静坐﹑咽气﹑搐外肾。
咽气者﹐是纳心火于下。
搐外肾者﹐是收膀胱之气于内 乾卦聚元气
上下相合肾气之火﹐三火聚而为一﹐以补暖下田。
无液则聚气生液﹐有液则炼液生气﹐名曰聚火﹐又曰太一含真气也。
早朝咽津摩面﹐手足递互伸缩﹐名曰散火﹐又名曰小炼形也。

心、肾、膀胱为三味真火。心火不可发,故借咽气、咽津下到腹部,与肾火、膀胱火聚而为一


《道要》曰﹕花残叶落深秋﹐杨妃懒上危楼。欲得君民和会﹐当时宴罢频收。

此纳心气而收膀胱气﹐不令耗散而相合肾气﹐以接坎卦气海中新生之气也。
必以交立冬为首﹐见验方止。
行持不过一年﹐夺功以一并三﹐百日为期﹐旬日见验。
容颜光泽而肌肤充悦﹐下田温暖﹐小便减省﹐四体轻健而精神淸爽﹐痼疾宿病尽皆消除。
如惜岁月﹐不倦行持﹐只于匹配阴阳功内稍似见验﹐叙入此功﹐日用添入艮卦﹐略行此法。
乾卦三元用事﹐应验方止 三元乾艮震也

解曰﹕花残叶落深秋者﹐如人气弱日暮之时﹐阳气散而不升﹐故曰懒上危楼。楼者﹐十二重楼也。心为君火﹐膀胱民火﹐咽气搐外肾﹐使心与外肾气聚而为一﹐故曰和会。宴乃咽也﹐收乃搐也。早辰功不绝者﹐此法为主本也。

肾为臣火。搐外肾为提肛,又说海底觅火。可同时发动臣火与民火。

交媾龙虎第三


《金诰》曰﹕太元初判而有太始﹐太始之中而有太无﹐太无之中而有太虚﹐太虚之中而有太空﹐太空之中而有太质。
太质者﹐天地也,天地淸浊。其质如卵而玄黄之色﹐乃太空之中一物而已。
阳升到天太极而生阴﹐以窈冥抱阳而下降。
阴降到地太极而生阳﹐以恍惚负阴而上升。
一升一降﹐阴降阳升﹐与天地行道而万物生成也。

窈冥恍惚中,负阴而抱阳


《真原》曰﹕天如覆盆﹐阳到难升。
地如磐石﹐阴到难入。
冬至而地中阳升﹐夏至到天﹐其阳太极而生阴。
所以阴生者﹐以阳自阴中来而起于地﹐恍恍惚惚﹐气中有水﹐其水无形﹐夏至到天成水﹐是曰阳太极而阴生也。
夏至而天中阴降﹐冬至到地﹐其阴太极而阳生。
所以阳生者﹐以阴自阳中来而出于天﹐杳杳冥冥﹐水中有气﹐其气无形﹐冬至到地﹐积水生气﹐是曰阴太极而阳生也。

与水气上于天成云雨原理同


比喻曰﹕以身外比太空﹐以心肾比天地﹐以气液比阴阳﹐以子午比冬夏。
子时乃曰坎卦﹐肾中气生。
午时乃曰离卦﹐气到心,肾气与心气相合而太极生液。
所以生液者﹐以气自肾中来﹐气中有真水﹐其水无形。
离卦到心﹐接着心气﹐则太极而生液者如此。
离卦心中液生,坎卦液到到肾﹐液与肾水相合而太极﹐复生于气。
所以生气者﹐以液自心中来﹐液中有真气﹐其气无形。
坎卦到肾﹐接着肾水﹐则太极而生气者如此。
可以比阳升阴降﹐至太极而相生。
所生之阴阳﹐阳中藏水﹐阴中藏气也。

心肾成小天地


《真诀》曰﹕肾中生气﹐气中有真水。
心中生液﹐液中有真气。
真水真气乃真龙真虎也。
阳到天而难升﹐太极生阴。阴到地而难入﹐太极生阳。
天地之理如此。
惟人也﹐不得比天地者﹐六欲七情感物丧志﹐而耗散元阳﹑走失真气。
当离卦肾气到心﹐神识内定﹐鼻息少入迟出﹐绵绵若存﹐而津满口﹐勿吐勿咽﹐自然肾气与心气相合﹐太极生液。以液与真水相合。
真气恋液﹐真水恋气﹐本不相合。
盖液中有真气﹐气中有真水﹐互相交合﹐相恋而下﹐名曰交姤龙虎。
若以火候无差﹑抽添合宜﹐三百日养就真胎而成大药﹐炼质焚身﹐朝元超脱之本也。

神识内定,自然合之


《道要》曰﹕一气初回元运﹐真阳欲到离宫﹐捉取真龙真虎﹐玉池春水溶溶。

此恐泄元气而走真水于身外也。
气散难生液﹐液少而无真气。
气﹑水不交﹐安成大药。
当此年中用月﹐以冬至为始﹐日中用时﹐以离卦为期。
或以晚年奉道﹐根源不固﹐自度虚损而气不足之后﹐十年之损﹐一年用功补之﹐名曰采补还丹。
补之过数﹐止行此法﹐名曰水火既济。
可以延年益寿﹐乃曰人仙。
功验不可备纪。
若补数足而口生甘津﹐心境自除﹐情欲不动﹐百骸无病﹐而神光暗中自见﹐双目时若惊电。
以冬至日为始节用法。三百日胎仙具。

解曰﹕在外﹐午时为离宫﹐太阳为真阳。在人﹐心为离宫﹐元阳为真龙也﹐真虎乃肾中之水也。真龙心液中之气﹐口为玉池﹐津为春水。

常口水甘甜是一效驗

烧炼丹药第四


《金诰》曰﹕天地者﹐大道之形。
阴阳者﹐天地之道。
寒热温凉﹐形中有气也。
云雾雨露﹐气中有象也。
地气上升﹐腾而为云﹐散而为雨。
天气下降﹐散而为雾﹐凝而为露。
积阴过则露﹐为霜而为雪。
积阳过则雾﹐为烟为云为霞。
阴中伏阳﹐阳气不降﹐击搏而生雷霆。
阳中伏阴﹐阴气不凝﹐坚固而生雹霰。
阴阳不合﹐相对而生闪电。
阴阳不匹配﹐乱交而生虹霓。
积真阳以成神﹐而丽乎天者星辰。
积真阴以成形﹐而壮乎地者土石。
星辰之大者日月﹐土石之贵者金玉。
阴阳见于有形,上之日月﹐下之金玉也。

