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崔公入药镜注解》

2021-08-16 约 6474 字 预计阅读 13 分钟

这几日看了些道书,提到《入药镜》,于道藏中找到混然子王玠所注本。

前已读过混然子所注《太上老君说常清静妙经》,今日再读一下《入药镜》


《崔公入药镜注解》正统道藏中原文PDF

崔公入药镜注解

崔公入药镜注解序

神仙之学,岂凡夫俗子之可闻。必是大根大器决烈丈夫、明眼高士之可为也。
且夫学者为者何事?外则穷天地施化之理,内则明身心运用之机。
然虽如是,仲尼若不遇老子亲授,故无犹龙之叹。
瞿昙不是古圣再来,岂有出世之见。
所以学者如牛毛,达者如麟角。
此无他,在乎得传与不得传耳。
神仙之学,不过修炼性命,返本还源而已。采先天一炁以为丹母,运后天之气以行火候。
以火炼性,则金神不坏。以火炼其命,则道气长存。
换尽阴浊之躯,变成纯阳之体,神化自在,应运无穷,岂不奇哉。
余见其今之学仙者纷纷之多,及至与其辩论真诀,人各偏执一见,不合先师正传之道。
观其《崔公入药镜》八十二句,言简而意尽,贯穿诸丹经之骨髓。
予不愧管窥之见,遂将吾师所授口诀,每四句下添一注脚,剖露玄机,作人天眼目。
后之来者与我同志,试留心玩诵,断断有神告心悟之效无疑也。
或者有云吾注不足为信,而崔公之言当以为实,依而行之,信而从之,运炼一身,则学仙之能事毕矣。
脩江混然子序。

元时学仙人士甚多,七真得道后大盛也

崔公入药镜注解

混然子注


先天炁,后天炁。得之者,常似醉。

先天炁者,乃元始祖炁也。此祖炁在人身天地之正中,生门密户悬中高处,天心是也。
神仙修炼,止是采取先天一炁,以为丹母。
后天炁者,乃一呼一吸,一往一来,内运之炁也。
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呼则龙吟而云起,吸则虎啸而风生。
绵绵若存,归于祖炁内外混合,结成还丹。
自觉丹田火炽,畅于四肢。如痴如醉,美在其中。此所以得之者常似醉也。
《道德经》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易·坤卦》云: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如斯之谓也。

由呼吸炼之


日有合,月有合。穷戊己,定庚甲。

日月者,太阳太阴也。
天有黄道为度,三百六十五度四之一。
其运转也,一日一周。日月行乎其间,往来上下,迭为出入,此所以分昼夜而定寒暑也。
当冬至之节,一阳生于复,日从北行,月从南行。
夏至之节,一阴生于姤,日从南行,月从北行。
日行一日一度,至三十度,与太阴会。
月本无光,借日之光。月行一日十二度有零,至三十日,行满周天之度。
每月晦朔,与太阳同会所行之宫,日月合壁,晦象年终,朔象岁首,会而复离,离而复还。
月因日以受其明,阳魂渐长,阴魄渐消。
至初八日夜,阳半阴半为上弦;至十五日夜,与日对照为望,故圆。
圆满之极,其理当亏,于是阴魄渐长,阳魂渐消。
至二十三日夜,阴半阳半为下弦;至三十日夜为晦,又复与日同会。
此天之日有合,月有合也。
反求于身,吾身一天地,亦有日月也。
以身为乾坤,以坎离为药物,以日月运行为火候。
百姓日用而不知,岂知行之。吾身与天地日月无不同也。
当作丹之时,运日月之双轮,簇阴阳于一息,日月归鼎,阴阳媾精,烹之炼之,结成圣胎。
此吾身日有合、月有合也。
了真子曰:玉池常滴阴阳髓,金鼎时烹日月精是也。
既明日月之合,必穷戊己之源。
戊己者,中央土也。
水火分为上下,木金列于东西。木为火母,金为水母,若非戊己之功,水火不能既济,金木不得归并。
当施化之际,是用戊土从坎起,进之以阳火,己土从离降,退之以阴符,摄回四象而同炉,此戊己之功也。
既穷戊己之理,必定庚甲之方。
庚西方,金也、情也、虎也。甲东方,木也、性也、龙也。
言人之情,好于驰骋,见物即逐,如虎猖狂,故每伤于性。
性被情迷,不能为主,如龙奔腾,故二物间隔。
大修行人,制之不难。遇此时正好下手施功,须仗黄婆媒合,旋斗柄之机,一息之间即得金木归并,情性合一,龙虎入鼎,心虚湛然,此所以定庚甲也。丹家妙用,宜乎生甲生庚,学者不可不知也。

