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金丹直指》

2021-08-28 约 4566 字 预计阅读 10 分钟

昨天在博客來書店買了本《 經絡解密 卷六 腎經+奇經八脈》,挺好。以中醫的角度認識腎經。天一生水,養身護命從腎起。陰符經所謂沉水入火

今日繼續讀一短篇,《金丹直指》


《金丹直指》正統道藏中原文PDF

金丹直指

金丹直指序


餘著金丹十六頌,直言性命之奧,故以直指言之。
且明心見性,宗門事也,歸根複命,玄門事也。
宗玄異事,若不可比而同之,然玄謂之煉丹,宗謂之牧牛,抑以大樸既散,非煉之則無以返漓還淳;六戶既開,非牧之則無以澡黑露白。
曰煉曰牧,殊途同歸,曰玄曰宗,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餘自幼學時與世異好,慕道既切,訪師益廣。
淳祐壬寅年,遇赤城林君自然,以丹法授餘。又拉餘拜其師李真人,片言之間,盡得金火返還之要,且謂若悟性而後為之尤當也。
餘乃遍走叢林,請益諸老,繼聞宗陽碧虛方先生得紫陽張真人之傳,己酉仲春挾《直指》訪之,足始跨門,心已相照。
是歲季夏,有僧圓燦自莆田過餘,舉狗子話相契,因覽寶台和尚《千歲碑》,至服鉛汞句,執其義曰:鉛汞何物也?曰情性也。何也?可服歟?
曰以中道也。中者何?曰空不空、動非動也。
圓燦笑曰:予聞有二事,圓修者其謂是歟?
雖然,成丹之難,非賴巨有力者不能也。
次歲暮春,昊長者茸竹浦白雲庵,為餘二人地。
行之半月,工夫顯發,取紫陽張真人金丹並泥丸陳真人翠虛吟印之,節節符驗。
予益自信《直指》所言不妄。
或謂予曰:道之不明久矣,子自信可也,而以著書求信於人,恐柢益其紛紛耳。
餘應之曰:信者近於知,不信者近於不知也。古人所謂道不屬知,不屬不知,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
明眼底人試一展卷。
淳祐庚戌六月中漸日永嘉周無所住序。

煉丹牧牛,蓋偏重命、性而名之也。實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金丹直指

永嘉周無所住述

玄關一竅頌


一竅才通萬竅通,絲毫不動露真空。
個中便是真宗祖,認著依前又不中。

真土頌


真土從來名強立,學人不曉謾傍求。
若知真土為中道,何必騎牛更覓牛。

陽晶頌


全清絕點號陽晶,才有纖瑕便屬陰。
多少神仙皆不說,誰人肯向此留心。

玄牝頌


萬物芸芸,各歸其根。
識得根源,玄牝虛傳。

龍虎頌


龍虎猖狂,心念炎烈。
慧劍才揮,二獸俱滅。

鉛汞頌


欲識鉛汞,情性二物。
二物和合,還丹了畢。

真爐鼎頌


頭上頂天,腳下踏地。
中有一物,煆成寶器。

真藥物頌


天地之先,無根靈草。
一意製度,產成至寶。

斤兩頌


不圓不缺行中道,著意忘懷便落偏。
更言二八一斤數,開眼明明被孰瞞。

抽添頌


若問抽添法,縱擒怕覺遲。
調停無損益,方始證無為。
識得真心無不偏,自己不明被物轉。
可憐無限守株人,退鉛進汞錯方便。

火候頌


真火本無候,時人休強猜。
要知端的意,無去亦無來。

法度頌


清淨藥材,密意為丸。
十二時中,無念火煎。

口訣頌


意到心誠,湛然若凝。
晝夜無間,效驗自應。

沐浴頌


沐浴無他術,休尋卯酉中。
困眠饑吃飯,無日不春風。

工夫頌


百刻工夫一刻推,一刻還同十二時。
十二時中歸一念,念中無念始真奇。

溫養頌


恬淡無思慮,虛無任自然。
胎圓神自化,我命不由天。

或問


或問:《金丹直指》既明道要,但十六頌皆言性宗語,於命學恐或不然。

答曰:金丹諭本性長存,是名金剛不壞,即《悟真篇》金丹妙色之身,證真金慈相,昔龍女頓悟心珠,乃此法也。
學者罕明本性,向外馳求,說龍話虎,便為命學,無為之道,便為談空。噫,何見之偏?是未知盡性以至於命也。
性即命,命即性,空劫之先,性命混然,無名無字,才墮語言,便分為兩。但靜極不能不動,動則天命流行,動極複靜,天命之性歸根,依然空劫之體,無所虧欠。動靜循環,曷有止息。
是知出於命者謂之性,歸於性者謂之命,性命同出而異名也。安得性外求命,命外求性者乎?若不明動靜之機,便指性命為二事,一言之,又是錯認。
紫陽張真人雲:性命之道未備,則運心不普。
紫清白真人雲:若曉《金剛》、《圓覺》二經,則金丹之義自明,何必分別老釋之異同也。   

或問:老釋之教既同,而儒教同否?