黛玉问宝玉: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以此篇答之。一笑


《真原》曰﹕阴不得阳不生﹐阳不得阴不成。
积阳而神﹑丽乎天而大者﹐日月也﹐日月乃真阳而得真阴相成也。
积阴而形壮于地而贵者﹐金玉也﹐金玉乃真阴而得真阳以相生也。 戌亥行持﹐离卦采药﹐乾卦进火。

日月丽天,金玉壮地


比喻曰﹕真阳比心液中真气﹐真阴比肾气中真水。
真水不得真气不生﹐真气不得真水不成。
真水真气﹐既于离卦和合于心上肺下﹐如子母之相恋﹐夫妇之相爱。
自离至兑﹐兑卦阴旺阳弱之时﹐比日月之下弦﹐金玉之在晦。至旦﹐数足生明。
金玉以阳生阴﹐气足生宝。
金玉成宝者﹐盖以气足而进之以阳。
日月生明者﹐盖以数足而受之以魂。
比于乾卦进火﹐炼阳无衰火﹐以加数而阳长生也。


《真诀》曰﹕离卦龙虎交姤﹐名曰采药。
时到乾卦﹐气液将欲还元﹐而生膀胱之上﹑脾胃之下﹑肾之前﹑脐之后﹑肝之左﹑肺之右﹑小肠之右﹑大肠之左﹐当时脾气旺而肺气盛﹐心气绝而肝气弱。
真气本以阳气相合而来。阳气既弱﹐而真气无所恋﹐徒劳用工﹐而采合必于此时。
神识内守﹐鼻息绵绵﹐以肚腹微胁脐肾﹐觉热太甚﹐微放,轻勒腹脐。未热紧勒﹐渐热即守常﹐任意放志﹐以满乾坤﹐乃曰勒阳关而炼丹药。
使气不上行﹐以同真水。
经脾宫﹐随呼吸而搬运于命府黄庭之中。
气液造化﹐时变而为精﹐精变而为珠﹐珠变而为汞﹐汞变而为砂﹐砂变而为金﹐乃曰金丹。其功不小矣。

无论何法,渐热即守常


《道要》曰﹕采药须凭玉兔 采药心气﹐玉兔肾水﹐成亲必藉黄婆﹐等到雍州相见 雍州乾卦﹐奏传一曲阳歌。

此乃与采药日用对行。
凡以晚年补完十损一补之此法名曰炼汞补丹田。
补之数足﹐止于日用。
离卦采药﹐乾卦烧炼勒阳关。
春冬多采少炼﹐乾一而离二倍用功也。
秋夏少采多炼﹐离一而乾二倍用功也。
随年月气旺采炼之﹐功验在前﹐可延年住世而为人仙。
若以补数既足﹐见验进功﹐谨节用功。
采药﹐一百日药力全﹐二百日圣胎坚。三百日真气生而胎仙完。
凡药力全而后进火加数﹐乃曰火候。
凡圣胎坚后﹐火候加至小周天数﹐凡胎圆真气生﹐火候加至,乃曰周天火候。
是采药而交姤龙虎﹐炼药而进火﹐方为入道。
当绝迹幽居﹐心在内观﹐内境不出而外境不入﹐如妇之养孕﹐龙之养珠。
虽饮食寤寐之间﹐语默如婴儿﹐举止如室女﹐犹恐有失有损﹐心不可暂离于道也。

解曰﹕药是心中真气﹐兔是肾中真水﹐黄婆是脾中液﹐和合气水而入黄庭。雍州﹐乾卦﹐勒阳胁腹也﹐又曰勒阳关也。

以上四门为小乘法,安乐延年。对应灵宝定观经第二候,宿疾普销,身心轻爽

秘传正阳真人灵宝毕法卷中

正阳真人钟离权云房著 纯阳真人吕岩洞宾传

中乘长生不死法三门

肘后飞金精第五


《金诰》曰﹕阴阳升降﹐不出天地之内。
日月运转﹐而在天地之外。
东西出没﹐以分昼夜。南北往来﹐以定寒暑。
昼夜不息﹐积日为月﹐魄也。
岁之积月者﹐以其律中起吕﹐吕中起律也。
日月运行﹐以合天地之机﹐不离乾坤之数。
万物生成虽在于阴阳﹐而造化亦资于日月。


《真原》曰﹕天地之形﹐其状如卵。
六合于中﹐其圆如球。
日月出没﹐运行一天之上﹑一地之下。
上下东西﹐周行如飞轮。
东生西没﹐日行阳道。
西生东没﹐月行阴道。
一日之间而分昼夜。
冬至之后﹐日出自南而北。
夏至之后﹐日出自北而南。
冬之夜乃夏之日﹐夏之夜乃冬之日。
一年之间而定寒暑。
日月之状﹐方圆八百四十里。
四尺为一步﹐三百六十步为一里。
凡八刻二十分为一时﹐十二时为一日。一月三十日﹐共三百六十时﹐计三千刻﹐一十八万分也。
且以阳行乾﹐其数用九。
阴行坤﹐其数用六。
魄中魂生﹐本自旦日。
盖九不对六﹐故三日后月魄生魂。
凡一昼夜﹐一百刻六十分﹐魂于魄中一进七十里。
六昼夜共进四百二十里﹐魄中魂半﹐乃曰上弦。
又六昼夜进四百二十里﹐通前共八百四十里﹐魄中魂全而阳满阴位﹐乃曰月望。
自十六日为始﹐魂中生魄。
凡一昼夜﹐一百刻六十分﹐魄于魂中一进七十里。
六昼夜共进四百二十里﹐而魂中魄半﹐乃曰下弦。
又六昼夜进四百二十里﹐通前共进八百四十里﹐而魂中魄全。
月中尚有馀光者﹐盖六不尽九﹐故三日后月魄满宫﹐乃曰月晦。
月旦之后﹐六中起九。
月晦之前﹐九中起六。
数有未尽﹐而生后有期。
积日为月﹐积月为岁。
一岁以月言之﹐六律六吕﹐以六起数﹐数尽六位。
六六三十六者﹐阴之成数也。
以日言之﹐五日一候﹐七十二候﹐八九之数。
至重九﹐以九起数﹐数尽六位。
六九五十四者﹐阳之成数也。
一六一九﹐合而十五。
十五﹐气之数。
二十四气当八节之用﹐而见阴阳升降之宜。
一六一九﹐以四为用。
变为阳数二百一十六﹐阴之数一百四十四﹐计三百六十之数而足满周天。


