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金丹直指》

2021-08-28 约 4665 字 预计阅读 10 分钟

昨天在博客来书店买了本《 经络解密 卷六 肾经+奇经八脉》,挺好。以中医的角度认识肾经。天一生水,养身护命从肾起。阴符经所谓沉水入火

今日继续读一短篇,《金丹直指》


《金丹直指》正统道藏中原文PDF

金丹直指

金丹直指序


余著金丹十六颂,直言性命之奥,故以直指言之。
且明心见性,宗门事也,归根复命,玄门事也。
宗玄异事,若不可比而同之,然玄谓之炼丹,宗谓之牧牛,抑以大朴既散,非炼之则无以返漓还淳;六户既开,非牧之则无以澡黑露白。
曰炼曰牧,殊途同归,曰玄曰宗,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余自幼学时与世异好,慕道既切,访师益广。
淳祐壬寅年,遇赤城林君自然,以丹法授余。又拉余拜其师李真人,片言之间,尽得金火返还之要,且谓若悟性而后为之尤当也。
余乃遍走丛林,请益诸老,继闻宗阳碧虚方先生得紫阳张真人之传,己酉仲春挟《直指》访之,足始跨门,心已相照。
是岁季夏,有僧圆灿自莆田过余,举狗子话相契,因览宝台和尚《千岁碑》,至服铅汞句,执其义曰:铅汞何物也?曰情性也。何也?可服欤?
曰以中道也。中者何?曰空不空、动非动也。
圆灿笑曰:予闻有二事,圆修者其谓是欤?
虽然,成丹之难,非赖巨有力者不能也。
次岁暮春,昊长者茸竹浦白云庵,为余二人地。
行之半月,工夫显发,取紫阳张真人金丹并泥丸陈真人翠虚吟印之,节节符验。
予益自信《直指》所言不妄。
或谓予曰:道之不明久矣,子自信可也,而以著书求信于人,恐柢益其纷纷耳。
余应之曰:信者近于知,不信者近于不知也。古人所谓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
明眼底人试一展卷。
淳祐庚戌六月中渐日永嘉周无所住序。

炼丹牧牛,盖偏重命、性而名之也。实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金丹直指

永嘉周无所住述

玄关一窍颂


一窍才通万窍通,丝毫不动露真空。
个中便是真宗祖,认著依前又不中。

真土颂


真土从来名强立,学人不晓谩傍求。
若知真土为中道,何必骑牛更觅牛。

阳晶颂


全清绝点号阳晶,才有纤瑕便属阴。
多少神仙皆不说,谁人肯向此留心。

玄牝颂


万物芸芸,各归其根。
识得根源,玄牝虚传。

龙虎颂


龙虎猖狂,心念炎烈。
慧剑才挥,二兽俱灭。

铅汞颂


欲识铅汞,情性二物。
二物和合,还丹了毕。

真炉鼎颂


头上顶天,脚下踏地。
中有一物,煅成宝器。

真药物颂


天地之先,无根灵草。
一意制度,产成至宝。

斤两颂


不圆不缺行中道,着意忘怀便落偏。
更言二八一斤数,开眼明明被孰瞒。

抽添颂


若问抽添法,纵擒怕觉迟。
调停无损益,方始证无为。
识得真心无不偏,自己不明被物转。
可怜无限守株人,退铅进汞错方便。

火候颂


真火本无候,时人休强猜。
要知端的意,无去亦无来。

法度颂


清净药材,密意为丸。
十二时中,无念火煎。

口诀颂


意到心诚,湛然若凝。
昼夜无间,效验自应。

沐浴颂


沐浴无他术,休寻卯酉中。
困眠饥吃饭,无日不春风。

工夫颂


百刻工夫一刻推,一刻还同十二时。
十二时中归一念,念中无念始真奇。

温养颂


恬淡无思虑,虚无任自然。
胎圆神自化,我命不由天。

或问


或问:《金丹直指》既明道要,但十六颂皆言性宗语,于命学恐或不然。

答曰:金丹谕本性长存,是名金刚不坏,即《悟真篇》金丹妙色之身,证真金慈相,昔龙女顿悟心珠,乃此法也。
学者罕明本性,向外驰求,说龙话虎,便为命学,无为之道,便为谈空。噫,何见之偏?是未知尽性以至于命也。
性即命,命即性,空劫之先,性命混然,无名无字,才堕语言,便分为两。但静极不能不动,动则天命流行,动极复静,天命之性归根,依然空劫之体,无所亏欠。动静循环,曷有止息。
是知出于命者谓之性,归于性者谓之命,性命同出而异名也。安得性外求命,命外求性者乎?若不明动静之机,便指性命为二事,一言之,又是错认。
紫阳张真人云:性命之道未备,则运心不普。
紫清白真人云:若晓《金刚》、《圆觉》二经,则金丹之义自明,何必分别老释之异同也。   

或问:老释之教既同,而儒教同否?