一息之间即得金木归并,情性合一,仍是胎息


上鹊桥,下鹊桥。天应星,地应潮。

人身夹脊,比天之银河也。银河阻隔,而有灵鹊作桥,故有鹊桥之说。人之舌亦言鹊桥也。
凡作丹之时,以黄婆引婴儿上升泥丸,与姹女交会,名曰上鹊桥也。
黄婆复徘徊,笑引婴儿姹女同归洞房,必从泥丸而降,故曰下鹊桥也。
黄婆、婴儿、姹女非真有也,乃譬喻之说,无出乎身、心、意三者而已。
默运之功,内仗天罡斡运,外用斗柄推迁。
起火之时,觉真气腾腾上升,如潮水之初起,直上逆流,故曰天应星、地应潮也。
丹经云:工夫容易药非遥,拨动天轮地应潮是也。

夹脊要通


起巽风,运坤火。入黄房,成至宝。

作丹之法,乃炼吾身中真铅真汞也。
铅遇癸生之时,便当鼓动巽风,扇开炉鞴,运动坤宫之火,沉潜于下,抽出坎中之阳,去补离中之阴,成乾之象,复归坤位而止,片晌之间,发火煅炼,铅清汞洁,结成空炁金胎,历劫不坏,此所以入黄房成至宝也。
《度人经》云: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十转回灵,万炁齐仙。
萧廷芝云:大药三般精、气、神,天然子母互相亲,回风混合归真体,煅炼工夫日日新。是也。

鼓动臣火民火


水怕干,火怕寒。差毫发,不成丹。

修真内炼之要,鼎中之水不可干,炉内之火不可寒。
《丹经》所谓:金鼎常留汤火暖,玉炉不要火教寒是也。
以外丹言之,凡作丹之时,行武炼文烹之功,大要调和火力。
若用之太过,则火燥水滥,不及则水干火寒。
务在行之停句,一刻周天,水火既济,鼎内丹结,自然而然也。若差之毫发不成丹矣。
仙师云:药有老嫩,火有斤两,学者不可不知。
了真子有云乎:七返九还须识主,工夫毫发不容差。
《悟真篇》云:大都全藉修持力,毫发差殊不作丹。是也。

口干腹寒则不对


铅龙升,汞虎降。驱二物,勿纵放。

铅者,坎中一点真阳,谓之龙也。汞者,离中一点真阴,谓之虎也。
凡作丹之时,飞戊土抽坎中之铅,木生火而炎,上升泥丸,龙从火里出,故曰铅龙升也。
用己土摄离中之汞,金生水而流,下降丹田,虎向水中生,故曰汞虎降也。
擒捉之功,非加武火之力,则铅龙不升。
非用文火之力,则汞虎不降。
一息周流妙在坚刚,着力擒龙虎入鼎,烹炼化为玉浆,故曰驱二物,勿纵放也。
张紫阳云:西山白虎性猖狂,东海青龙不可当,两手捉来令死斗,炼成一块紫金霜。是也。