比喻曰﹕阴阳升降在天地之内﹐比心肾气液交合之法。
日月运转在天地之外﹐比肘后飞金精之事也。
日月交合﹐比进火之法。加减阳升阴降﹐无异于日月之魂魄。
日往月来﹐无异于心肾之气液。
冬至之后﹐日出乙位﹐日没庚位﹐昼四十刻﹐自南而北﹐凡九日﹐东生西没﹐共进六十分至春分。
昼夜停停﹐而夏至为期﹐昼六十刻。日出甲位﹐日没辛位。
夏至之后﹐凡九日﹐自北而南,东生西没﹐共退六十分至秋分。
昼夜停停。而冬至为期﹐昼四十刻。准前后进﹐自南而北。
月旦之后三日魂生,魂生于魄﹐六日两停﹐又六日魂全。其数用九也。
月望之后﹐魄生于魂﹐六日两停。又六日魄全﹐又六日魄全。其数用六也。
岁之夏至﹐月之十六日﹐乃日用离卦之法﹐乃人之午时也。
岁之冬至﹐月之旦﹐乃日用坎卦之法﹐乃人之子时也。
天地阴阳升降之宜﹑日月魂魄往来之理﹐尚以数推之﹐交合有序﹐运转无差﹐人之心肾气液﹑肝肺魂魄﹐日用虽有节次﹐年月岂无加减乎。


《真诀》曰﹕坎卦阳生﹐当正子时﹐非始非终﹐艮卦肾气交肝气。
未交之前﹐静室中披衣握固﹐正坐盘膝﹐蹲下腹肚﹐须臾升身前出胸﹐而微偃头于后。
后闭夹脊双关﹐肘后微扇一二伸腰﹐自尾闾穴如火相似﹐自腰而起﹐拥在夹脊﹐愼勿开关﹐即时甚热气壮﹐渐次开夹脊关﹐而放气过关。
仍仰面﹐脑后紧偃﹐以闭上关﹐愼勿开之﹐即觉热极气壮﹐渐次入顶﹐以补泥丸髓海。
须身耐寒暑﹐方为长生之基。
次用还丹之法。
如是前件,出胸伸腰﹐闭夹脊﹐蹲而伸之。
腰间火不起﹐则当静坐内观﹐如法再作﹐以至火起为度。
自丑行之﹐至寅终而可止。
乃曰肘后飞金精﹐又曰抽铅﹐使肾气生肝气也。
且人身脊骨二十四节﹐自下而上三节﹐与内肾相对。
自上而下三节﹐名曰天柱。
天柱之上名曰玉京。
玉京之下﹐内肾相对尾闾穴之上﹐共十八节﹐其中曰双关﹐上九下九。
当定一百日﹐遍通十八节而入泥丸。
必于正一阳时坎卦行持﹐乃曰肘后飞金精。
离卦采药﹐乾卦进火烧药﹐勒阳关始一百日﹐飞金精入脑。一百日药力全
三关一撞﹐直入上宫泥丸。
自坎卦为始﹐至艮卦方止。
自离卦采药使肾气相合﹐而肝气自生心气﹐二气纯阳﹐二八阴消﹐薰蒸于肺﹐而得肺液下降﹐包含真气﹐日得黍米之大而入黄庭﹐方曰内丹之材。
百日无差药力全。
凡离卦采药﹑用法﹑依时﹑内观﹐转加精细。
若乾卦进火﹑勒阳关﹐自兑卦为始﹐终在乾卦。
如此又一百日之后﹐肘后飞金精﹐自坎坐至震卦方止。
离卦采药之时﹐法如旧﹐以配自坤至乾卦行持﹐即是三百日无差﹐圣胎自坚。三百日圣胎自坚
勒阳关法自坤卦为始﹐而坐至乾卦方止。
如此又一百日足﹐泥丸充实﹐返老还童﹐不类常人。
采药就﹑胎仙完﹑而真气生﹐形若弹圆﹐色同朱橘﹐永镇丹田﹐而作陆地神仙。
三百日后﹐行持至离卦罢采药﹐坤卦罢勒阳关﹐即行玉液还丹之道。
故自冬至后方曰行功﹐三百日胎完气足﹐而内丹就﹑真气生。
凡行此法﹐方为五行顚倒﹐三田返覆。
未行功以前﹐先要匹配阴阳﹐使气液相生﹐见验方止。
次要聚散水火﹐使根源牢固而气行液注﹐见验方止。
次交姤龙虎烧炼丹药﹐使采补还丹而锻炼铅汞﹐见验方止。
十损一补之数足﹐而气液相生﹐见验方止。
上项行持乃小乘之法﹐自可延年益寿。若以补完坚固﹐见验方止﹐方可年中择月。
冬至之节,月中择日﹐甲子之日,日中择时﹐坎离乾卦三时为始。
一百日自坎至艮﹐自兑至乾。
二百日后﹐自坎至震﹐自坤至乾。
凡此下功﹐必于幽室静宅之中﹐以远妇人女子﹐使鸡犬不闻声﹐臭秽不入鼻﹐五味不入口﹐以绝七情六欲。
饮食多少﹐寒热有度。虽寤寐之间﹐而意恐损失。行功不勤﹐难成于道。如是三百日﹐看应验如何。