答曰:教虽分三,道则一也。
学者根器不等,闻见浅深,各宗其宗,互相是非,皆失其本。
殊不知一身本具三教。儒指两教为异端,则自昧本真,岂知无始以来,含一统而无遗哉。
故三教皆可入道,特患不得其门而入。
有能透彻释老,岂谓孔圣异哉?
且以儒教言之,自尧传之舜,舜传之禹,禹传之汤文武周公,汤文武周公传之孔孟,皆心传之妙。
释教自世尊传之迦叶,迦叶传之阿难,亦以心印心。
道教自东华帝君传之金阙帝君,金阙帝君传之西王母,西王母皆以口口相传,若明眼者未举先知已落第二义,更从事于颊舌,转没交涉矣。
心传之学,不外乎中之一字。
《书》曰:允执症中,《合论》曰:令众生住于中道,《道德经》云:不如守中,可谓天下无二道。
《庄子》曰:通于一,万事毕,紫阳张真人云:得一万事毕是也。

或问:三教而一矣,吾闻道教有形神俱妙,或身外有身,儒释有否?

答曰:释教亦有之。且如达磨只履西归,布袋和尚身外有身,普化振锡,飞空智者空榻赴供仰山,见异僧腾空而去,岂非同一脉耶?
儒教则不然,盖为人道之主,扶三纲正五常,乃有为之教,实无为之道,道同而教不同也。
 
或问:儒与释老,道同而教不同。释参禅,道修养,又安得释与道同?敢再请其说。

答曰: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子未明心地,故发此问。
参禅则制心一处,始扫至于无扫,禅是佛心,心为万法之宗。
修养为抱元守一。初修至于无修,道为养神,神为万物之主。神即心,心即道,道即禅也。
盖无为大道者,离名相、无生死,常处虚空,无有纤碍,事来则应,事去则寂。如鉴照相,不留形迹,强名曰道。
学者至此,疑为谈空寂,遂望风而退,殊不知谈空者非空,非空即真空,真空故名曰一。一乃大道之祖,金丹之母,生灵之本。
老子云:抱一为天下式,然无为之法不可便执为实,故《金刚经》云: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殊。非具眼者,孰可语也!   

或问:释老儒道同之说已备得其旨矣,但玄关一窍,玄牝之门,或以心肾为窍,口鼻为门,或曰非心非肾,非口非鼻,不知何者为是?

答曰:心肾口鼻之说,先辈诱人入道,又恐不明斯义,妄认肉块孔窍,昧本来真空命脉,故曰非心肾口鼻以扫执泥,其实玄关一窍玄牝之门,皆谓人念头起灭处。
老子云: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紫清白真人云:念头动处是玄牝。
倘能亲识得起灭处,即知虚无之谷、造化之母。
非惟金丹药物火候等类,皆从此出,至于诸子百家,一大藏经,教工巧技艺,尽在其中矣。
紫阳张真人云:此一窍亦无边傍,更无内外。
紫清白真人云:玄关一窍,其大无外,其小无内。
杏林石真人云:一窍名玄牝,中藏气与神是也。  

或问:玄关玄牝已知端的,真土阳晶其义何也?

答曰:土者,乃中之异名也。得其中者,性命混一,湛然圆明,是谓阳晶。
紫阳张真人云:中央正位产玄珠,古云产个明珠是真土。

或问:真土阳晶已知其意,龙虎铅汞可得闻欤?

答曰:龙虎铅汞者,谓人心念。念不停,如龙虎之猖狂,若铅汞之难制。
海蟾刘真人云:能乘乾马奔龙去,解使坤牛驾虎归。
紫阳张真人云:铅见火即飞,汞见火即走,苟得制伏之道,自然心中无心,念中无念,所谓降龙伏虎擒铅制汞也。   

或问:龙虎铅汞备知其义,炉鼎药物其义云何?

答曰:炉鼎以身譬之,药物以心中之宝喻之,身外无心,心外无宝,岂离此心而求药物,舍此身而觅鼎炉。所以道不远人,而人自远耳。
桓真人云:心天本是六虚乾,身是坤兮两厮牵。
紫清白真人云:心中自有无限药材,身中自有无限火符。
紫阳张真人云:心属乾,身属坤,故曰乾坤鼎器。
然则然矣,此亦是诱学者反身克己,达本归元之说。
苟能一念未萌,包含造化,岂非真炉鼎耶,外应诸缘,内心无惴,岂非真药材也。

或问:鼎炉药物已知其详,火候法度、斤两抽添不知何义?