虚心实腹 冰心暖腹


产在坤,种在乾。但至诚,法自然。

张紫阳云:要知产药川源处,只在西南是本乡。此所以言吾身西南方,乃坤位也。
人腹为坤,人首为乾,坤居下为炉,乾居上为鼎。
金丹大药产在坤,种在乾。
凡作丹采药之时,必从坤位发端,沉潜尾闾温养。见龙当加武火,逼逐真阳之气,逆上乾宫交姤,复还坤位而止,猛烹极煅,结成至宝。
故曰产在坤,种在乾。
其中复有先天产药之时,观心吸神,握定不泄,皆助火侯之力。
古仙往往秘而不言,此最上机关,人谁知之。
行持之间,唯在存诚。野战防危,法天象地,应化自然。故曰:但至诚法自然也。

猛烹极煅武火之力


盗天地,夺造化。攒五行,会八卦。

提挈天地,握定阴阳,攒簇五行,合会八卦,此神仙之学也。
天地者,即乾坤也。造化者,即阴阳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八卦者,乾坤坎离震巽艮兑是也。
且夫天地之大,造化之深,五行分布,八卦环列,以何术能盗之夺之、攒之会之?
盗者,窃也。夺者,取也。攒者,簇也。会者,合也。
此言丹家之法,妙在口传。凡作丹真诀,只在些儿消息。
待时至气化,药产神知,便当闭风关,塞艮户,斡天罡,旋斗柄,运符火之一息,簇三千六百之正炁,回七十二侯之要津,颠倒五行,会合八卦,总归土釜,牢固封闭,须臾调泄火发,武炼猛烹,结成圣胎。
所以一刻工夫,夺一年之节候。
《丹经》云:人心若与天心合,颠倒阴阳只片时。此即一呼一吸能夺造化。
人一日有一万三千五百呼,一万三千五百吸。一呼一吸为一息,则一息之间,潜夺天运一万三千五百年之数。一年三百六十日,四百六十八万息,潜夺天运四百八十六万年之数。于是换尽阴浊之躯,变成纯阳之体,神化自在,聚则成形,散则成风,出有入无,隐显莫测,岂不奇哉。

黄易小说破碎虚空:天地一太极,人身一太极,太极本为一,因心成大小,因意成内外,若能去此心意,岂有内外之分、你我之别,天地既无尽,人身岂有尽,尽去诸般相


水真水,火真火。水火交,永不老。

水居北方,在卦为坎,在身为肾。
火居南方,在卦为离,在身为心。
水中藏火,火中藏水。
人心中一点真液,乃真水也。肾中一点真阳,乃真火也。
水火分于上下,何由而交之?
必假戊己真土擒制逼逐,得其真火上升,真水下降,同归土釜。
水火既济,结成金丹,一炁纯阳与天齐寿。故曰水火交,永不老也。

山巅取水,海底觅火


水能流,火能焰。在身中,自可验。

水在上,故能流润于下;火在下,故能炎焰于上,此天地水火升降自然之理。
人身作丹,运用之时,亦复如是。故曰:在身中自可验也。

天要下雨,海要升腾


是性命,非神气。水乡铅,只一味。

性即神也,命即气也。性命混合,乃先天之体也;神气运化,乃后天之用也,故曰:是性命,非神气也。
修炼之士欲得其性灵命固,从下手之初,必是采水乡之铅。水乡铅者,坤因乾破而为坎,坎水中而有乾金,金为水母,母隐子胎,一点真阳居于此处,遇身中子时阳动之际,急急采之。
紫阳所谓铅遇癸生须急采,采时须以徘徊之意引火逼金,正所谓火逼金行颠倒转,自然鼎内大丹凝。
只此一味,为大道之根。
云房云:生我之门死我户,几个惺惺几个悟,夜来铁汉细寻思,长生不死由人做。
指此一味,直欲世人于此寻之,方是炼丹之本。
丹经云:好把真铅着意寻,华池一味水中金。是也。