《道要》曰﹕日月并行复卦子时﹐蹲升数日开关﹐贪向扬州聚会离卦交姤﹐六宫火满金田乾宫

解曰﹕日月并行复卦者﹐一阳生时﹐在日为子时﹐在年为冬至也。
所谓择月择日时也。
蹲升已在前法说。
数日﹐是定一百日开关。
是先开中关﹐次开上关。
贪向扬州聚会者﹐在人为心﹐在日为午时﹐在卦为离。
聚会者﹐真阴真阳交姤﹐故曰采药。
乾为六宫﹐火是气也。勒阳关而聚气﹐以肺气为金而下肾之下田﹐故曰火满金田。乃行乾卦而勒阳关﹐聚火下丹田矣。


终南路上逢山﹐升身频过三关﹐贪向扬州聚会﹐争如少女烧天。

解曰﹕终南者﹐圣人隐意在中男也﹐中男即坎卦。
艮为山﹐山是艮卦。
飞金精﹐至巽卦方入。
第二百日﹐下功之时也。
升身频过三关﹐贪向扬州聚会﹐说已在前。
争如少女烧天者﹐少女是兑卦也﹐勒阳关至乾卦而方止也。


兖州行到徐州﹐起来走损车牛﹐为恋九州欢会﹐西南火入雍州。

解曰﹕兖州﹐艮卦。徐州﹐巽卦。自艮卦飞金精﹐至巽卦方止也。
起来走损车牛﹐车为阳﹐牛为阴﹐是夹脊一气飞入泥丸也。
九州在人为心﹐在日为午时﹐与前采药同也。
西南﹐坤卦也。雍州﹐乾卦也。勒阳自坤至乾方止﹐第三百日下功之时也。


此是日用事﹐乃曰三元用法。
飞金精入脑﹐下田返上田。采药下田﹐返中田烧药﹐进火中田返下田﹐乃曰三元用事。
中乘之法﹐已是地仙﹐见验方止。
始觉梦寐多有惊悸﹐四肢六腑有疾不疗自愈。
闭目暗室中﹐圆光如盖﹐周匝围身。金关玉锁封固坚牢﹐绝梦泄遗漏。雷鸣一声﹐关节气通。 梦寐若抱婴儿归﹐或若飞腾自在。
八邪之气不能入﹐心境自除以绝欲﹐内观则朗而不昧﹐昼则神采淸秀﹐夜则丹田自暖。
上件皆是得药之验。
验既正﹐当谨节用功﹐以前法加添﹐三百日胎仙圆。胎圆之后﹐方用后功。

玉液还丹第六


《玉书》曰﹕真阴真阳﹐相生相成。
见于上者﹐积阳成神。
神中有形﹐而丽乎天者﹐日月也。
见于下者﹐积阴成形。
形中有神﹐而丽乎地者﹐金玉也。
金玉之质﹐隐于山川﹐秀媚之气浮之于上﹐与日月交光。
草木受之﹐以为祯祥。鸟兽得之﹐以为异类耳。


《真原》曰﹕阳升到天﹐太极生阴﹐阴不足而阳有馀﹐所以积阳生神。
阴降到地﹐太极生阳﹐阳不足而阴有馀﹐所以积阴生形。
上之日月﹐下之金玉﹐真阳有神﹐真阴有形。
其气相交而上下相射﹐光盈天地﹐则金玉可贵者﹐良以此也。
是知金玉之气凝于空﹐则为瑞气祥烟。
入于地则变醴泉芝草。
人民受之而为英杰﹐鸟兽得之而生奇异。
盖金玉之质虽产于积阴之形﹐而中抱真阳之气﹐又感积阳成神之日月﹐真阴真阳之下射而宝凝矣。


比喻曰﹕积阴成形而内抱真阳以为金玉﹐比于积药而抱真气以为胎仙也。
金玉之气入于地而为醴泉芝草者﹐比于玉液还丹田也。
金玉之气凝于空而为瑞气祥烟者﹐比于气炼形也。
凡金玉之气冲于天﹐随阳升而起。
凡金玉之气入于地﹐随阴降而还。
既随阴阳升降﹐自有四时,可以液还丹田,气炼形质﹐而于四时加减一日改移也。


《真诀》曰﹕采补见验﹐年中择月﹐月中择日﹐日中择时。
三时用事﹐一百日药力全﹐二百日圣胎坚﹐三百日真气生,胎仙圆。
谨节用功﹐加添依时﹐三百日数足之后﹐方行还丹炼形之法。
凡用艮卦飞金精入脑﹐止于巽卦而已﹐此言飞金精三百日后也离罢采
离卦罢采药﹐坤卦罢勒阳关。
只此兑卦下手勒阳关﹐至乾方止。
既罢离卦﹐添入咽法炼形。
咽法者﹐以舌搅上腭两颊之间﹐先咽了恶浊之津﹐次退舌尖﹐以满玉池﹐津生不漱而咽。
凡春三月﹐肝气旺而脾气弱﹐咽法日用离卦。
凡夏三月﹐心气旺而肺气弱﹐咽法日用巽卦。
以舌满上下而玉池双收两颊虚咽为法。
凡秋三月﹐肺气旺而肝气弱﹐咽法日用艮卦。
凡冬三月﹐肾气旺而心气弱﹐咽法日用震卦。飞金精法﹐咽亦不妨
凡四季之月﹐脾气旺而肾气弱﹐人以肾气为根源﹐四时皆有衰弱。
每四时季月之后十八日﹐咽法日用兑卦﹐仍与前咽法并用之。
独于秋季﹐止用兑卦咽法﹐而罢艮卦之功。
凡以咽法﹐先依前法而咽之。
如牙齿玉池之间而津不生﹐但以舌满上下而闭玉池收两颊﹐以虚咽而为法止咽气﹐气中自有水也。
咽气如一年三十六次至四十九次为数﹐又次一年八十一次又一百八十一次为见验﹐乃玉液还丹之法。
行持不过三年﹐灌漑丹田﹐沐浴胎仙﹐而真气愈盛。
若不行此玉液还丹之法﹐而于三百日养就内丹﹐真气才生﹐艮卦飞金精﹐一撞三关﹐上至泥丸﹐当行金液还丹之法。
自顶中前下金水一注﹐下还黄庭﹐变金成丹﹐名曰金丹。
行金液还丹﹐当于深密幽房﹐风日凡人不到之处﹐烧香叠掌﹐盘膝坐﹐以体蹲而后升﹐才觉火起﹐正坐绝念忘情﹐内观的确艮卦飞金精入顶﹐但略昂头偃项﹐放令颈下如火﹐方点头向前﹐低头曲项﹐退舌尖进后﹐以抵上腭﹐上有淸冷之水﹐味若甘香﹐上彻顶门﹐下通百脉。
鼻中自闻一种真香﹐舌上亦有奇味﹐不漱而咽﹐下还黄庭﹐名曰金液还丹。
春夏秋冬不拘时候﹐但于肘后飞金精入脑之后﹐节次行此法﹐自艮至巽而已。
晚间勒阳关法﹐自兑至乾而已。
凡行此法﹐谨节胜前﹐方可得成﹐止于炼形住世﹑长生不死而已﹐不能超脱也。