答曰:教雖分三,道則一也。
學者根器不等,聞見淺深,各宗其宗,互相是非,皆失其本。
殊不知一身本具三教。儒指兩教為異端,則自昧本真,豈知無始以來,含一統而無遺哉。
故三教皆可入道,特患不得其門而入。
有能透徹釋老,豈謂孔聖異哉?
且以儒教言之,自堯傳之舜,舜傳之禹,禹傳之湯文武周公,湯文武周公傳之孔孟,皆心傳之妙。
釋教自世尊傳之迦葉,迦葉傳之阿難,亦以心印心。
道教自東華帝君傳之金闕帝君,金闕帝君傳之西王母,西王母皆以口口相傳,若明眼者未舉先知已落第二義,更從事於頰舌,轉沒交涉矣。
心傳之學,不外乎中之一字。
《書》曰:允執症中,《合論》曰:令眾生住於中道,《道德經》雲:不如守中,可謂天下無二道。
《莊子》曰:通於一,萬事畢,紫陽張真人雲:得一萬事畢是也。

或問:三教而一矣,吾聞道教有形神俱妙,或身外有身,儒釋有否?

答曰:釋教亦有之。且如達磨隻履西歸,布袋和尚身外有身,普化振錫,飛空智者空榻赴供仰山,見異僧騰空而去,豈非同一脈耶?
儒教則不然,蓋為人道之主,扶三綱正五常,乃有為之教,實無為之道,道同而教不同也。
 
或問:儒與釋老,道同而教不同。釋參禪,道修養,又安得釋與道同?敢再請其說。

答曰:天下無二道,聖人無兩心。子未明心地,故發此問。
參禪則製心一處,始掃至於無掃,禪是佛心,心為萬法之宗。
修養為抱元守一。初修至於無修,道為養神,神為萬物之主。神即心,心即道,道即禪也。
蓋無為大道者,離名相、無生死,常處虛空,無有纖礙,事來則應,事去則寂。如鑒照相,不留形跡,強名曰道。
學者至此,疑為談空寂,遂望風而退,殊不知談空者非空,非空即真空,真空故名曰一。一乃大道之祖,金丹之母,生靈之本。
老子雲:抱一為天下式,然無為之法不可便執為實,故《金剛經》雲: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殊。非具眼者,孰可語也!   

或問:釋老儒道同之說已備得其旨矣,但玄關一竅,玄牝之門,或以心腎為竅,口鼻為門,或曰非心非腎,非口非鼻,不知何者為是?

答曰:心腎口鼻之說,先輩誘人入道,又恐不明斯義,妄認肉塊孔竅,昧本來真空命脈,故曰非心腎口鼻以掃執泥,其實玄關一竅玄牝之門,皆謂人念頭起滅處。
老子雲: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紫清白真人雲:念頭動處是玄牝。
倘能親識得起滅處,即知虛無之穀、造化之母。
非惟金丹藥物火候等類,皆從此出,至於諸子百家,一大藏經,教工巧技藝,盡在其中矣。
紫陽張真人雲:此一竅亦無邊傍,更無內外。
紫清白真人雲:玄關一竅,其大無外,其小無內。
杏林石真人雲:一竅名玄牝,中藏氣與神是也。  

或問:玄關玄牝已知端的,真土陽晶其義何也?

答曰:土者,乃中之異名也。得其中者,性命混一,湛然圓明,是謂陽晶。
紫陽張真人雲:中央正位產玄珠,古雲產個明珠是真土。

或問:真土陽晶已知其意,龍虎鉛汞可得聞歟?

答曰:龍虎鉛汞者,謂人心念。念不停,如龍虎之猖狂,若鉛汞之難製。
海蟾劉真人雲:能乘乾馬奔龍去,解使坤牛駕虎歸。
紫陽張真人雲:鉛見火即飛,汞見火即走,苟得製伏之道,自然心中無心,念中無念,所謂降龍伏虎擒鉛製汞也。   

或問:龍虎鉛汞備知其義,爐鼎藥物其義雲何?

答曰:爐鼎以身譬之,藥物以心中之寶喻之,身外無心,心外無寶,豈離此心而求藥物,舍此身而覓鼎爐。所以道不遠人,而人自遠耳。
桓真人雲:心天本是六虛乾,身是坤兮兩廝牽。
紫清白真人雲:心中自有無限藥材,身中自有無限火符。
紫陽張真人雲:心屬乾,身屬坤,故曰乾坤鼎器。
然則然矣,此亦是誘學者反身克己,達本歸元之說。
苟能一念未萌,包含造化,豈非真爐鼎耶,外應諸緣,內心無惴,豈非真藥材也。

或問:鼎爐藥物已知其詳,火候法度、斤兩抽添不知何義?

答曰:火候法度等說,皆為偏於動靜,不得其中,故有此喻。
若能動靜相忘,不靜中靜,不動中動,所謂陰陽處中,真土會合,神仙之道畢矣。
紫陽張真人雲:火之燥、水之濫,不可不調和,故有斤兩法度。
先輩雲:不增不減,不抽不添是也。   

又問:火候法度已無可疑,工夫口訣其義何也?