答曰:火候法度等说,皆为偏于动静,不得其中,故有此喻。
若能动静相忘,不静中静,不动中动,所谓阴阳处中,真土会合,神仙之道毕矣。
紫阳张真人云:火之燥、水之滥,不可不调和,故有斤两法度。
先辈云:不增不减,不抽不添是也。   

又问:火候法度已无可疑,工夫口诀其义何也?

答曰:工夫之说,譬如琴瑟萤篌,虽有妙音,不得妙指,终莫能发,况金丹者乎?
若得正传,片言之下便可用功,随有应验。
不用年中取月,月中取日,日中取时,时中取刻。
亦不用子午卯酉、支干屯蒙卦气等说,但于行住坐卧清净钤键,阳气自生。
紫阳张真人云:修炼至此,泥丸风生,绛宫月明,丹田火炽。
泥丸陈真人云:初时夹脊关脉开,其次膀胱如火然,内中两肾如汤煎,时乎跳动冲心源。
又有一簇百脉之语,所谓工夫效验。
然清净钤键之要,即杏林石真人云:岂知丹妙诀,终日玩真空。
泥丸陈真人云:当初圣祖留丹诀,无中生有作丹基。
《心印经》云:存无守有。
老子云:守静笃。
所谓口诀真趣,先圣后圣同一舌头,共一鼻孔,然则然矣,犹涉异路,更须不堕语言。
千圣不同途,太上老君未著经、群仙未形口诀以前,昆虫草木,果熟脱体,尚能示变化之妙,抑亦口授,况人为物灵者乎?学者当具是眼。

又问:工夫口诀固已晓矣,未知沐浴温养何义?

答曰:沐浴乃清净之义,温养谓中之义。
舍之益滥,操之益燥,出操舍之外者,曰温养。
心清净则尘不染,致诸中则道无为,无为而无不为矣。
杏林石真人云:温养无他术,无中养就儿。

或问:《十六颂》已得其要,所谓结胎脱体之说,不知果有否?

答曰:结胎脱体,譬超凡入圣之意,但能心不附物,神归气复,所谓换结圣胎也。
抱养月深,神全气化,所谓脱体也。
古云顺之则凡,逆之则圣。
虚靖天师云: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如此朝朝与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
本来子云:神在身则生,神去身则死。
紫清白真人云:身外有身为脱体。
《楞严经》云:形神出胎,亲为佛子,其心离身,去住自由是也。
紫阳张真人云:丹是色身妙宝,法身即是真心,从来无色亦无音,一体不须两认。  

或问:结胎脱体之说固已晓矣,不知几日可成沅?诸书所说或一日或三日或百日,或一年九载,或片饷,或不在三年九载,此心尚疑。

答曰:年月之说,先辈与后学分量有利钝,工夫有浅深,故有久近之分,实不过发明攒簇之机。
天之一寒一暑,人之一昼一夜,息之一出一入也。
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候,一年三万六千之刻,可夺三万六千之数,是谓握阴阳之枢机,盗天地之造化,只在当人一念中耳。
心志坚确,工夫纯一,时节若至,其理自彰。
灵源曹真人云:坚心一志向前修,成与不成无必取。
又岂专于限量耶?
但能清静无为,湛然若存,何虑不形神俱妙,与道合真哉?
与道合真,则金丹假名耳。
玄关玄牝,真土阳晶,龙虎铅汞,炉鼎药物,斤两火候,抽添法度,工夫口诀,沐浴温养,众妙之说,不可有心求,不可无心得,不著有不著无。
孔子借世尊口说,共老子耳闻,闻非闻,说非说,一颗金丹色非色,当场拈出与君看,通身是口吞不得。

或问:金丹之说深而不可求,求而不可得,如群仙歌诗契论,皆隐秘幽微,不可直指其义,今先生所指过直,无乃大浅乎?

予曰:不然,昔神仙欲人自求其道、故寓浅于深,而人不知。
今予欲人皆知其道,故寓深于浅,而人易求。
如孔子性与天道,虽高弟不可得闻,至于孟子语告子则明白洞达。
老子谓之微妙玄通,似难求也,然又曰吾道甚易知,甚易行,亦未尝大探也。
世尊谓幽固深远,无人能到,亦似乎深也,然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又何深哉?
子所谓指过直,无乃大浅,岂其然乎?

此篇乃水中火发后之无为境界描述。读者需参之。盖作者乃幼年慕道,色身强健,炼精化气之关自然而达。

今世之人,色身漏泄过多,需以有为法强命后,续以无为法养之。

若单以牧牛之法,恐坠顽空。顽空真空之异,以崔公入药镜所说水怕干,火怕寒。差毫发,不成丹。观之。简单的验证就是不畏寒冷,常有口水则法有效验,否则需以有为法补漏。


Tags: 道书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