《道要》曰﹕识取五行根蒂﹐方知春夏秋冬﹐时饮琼浆数盏﹐醉归月殿遨游。

解曰﹕识取五行根蒂者﹐为倒五行相生相克而用卦时不同﹐以行咽法﹐方知春夏秋冬改移有时候也。 琼浆﹐玉液也。月殿﹐是丹田。醉归﹐咽多也。


东望扶桑未晓﹐后升前偃无休﹐骤马遨游宇宙﹐长男只到扬州。

解曰﹕东望扶桑未晓者﹐日未出艮卦之时也。
后升﹐飞金精也。
前偃﹐玉液还丹也。
骤马﹐起火﹑玉液炼形也。
遨游宇宙﹐遍满四肢也。
长男﹐震卦也。只到扬州﹐离卦也。
玉液炼形﹐自震卦为始﹐至离卦方止也。


此采药三百日﹐数足胎圆﹐而飞金精减一卦﹐勒阳关如旧。
罢采药﹐添入咽法。
咽法随四时而已﹐此系炼形法。
用卦后﹐添入炼形﹐自震卦为始﹐离卦为期﹐不限年月日﹐见验方止。
体色光泽﹐神气秀媚﹐渐畏腥秽以冲口腹。
凡情凡爱心境自除﹐真气将足而似常饱﹐所食不多而饮酒无量﹐尘骨巳更而变神识﹐步趋走马似行如飞﹐目如点漆﹐体若凝脂﹐绀发再生﹐皱脸重舒﹐老去永驻童颜﹐仰视百步而见秋毫﹐身体之间﹐旧痕残靥自然消除﹐涕泪涎汗亦不见有。
圣丹生味﹐灵液透香﹐口鼻之间常有真香奇味﹐漱成凝酥﹐可以疗人疾病﹐遍体皆成白膏。
上皆玉液还丹炼形之验也。
验既正﹐当谨节用功﹐依法随时而行后事。

金液还丹第七


《金诰》曰﹕积阳成神﹐神中有形﹐一生于日﹐日生于月。
积阴成形﹐形中有神﹐一生于金﹐金生于土。
随阴阳而生没者﹐日月之光也。
因数生光﹐数本于乾坤。
随阴阳而升降者﹐金玉之气也。
因时起气﹐时本于天地。


《真原》曰﹕数行日月,数用六九,乾坤之数。
金玉之气﹐春夏上升﹐秋冬下降。升降﹐天地之时。
金生于土﹐玉生于石﹐石生于土﹐见于成形而在下者如此。
日中金乌﹐月中玉兔﹐月待日魂而光﹐见于成神而在上者如此。


比喻曰﹕日月比气也﹐肾气比月﹐而心气比日。
金玉比液也﹐肾液比金﹐而心液比玉。
所谓玉液者﹐本自肾气上升而到于心﹐以合心气﹐二气相交而过重楼﹐闭口不出而津满玉池﹐咽之而曰玉液还丹﹐升之而曰玉液炼形。
是液本自肾中来﹐而生于心。
亦比土中生石﹐石中生玉之说也。
所谓金液者﹐肾气合心气而不上升﹐薰蒸于肺﹐肺为华盖﹐下罩二气﹐即日而取肺液﹐在下田自尾闾穴升之﹐乃曰飞金精入脑中﹐以补泥丸。
补足﹐自上复下降﹐而入下田﹐乃曰金液还丹。
既还下田﹐复升﹐遍满四体﹐前后上升﹐乃曰金液炼形。
是亦金生于土之说也。
凡欲炼形飞金精者﹐当在静室中﹐切禁风日﹐遥焚香密启﹕
三淸上圣﹐臣所愿长生在世﹐传行大道﹐演化告人﹐当先自行炼形之法﹐欲得不畏寒暑﹐绝啖谷食﹐逃于阴阳之外。咒毕乃咽之。


《真诀》曰﹕背后尾闾穴曰下关﹐夹脊曰中关﹐脑后曰上关。
始飞金精以通三关﹐肾比地﹐心比天﹐上到顶以比九天。
玉液炼形﹐自心至顶﹐以通九天。
三百日咽大药就﹐胎仙圆﹐而真气生。
前起则行玉液炼形之旧道﹐后起则行飞金精之旧道。
金精玉液﹐行功见验﹐自坎卦为始﹐后起一升入顶﹐以双手微闭双耳。
内观如法。微咽于津。乃以舌抵定牙关﹐下闭玉池﹐以待上腭之津﹐下而方咽﹐咽毕复起﹐至艮卦为期。 春冬两起一咽﹐秋夏五起一咽。
凡一咽数﹐秋夏不过五十数﹐春冬不过百数。
自后咽罢升身前起﹐以满头面﹑四肢手指气盛方止。
再起再升﹐至离卦为期。
凡此后起咽津﹐乃曰金液还丹。
还丹之后而复前起﹐乃曰金液炼形。
自艮卦之后炼形﹐至离卦方止。
兑卦勒阳关﹐至乾卦方止。
以后起到顶﹐自上而下﹐号曰金液还丹。
金丹之气﹐前起自下而上﹐曰金液炼形。
显琪树金花﹐若以金液还丹未到下元﹐而前后俱起﹐乃曰火起焚身﹐此是金液还丹炼形﹐既前后俱起﹐兼了焚身。
凡行此等﹐切须谨节苦志而无懈怠﹐以见验为度也。