水中火发


归根窍,复命关。贯尾闾,通泥丸。

作丹妙用,要明玄关一窍,一性正位,万化归根复命之道,必由三关而转。故曰归根窍,复命关也。
当复命之时,飞神海底,存火熏蒸,精化为气,拨动顶门关捩,从尾闾徐徐提起,直上泥丸,交姤炼气化为神。神居泥丸为本宫,则有万神朝会。故曰贯尾闾,通泥丸也。
火师汪真君奥旨云:夹脊三关透顶门,衔花骑鹿走如云,捉花骑鹿踏云去,霍地牛车前面迎。
《黄庭经》云:子欲不死修昆仑。
《还元篇》云:悟道显然明廓落,闲闲端坐运天关。
《道德经》云: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其说是已。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


真橐龠,真鼎炉。无中有,有中无。

橐者,虚器也,鞴也。龠者,其管也,窍也。言人昼夜一呼一吸之气,气为之风,如炉鞴之抽动,风生于管,炉火自炎,久久心息相依,丹田如常温暖,此吾身有真鞴龠也。
《道德经》云: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是也。
鼎者,乾也,性也。炉者,坤也,命也。
既鼓动吾身之橐龠,必采药物以入鼎。
采药之时,加武火之功,以性斡运于内,以命施化于外,片晌之间乾坤合一,神炁交会,结成还丹,以为圣胎。故曰真鼎炉也。
既得还丹成象,以文火温养,虚心以守其性,实腹以养其命,恍惚杳冥之中,无中生有,有中生无,此即静极复动,动极复静。故曰无中有,有中无也。

息息如此


托黄婆,媒姹女。轻轻地,默默举。

黄婆、姹女,皆强名也。黄婆者,坤土也,即戊己土也,又言意也。
姹女,兑金也。兑为少女,金隐水中。
凡作丹必托黄婆为媒,通姹女之情,以戊土藏火,火逼金行。
当起火之初,受炁且柔,要当拨转顶门关捩,从尾闾穴轻轻地默默而举,须臾火力炽盛,河车不可暂停,运入南宫复还元位,嫁与金公而作老郎。
崔公苦口叮咛,以谓世人不达还丹之旨,故喻托以黄婆媒于姹女,直欲世人晓此理也。
《悟真篇》云:姹女游行自有方,前行须短后须长,归来却入黄婆舍,嫁个金公作老郎。是也。

轻轻默默


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

意者,性之用,即真土也。一日之内十二时辰,有一年之节侯,自子时至辰巳六时属阳,自午时至戌亥六时属阴。
一阳来复,身中子时也。一阴生姤,身中午时也。
且夫水火间于南北,木金隔于东西,此四象何由而合,必假意以通消息。
是以天地造化一刻可夺。一日之内十二时中,无昼无夜,念兹在兹,常惺惺地。
动念以行火,息念以温养火。此所以意所到,皆可为也。

意到神气相抱


饮刀圭,窥天巧。辨朔望,知昏晓。

饮者,宴也。刀者,水中金也。圭者,戊己真土也。
言作丹采药之时,必采水中之金,金不得自升,必假戊土化火,逼逐金行,度上泥丸。
金至此化为真液,如琼浆甘露,一滴落于黄庭,宴之味之,津液甘美。故曰饮刀圭也。
窥者,观也。言能观天道运化之功,遂执天而行,旋吾身斗柄之机,一刻之间能夺天地造化。故曰窥天巧也。
《阴符经》所谓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纯阳诗曰:纵横北斗心机巧,颠倒南辰胆气雄。是也。
辨朔望者,以一岁言之,冬至为朔,夏至为望;以一月言之,初一为朔,十五日为望;以一日言之,子时为朔,午时为望;以一时言之,初一刻为朔,正四刻为望;以六十四卦言之,复卦为朔,姤卦为望。以一身言之,尾闾穴为朔,泥丸为望;子宫进火为朔,午位退符为望。
既明此理,又要知其晓昏。昏者,暮也。晓者,朝也。于卦有朝屯暮蒙之理,一卦六爻,颠倒用之,遂为两卦。朝屯一阳生于下,暮蒙一阴生于上,一阳一阴,一进一退,人身运化,与天地同也。达此理者,可以长生久视,与锺吕并驾,同日而语矣。有何疑哉。