答曰:工夫之說,譬如琴瑟螢篌,雖有妙音,不得妙指,終莫能發,況金丹者乎?
若得正傳,片言之下便可用功,隨有應驗。
不用年中取月,月中取日,日中取時,時中取刻。
亦不用子午卯酉、支幹屯蒙卦氣等說,但於行住坐臥清淨鈐鍵,陽氣自生。
紫陽張真人雲:修煉至此,泥丸風生,絳宮月明,丹田火熾。
泥丸陳真人雲:初時夾脊關脈開,其次膀胱如火然,內中兩腎如湯煎,時乎跳動衝心源。
又有一簇百脈之語,所謂工夫效驗。
然清淨鈐鍵之要,即杏林石真人雲:豈知丹妙訣,終日玩真空。
泥丸陳真人雲:當初聖祖留丹訣,無中生有作丹基。
《心印經》雲:存無守有。
老子雲:守靜篤。
所謂口訣真趣,先聖後聖同一舌頭,共一鼻孔,然則然矣,猶涉異路,更須不墮語言。
千聖不同途,太上老君未著經、群仙未形口訣以前,昆蟲草木,果熟脫體,尚能示變化之妙,抑亦口授,況人為物靈者乎?學者當具是眼。

又問:工夫口訣固已曉矣,未知沐浴溫養何義?

答曰:沐浴乃清淨之義,溫養謂中之義。
舍之益濫,操之益燥,出操舍之外者,曰溫養。
心清淨則塵不染,致諸中則道無為,無為而無不為矣。
杏林石真人雲:溫養無他術,無中養就兒。

或問:《十六頌》已得其要,所謂結胎脫體之說,不知果有否?

答曰:結胎脫體,譬超凡入聖之意,但能心不附物,神歸氣複,所謂換結聖胎也。
抱養月深,神全氣化,所謂脫體也。
古雲順之則凡,逆之則聖。
虛靖天師雲:神若出,便收來,神返身中氣自回,如此朝朝與暮暮,自然赤子產真胎。
本來子雲:神在身則生,神去身則死。
紫清白真人雲:身外有身為脫體。
《楞嚴經》雲:形神出胎,親為佛子,其心離身,去住自由是也。
紫陽張真人雲:丹是色身妙寶,法身即是真心,從來無色亦無音,一體不須兩認。  

或問:結胎脫體之說固已曉矣,不知幾日可成沅?諸書所說或一日或三日或百日,或一年九載,或片餉,或不在三年九載,此心尚疑。

答曰:年月之說,先輩與後學分量有利鈍,工夫有淺深,故有久近之分,實不過發明攢簇之機。
天之一寒一暑,人之一晝一夜,息之一出一入也。
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候,一年三萬六千之刻,可奪三萬六千之數,是謂握陰陽之樞機,盜天地之造化,隻在當人一念中耳。
心誌堅確,工夫純一,時節若至,其理自彰。
靈源曹真人雲:堅心一誌向前修,成與不成無必取。
又豈專於限量耶?
但能清靜無為,湛然若存,何慮不形神俱妙,與道合真哉?
與道合真,則金丹假名耳。
玄關玄牝,真土陽晶,龍虎鉛汞,爐鼎藥物,斤兩火候,抽添法度,工夫口訣,沐浴溫養,眾妙之說,不可有心求,不可無心得,不著有不著無。
孔子借世尊口說,共老子耳聞,聞非聞,說非說,一顆金丹色非色,當場拈出與君看,通身是口吞不得。

或問:金丹之說深而不可求,求而不可得,如群仙歌詩契論,皆隱秘幽微,不可直指其義,今先生所指過直,無乃大淺乎?

予曰:不然,昔神仙欲人自求其道、故寓淺於深,而人不知。
今予欲人皆知其道,故寓深於淺,而人易求。
如孔子性與天道,雖高弟不可得聞,至於孟子語告子則明白洞達。
老子謂之微妙玄通,似難求也,然又曰吾道甚易知,甚易行,亦未嚐大探也。
世尊謂幽固深遠,無人能到,亦似乎深也,然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又何深哉?
子所謂指過直,無乃大淺,豈其然乎?

此篇乃水中火發後之無為境界描述。讀者需參之。蓋作者乃幼年慕道,色身強健,煉精化氣之關自然而達。

今世之人,色身漏泄過多,需以有為法強命後,續以無為法養之。

若單以牧牛之法,恐墜頑空。頑空真空之異,以崔公入藥鏡所說水怕幹,火怕寒。差毫發,不成丹。觀之。簡單的驗證就是不畏寒冷,常有口水則法有效驗,否則需以有為法補漏。


Tags: 道書

author

Jesse Lau

網名遁去的一,簡稱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蘭至今,自由職業者。手搓的GPTs
本文采用知識共享署名 4.0 國際許可協議進行許可。簡而言之,可隨意轉發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