《道要》曰﹕起后终宵闭耳﹐随时对饮金波﹐宴到靑州方住﹐日西又听阳歌。

解曰﹕起后终宵闭耳者﹐为行金液还丹须是肘后飞金精﹐一撞三关﹐其气才起﹐急须双手闭耳。
耳是肾液之门﹐恐泄肾气于外而不入脑中也。
随时对饮金波者﹐既觉气入脑中。即便依前法点头曲项﹐退舌尖﹐近拄上腭﹐淸甘之水﹐有奇异之验﹐甘若蜜也。
当艮卦飞金精一咽﹐至震卦方止。
靑州﹐震卦也。
日西﹐兑卦也。
又听阳歌者﹐自兑卦勒阳关﹐直至乾卦﹐日用离卦﹐不必采药也。


饮罢终宵火起﹐前升后举焚身﹐虽是不拘年月﹐日中自有乾坤。

解曰﹕此一诀是金液炼形之法也。
饮罢终宵火起者﹐依前法金液还丹﹐而艮卦炼形是起火也。
前升后举﹐飞金精而起火也。
凡玉液炼形之时﹐先后起金精入顶﹐次还丹而复前升之以炼形﹐是金液炼形之法不同也。
当其飞金精而起火入顶﹐便前起而炼形。
前后俱起名曰焚身。
火起而行还丹﹐须依四时加减之数行之。
此法不拘年月日时﹐但以谨节专一﹐幽居绝迹可也。
日中自有乾坤﹐盖午前烧乾﹐午后烧坤。
人以前后言之﹐肚腹为坤﹐而背后为乾。
午前烧乾者﹐为肘后飞金精﹐前起炼形也。
午后烧坤者﹐自兑卦勒阳关﹐至乾卦方止也。


此须于玉液还丹﹐炼形见验。
正当以谨节幽居﹐焚香而行此法。
金液还丹﹐而相次炼形勒阳关﹐如是一年外﹐方得焚身。
焚身﹐即是坎卦前炼形。
以人身前后言之﹐肚腹为坤﹐背后为乾。
焚身﹐午前烧乾飞金精﹐午后烧坤勒阳关。
凡烧乾自下而上﹐前后俱起。
冬夏三日或五日﹐而行既济之法﹐以防太过。
使金丹之有润﹐乃焚身起火中咽也﹐见验方止。
内志淸高以合太虚﹐魂神不游以绝梦寐。
阳精成体﹐神府坚固﹐四时不畏寒暑﹐神采自可变移容仪。
常人对面﹐虽彼富贵之徒﹐亦闻腥秽﹐盖其凡骨俗体也。
功行满足﹐密授三淸真箓。阴阳变化﹑人事灾福﹐神灵皆能预知。
触目尘冗﹐心绝万境。真气充满﹐以绝饮食。
异气透出金色﹐仙肌可比玉蕊。
去留之处﹐当所神祇自来相见﹐驱用招呼一如己意。
真气纯阳﹐可干外水。
上件金液还丹﹐还丹之后﹐金液炼形之验也。

以上三门为长生不死之诀,对应灵宝定观经第三四侯填补夭损,还年复命。延数万岁,名曰仙人

秘传正阳真人灵宝毕法卷下

正阳真人钟离权云房著 纯阳真人吕岩洞宾传

大乘超凡入圣法三门

朝元第八


《金诰》曰﹕一炁初判﹐大道有形而列二仪。
二仪定位﹐大道有名而分五帝。
五帝异地而各守一方﹐五方异炁而各守一子。
靑帝之子甲乙﹐受之天真木德之九炁。
赤帝之子丙丁﹐受之天真火德之三炁。
白帝之子庚辛﹐受之天真金德之七炁。
黑帝之子壬癸﹐受之天真水德之五炁。
黄帝之子戊己﹐受之天真土德之一炁。
自一生真一﹐真一因土出﹐故万物生成在土﹐五行生成在一﹐真元之道﹐皆一炁生也。


《玉书》曰﹕一三五七九﹐道之分而有数。
金木水火土﹐道之变而有象。
东西南北中﹐道之列而有位。
靑白赤黄黑﹐道之散而有质。
数归于无数﹐象反于无象﹐位至于无位﹐质还于无质。
欲道之无数﹐不分之则无数矣。
欲道之无象﹐不变之则无象矣。
欲道之无位﹐不列之则无位矣。
欲道之无质﹐不散之则无质矣。
无数则道之源也﹐无象则道之本也﹐无位则道之真也﹐无质则道之妙也。


《真原》曰﹕道原既判﹐降本流末﹐悟其真者﹐因真修真﹐内真而外真自应矣。
识其妙者﹐因妙得妙﹐内妙而外妙自应矣。
天地得道之真﹐其真未应﹐故未免乎有位。
天地得道之妙﹐其妙未应﹐故未免乎有质。
有质则有象可求﹐有位则有数可推。
天地之间﹑万物之内﹐最贵惟人。
即天地之有象可求﹐故知其质炁与水也。
即天地之有数可推﹐故知其位远与近也。
审乎如是﹐而道亦不远于人也。


比喻曰﹕天地有五帝﹐比人之有五脏也。
靑帝甲乙木﹐甲为阳﹐乙为阴﹐比肝之炁与液也。
黑帝壬癸水﹐壬为阳﹐癸为阴﹐比肾之炁与液也。
黄帝戊己土﹐戊为阳﹐己为阴﹐比脾之炁与液也。
赤帝丙丁火﹐丙为阳﹐丁为阴﹐比心之炁与液也。
白帝庚辛金﹐庚为阳﹐辛为阴。比肺之炁与液也。
凡春夏秋冬之时不同﹐而心肺肝肾之旺有月。