如久旱甘露


识浮沉,明主客。要聚会,莫间隔。

浮者,汞也。沉者,铅也。离汞居上曰浮,坎铅居下曰沉。
修丹之诀,沉者必使其升,浮者可使其降。故曰识浮沉也。
既识浮沉,须明主客。主者,命也。客者,性也。有身则有命,有命则有性。性依命立,命从性。是以命为性之母,故为主;性为命之子,故为客。日逐之间,借身为用,仙师所谓让他为主我为宾是也。
既明主客,以铅汞而同炉,主客而同室,绵绵若存,于二六时中,回光返照,打成一片,道满太虚。
若夫时至气化,机动籁呜,火从脐下而发,水向顶中而生,其妙自有不期然而然者。
孔子所谓: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程子亦云:常心要在腔子裹。
虚靖天师曰:神一出便收来,神返身中炁自回,如此朝朝与暮暮,自然赤子产灵胎。
此所以要聚会,莫间隔也。

铅汞合,主客融


采药时,调火功。受气吉,防成凶。

采药时者,乃身中一阳来复之时也。于斯时则当闭关,行火之功。
妙在调泄停匀,从三关运转,一举三时,周流复位,万气凝真。
当此之时,独受于我神之畅快,喜庆难言。故曰受炁吉也。
行火退符之间,务在存诚一念,不可间断。
设或纤毫差失,遂成凶矣。
密意防护,不可不谨,是用野战防危。故曰防成凶也。
《丹经》云:配合虎龙交姤处,此时如过小桥时。是也。
或曰:性静无为,要坐便坐,要眠便眠,何必辨采药调火。盖不知有造化者耳,未足与议也。

破顽空


火候足,莫伤丹。天地灵,造化怪。

炼得黄芽满鼎,白雪漫天,婴儿成象,故火候足也。
火侯既足,只宜沐浴温养。若不知止足,妄意行火,反伤丹矣。
丹成之后,天地混合,神炁自灵,仙师所谓虚室生白,神明自来,故曰天地灵也。
当此之时,宜加宝爱,调息务在微细,于静定之中,内不出,外不入,形忘物忘,心同太虚,一炁纯阳,故造化怪也。

文武兼备


初结胎,看本命。终脱胎,看四正。

祖劫天根,居混沌之中,乃为结胎之所。
下手之初,炼精化为炁,炼气化为神,炼神化为虚,炼虚合道,结为圣胎。
初结胎之时,常于命蒂守之。故曰初结胎,看本命也。
十月胎圆,移神上居泥丸,调神出壳,直待功成行满,上帝诏临,打破虚空,真人上举,驾红云,跨白鹤,东西南北无所往而不可。故曰终脱胎,看四正。
《静中吟》云:一朝功满人不知,四面皆成夜光阙。是也。

胎从伏气中结


密密行,句句应。

此二句总结前八十句,言大道金丹,进火退符,夺造化之妙诀,行之一身,如空谷之应声,阳燧之取火,方诸之取水,神通气感,何其速之如是。故曰密密行,句句应。
丹经云:视之不见听不闻,及至呼时又却应。是也。

退藏于密

挂金索


一更端坐,下手调元炁。混沌无言,绝念存真意。呼吸绵绵,配合居中位。拨转些儿,黍米藏天地。

二更清净,心要常虚守。默默回光,照见无中有。赶退群魔,振地金狮吼。顷刻功成,便与天齐寿。

三更鸡叫,冬至阳初动。取坎填离,直向泥丸送。火运周天,炉内铅投汞。九转丹成,白雪飞仙洞。

四更安乐,万事都无想。水满华池,浇灌灵根长。静裹乾坤,仙乐频频响。道大冲虚,名挂黄金榜。

五更月落,渐觉东方晓。谷里真人,已见分明了。玉户鸾骖,金顶龙蟠绕。打破虚空,万道金光皎。


Tags: 道书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