《真诀》曰﹕凡春三月﹐肝炁旺。
肝旺者﹐父母真炁随天度运而在肝。
若遇木日﹐甲乙克土。于辰戌丑未之时﹐依时起火炼脾炁。
馀日兑卦时损金以耗肺炁﹐是时不可下功也。
坎卦时依法起火炼肾炁。
震卦时入室多入少出息住为上﹐久闭次之数至一千息为度﹐当时内观如法﹐一意冥心闭目﹐靑色自见﹐渐渐升身﹐以入泥丸﹐自寅至辰﹐以满震卦。一千息以上尢佳﹐如息急渐微﹐出息而息住﹐不须连成。
凡夏三月﹐心炁旺。心旺者﹐以父母之真炁随天度运而在心。
若遇火日﹐丙丁克金﹐于兑卦时依法起火炼肺炁﹐馀日坎卦时损水以耗肾炁﹐是时不可下功也。
震卦时依法起火炼肝炁。
离卦时入室依前行持定息﹐赤色自见﹐渐渐升身﹐以入泥丸﹐自巳至未﹐以满离卦。一千息以上尢佳﹐其说如前。
凡秋三月﹐肺炁旺。肺旺者﹐以父母真炁随天度运而在肺。
若遇金日﹐庚辛克木﹐于震卦时依法起火炼肝炁。
馀日离卦损火以耗心炁﹐是时不可下功也。
巽卦时依法起火炼脾炁。
兑卦时入室依前行持﹐白色自见﹐渐渐升身﹐以入泥丸﹐自申至戌以满兑卦。
凡冬三月﹐肾炁旺。肾旺者﹐以父母真炁随天度运而在肾。
若遇水日﹐壬癸克火﹐于离卦时依法起火炼心炁。
馀日辰戌丑未时损土以耗脾炁﹐是时不可下功也。
兑卦时依法起火炼肺炁。
坎卦时入室依前行持﹐黑色自见﹐渐渐升身﹐以入泥丸﹐自亥至丑以满坎卦。

解曰﹕春炼肝千息﹐靑炁出。春末十八日﹐不须依前行持﹐止于定息为法﹐而终日静坐﹐以养脾而炼己之真炁﹐乃可坎卦起火炼肾﹐恐耗其炁也。
夏炼心千息﹐赤炁出。夏末十八日﹐不须依前行持﹐止于定息为法﹐而终日静坐﹐养炼如前﹐乃可坎卦时起火如前。
秋炼肺千息﹐白炁出。秋末十八日﹐不须依前行持﹐止于定息为法﹐而终日静坐﹐养炼如前﹐乃可坎卦时起火如前。
冬炼肾千息﹐黑炁出。冬末十八日﹐不须依前行持﹐止于定息为法﹐而终日静坐﹐养炼如前﹐乃可坎卦时起火如前。
以至黄炁成光﹐默观万道周匝围身。
凡定息之法﹐不在强留而紧闭﹐但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从有入无﹐使之自住。
采药之法﹐含津握固﹐以压心之真炁不散也。
凡入室须闭户孤幽静馆﹐以远鸡犬女子一切厌触之物。
微开小窍﹐使明能辧物﹐勿令风日透气﹑左右有声。
当潜心息虑﹐事累俱遣﹐内外凝寂﹐不以一物介其意。
盖以阳神初聚﹐真炁方凝﹐看待如婴儿。
尚未及半﹐日夕焚香默祝天。
隐于山林﹐功行将半者地仙。
跪拜稽首默祝天﹐寄于海隅洞府﹐与天下立大功﹐与黎首除大害。
潜迹者天仙﹐跪拜稽首﹐三礼既毕﹐静坐忘机﹐以行此法。
仍须前法﹐节节见验。
若以此便为道﹐但恐徒劳终不见成﹐止于阴魄出壳而为鬼仙。


《道要》曰﹕凡行此法﹐不限年月日时。
一依前法﹐以至见验方止﹐其炁自见。
须是谨节不倦﹐弃绝外事﹐止于室中用志。
测其时候﹐用二个纯阳小子。
或结交门生﹐交翻反复。供过千日﹐可了一炁。
一以夺十﹐一百日可见功。
五百日炁全﹐可行内观。
然后聚阳神以入天神﹐炼神合道﹐入圣超凡。
炼炁之验﹐但觉身体极畅﹐常仰升腾﹐丹光透骨﹐异香满室。
次以静中外观﹐紫霞满目。顶中下视﹐金光罩体之可怪证验不可备纪。

内观第九


《金诰》曰﹕大道本乎无体﹐寓于炁也。其大无外﹐无物可容。
大道本无用﹐运于物也。其深莫测﹐无理可究。
以体言道﹐道之始有内外之辨。
以用言道﹐道之始有观见之基。
观乎内而不观乎外﹐外无不究而内得明矣。
观乎神而不观乎形﹐形无不备而神得见矣。


《真原》曰﹕以一心观万物﹐万物不谓之有馀。
以万物挠一炁﹐一炁不谓之不足。
一炁归一心﹐心不可为物之所夺。
一心运一炁﹐炁不可为法之所役。
心源淸彻﹐一照万破﹐亦不知有物也。
炁战刚强﹐万感一息﹐亦不知有法也。
物物无物﹐以还本来之象。法法无法﹐乃全自得之真矣。


比喻曰﹕以象生形﹐以形立名。
有名则推其数﹐有数则得其理。
比者之论,盖高上虚无﹐无物可喻。
所可比者﹐如人之修炼﹐节序无差﹐成就有次。
冲和之炁凝而不散﹐至虚真性恬淡无为﹐神合乎道﹐归于自然。
当此之际﹐以无心为心。
如何谓之应物﹐以无物为物。
如何谓之用法﹐真乐熙熙﹐不知己之有身。
渐入无为之道﹐以入希夷之域﹐斯为入圣超凡之客。


《真诀》曰﹕此法合道﹐有如常说存想之理﹐又如禅僧入定之时。
当择福地置室﹐跪礼焚香﹐正坐盘膝﹐散发披衣﹐握固存神﹐冥心闭目。
午时前微以升身起火炼炁﹐午时后微微敛身聚火烧丹。
不拘昼夜﹐神淸炁和﹐自然喜坐。
坐中或闻声莫听﹐见境勿认﹐物境自散。
若认物境﹐转加魔障。魔障不退﹐急急向前以身微敛﹐敛而伸腰﹐后以胸微偃﹐偃不伸腰﹐少待前后火起﹐高升其身勿动﹐名曰焚身。
火起魔障自散于躯外﹐阴邪不入于壳中﹐如此三两次已。
当想遍天地之间皆是炎炎之火﹐毕淸凉﹐了无一物。
但见车马歌舞轩盖绮罗﹑富贵繁华﹑人物欢娱﹐成队成行﹐五色云升﹐如登天界。
及到彼中﹐又见楼台耸翠﹐院宇徘徊﹐珍珠金玉﹐满池不收﹐花果池亭莫知其数。
须臾异香四起﹐妓乐之音嘈嘈杂杂﹐宾朋满坐﹐水陆俱陈﹐且笑且语﹐共贺太平﹐珍玩之物互相献受。 当此之际﹐虽然不是阴鬼魔军﹐亦不得认为好事。
盖修真之士弃绝外事﹐甘受寂寞﹐或潜迹江湖之地﹐或遁身隐僻之隅﹐绝念忘情﹐举动自戒﹐久受劬劳而历潇洒。
一旦功成法立﹐遍见如此繁华﹐又不谓是阴魔﹐将谓实到天宫。
殊不知脱凡胎在顶中自己天宫之内﹐因而贪恋﹐认为实境﹐不用超脱之法﹐止于身中阳神不出﹐而胎仙不化﹐乃曰出昏衢之上﹐为陆地神仙﹐仅可长生不死而已﹐不能脱质升仙而归三岛以作仙子。
到此可惜﹐学人自当虑超脱虽难﹐不可不行也。


《道要》曰﹕不无尽法,已灭省故也。

超脱第十


《金诰》曰﹕道本无也﹐以言有者﹐非道也。
道本虚也﹐以言实者﹐非道也。
既为无体﹐则问应俱不能矣。
既为无相﹐则视听俱不能矣。
以玄微为道﹐玄微亦不离问答之累。
以希夷为道﹐希夷亦未免视听之累。
希夷玄微尚未为道﹐则道亦不知其所以然也。


《玉书》曰﹕其来有始而不知大道之始﹐何也。其去有尽而不知大道之终﹐何也。
高高之上虽有上﹐而不知大道之上无有穷也。
深深之下虽有下﹐而不知大道之下无有极也。
杳冥莫测名曰道。
随物所得而列等殊。
无为之道﹐莫能穷究也。


《真诀》曰﹕超者﹐是超出凡躯而入圣品。
脱者﹐脱去俗胎而为仙子。
是神入炁胎﹐炁全真诀。
须是前功节节见验﹐正当方居淸静之室﹐以入希夷之境。
内观认阳神﹐次起火降魔﹐焚身聚炁。
真炁升在天宫﹐壳中淸净﹐了无一物。
当择幽居﹐一依内观。
三礼既毕﹐平身不须高升﹐正坐不须敛伸﹐闭目冥心。
静极朝元之后﹐身躯如在空中﹐神炁飘然﹐难为制御。
默然内观﹐明朗不昧。
山川秀丽﹐楼阁依稀﹐紫炁红光纷纭为阵﹐祥鸾彩凤音语如簧。
异景繁华﹐可谓壶中真趣。
而洞天别景﹐逍遥自在﹐冥然不知有尘世之累。
是真空之际﹐其炁自转﹐不须用法依时。
若见靑炁出东方﹐笙簧嘹喨﹐旌节车马﹐左右前后不知多少。
须臾南方赤炁出﹐西方白炁出﹐北方黑炁出﹐中央黄炁出。
五炁结聚而为彩云﹐乐声嘈杂﹐喜气熙熙﹐金童玉女扶拥自身﹐或跨火龙﹐或乘玄鹤﹐或跨彩鸾﹐或骑猛虎。
升腾空中﹐自下而上﹐所遇之处﹐楼台观宇不能尽陈﹐神祇官吏不可备说。
又到一处﹐女乐万行﹐官僚班列﹐如人间帝王之仪﹐圣贤毕至。
当此之时﹐见之傍若无人﹐乘驾上升﹐以至一门﹐兵卫严肃而不可犯﹐左右前后﹑官僚女乐留恋不已﹐终是过门不得轩盖覆面﹐自上而下﹐复入旧居之地。
如此上下不厌其数﹐是调神出壳之法也。
积日纯熟﹐一升而到天宫﹐一降而还旧处﹐上下绝无滞碍。
乃自下而上﹐如登七级宝塔﹐或如上三层红楼。
始也一级而复一级﹐七级上尽﹐以至顶中﹐辄不得下视﹐神惊而恋躯不出。
既至七级之上﹐则闭目便好跳﹐如寐如寤﹐身外有身﹐形若婴儿﹐肌肤鲜洁﹐神采莹然。
回视故躯﹐亦不见有所见之者﹐乃如粪堆。又如枯木﹐憎愧万端。
辄不可顿弃而远游。
盖其神出未熟﹐圣炁凝结而未成﹐须是再入本躯﹐往来出入纯熟﹐一任遨游﹐始乎一步二步﹐次二里三里﹐积日纯熟﹐乃如壮士展臂﹐可千里万里﹐而形神壮大﹐勇炁坚固﹐然后寄凡骸于名山大川之中﹐从往来应世之外﹐不与俗类等伦。
或行满而受天书﹐骖鸾乘凤﹐跨虎骑龙﹐自东自西﹐以入紫府。
先见太微真君﹐次居下岛。欲升洞天﹐当传道﹑积行于人间。
受天书而升洞天﹐以为天仙。
凡行此法﹐古今少有成者。
盖以功不备而欲行之速﹑便为此道。
或功验未证﹐止事静坐﹐欲求超脱。
或阴灵不散﹐出为鬼仙﹐人不见形﹐往来去住﹐终无所归﹐止于投胎就舍﹐而夺人躯壳﹐复得为人仙。
或出入不熟﹐往来无法﹐一去一来﹐无由再入本躯﹐神魂不知所在﹐乃释子之坐化﹑道流之尸解也。
故行此道﹐乃在前功见验正当﹐仍择地筑室﹐以远一切腥秽之物﹑臭恶之炁﹑往来之声﹑女子之色﹐不止于触其真炁﹐而神亦厌之。
既出而复入﹐入而不出﹐则形神俱妙﹐与天地齐年而浩劫不死。
既入而复出﹐出而不入﹐如蝉脱蜕﹐迁神入圣。是以超凡脱俗﹐以为真人仙子﹐而在风尘之外﹑寄居三岛之洲者也。

以上三门为超凡入圣之诀,对应灵宝定观经第五六七侯鍊形为气,名曰真人。鍊气成神,名曰神人。鍊神合道,名曰至人


Tags: 道书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