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碧虚子亲传直指》

2021-08-17 约 4036 字 预计阅读 9 分钟

连读几日道藏,千言万语不离虚心实腹四字。

今日又看到一短篇《碧虚子亲传直指》,续读之。


《碧虚子亲传直指》正统道藏中原文PDF

碧虚子亲传直指

碧虚子亲传直指


仆自幼学道,弱冠弃家,遍历江湖,求参道德。 诵祖师张紫阳以来诸先生丹经词曲传记。熟研精思,寻文求意。 又遍参道契高士,穷历大道之要。 后游诸名山大川洞府福地,祷求石壁碑记。 晚遇海琼先生,授以大道之要。 又遇安然居士于朱陵洞天,作诸章以相贻,始得海琼妙旨也。 乃知少年之学所求所闻所见,具为屋下架屋,枝上接枝。殊不知屋便是屋枝便是枝。此事只眼前何必远求。 今授于子,子可因文解意,猛省用功,不必狐疑,道在其中矣。

由道经师三宝而参道德。

屋下架屋,枝上接枝,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此信解通达,事半功倍


夫至道不可以名言,至神不可以想得,可名非道、可想非神。
夫神禀乎道,合乎性,根于阳,虚灵而无迹,变现而无方,超乎天地之外,天地不可得,而囿出乎古今之数,古今不可得而穷,可谓真而至真,玄之又玄。
凡男子四大一身,皆属阴,唯先天一气是阳。此气非呼吸吹嘘之气。亦无形影可见,古云:见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见。
此气末受形之先在胎中,先受此气,后生两肾两目。由此生心肝脾肺,九窍四肢,次第而成,人象具足。
此气正在空虚之间,名玄牝之门。先师玄牝歌自可详见。今世人宰猪羊见两肾之间腰膂去处有一空膜,之中有气,呼吸彭亨直至肉冷方息者是也。
此气生,则气血盛,魂魄相为,内含五彩暖气如汤。如人死气血一散而此窍馁矣。
此气便是金丹大药。故师云:以心肝脾肺肾肠胆精津涕唾气血液为非道可,以精神魂魄意似是而实非者也。 人之一身,左足太阳,右足太阴,两足底为涌泉,发水火两气自两足入尾闾上合于两肾,左为肾堂,右为精府,一水一火一龟一蛇互相橐龠。
两肾之间空虚一窍名曰玄牝。二肾之气贯通玄牝,气之由此发黄赤二道。
上夹脊双关贯二十四椎,中通心腹入膏盲,会乎风府,上朝泥丸由泥丸而下明堂散灌五宫,下重楼复流入于本宫。
日夜循环周流不息,皆是自然而然。即不是动手脚做来底。
然而今人皆流入旁门者,不知虚无自然,默默运用之理。
却妄行屈伸呵嘘、摩擦引导,存思注想,遂生妄想妄作,反致成疾。
如白莲道人个个黄瘦、运气道人人人蛊疾。此皆验也。
夫气在人身,人人一般而无多少。有涵养底做得成。无涵养底做不成。其流行往来出入自有定数。有如潮候弦朔必应天上斗柄。子午自移,又如女子月经。
人病症疾应时而至确然无差。此气遇阳时为阳火,遇阴时为阴水。火即木液、水即金精。左肾为坎,坎中有戊。右肾为离,离中有已。戊己二土合成曰圭。又名水中金、金者曰刀,故号刀圭也。火即木,水即金,为金木无间,水火同乡。其金木水火,即是一土、而一土总其五行。师云:五脏无气,六腑无精,正谓此耳。 此气时时运转自然,不假人为。
凡言辘轳三车,黄河曹溪者,取象如此,非以人力能为。
常以子时而至为阳火,午时而至为阴符,以卯时而至为木液,以酉时而至为金精。
卯中有甲,酉中有庚,故须采取用甲庚。
子中有戊,午中有己,故取真土用子午。
其实一物。取采则用甲庚,行火则不拘子午。
非自然洞晓乾坤升降,阴阳盛衰,药材老嫩,水火潜飞之理者,不足以语此。
然而师传,言之甚详,而后人自惑。言之甚简,而后人自疑。何也?
皆缘泥于虚无。则不知下手用功是胎息,不成而归于顽空。
忽于自然,则泥于妄想强作。是以心神枉费而反以致疾。
夫虚无者言其不可见闻。自然者言其可以迎取。
今以采取火候等法,逐节紧切相传。但谨守奉行自验。
诀曰:凡人末入定巳前,且理会安排采取药材。每日每夜且习打坐。一定自然骨节开关,脉通自膀胱,至夹脊便如车轮动。
先天一气自然由三关朝泥丸。下重楼入绛宫。然其来有时,采亦有时,须得卯酉一旺时,默默端坐,不须用力摩动,须臾觉顶热,喉中有甘露,时时滴下便以目内视,以意内送直纳之绛宫而止。
凡一日内以甲应上弦,自子至卯为上弦,得汞半斤。自午至酉为下弦,得铅半斤。
采甲汞庚铅各半斤自然定数。
所谓铅见癸生须急采者,甲庚二时,木汞金铅方生,须是此时时采取也。如此谓之采取,然于采取之时,不记年月久久积之方成炉鼎。
夫一身,炉也,今人以脾为黄庭,顶中泥丸为鼎也。炉鼎既成然后种药。
夫药物一生,且采且炼,采而种之为药。炼而成之为火。采之则一日有一铢之得。炼之则一日有一斤之数。
采药之时须选甲庚旺气,行火之法则。忌沐浴,有此不同采之法亦如安鼎。
不过因自然而来,而迎之以意,送之以目。
故丹经云:黄婆青衣,黄婆者意也。青衣者目也。
以意逢迎谓之黄婆媒合。
以目内送谓之青衣女传言。
人身之气,意行则行,意止则止。
不复不流谓之种药。即入鼎中,然后有火候。
古人云:圣人传药不传火。非不传也,以火与药同归而殊途,同情而异功。故子为一阳,至巳为六阳。
言自子至巳,火归六数而成乾。
当自子至巳以意送之谓之进火,又谓之曰添。
午为阴,至亥为六阴。自午至亥,水归六数而成坤。
当自午至亥不必迎之谓退火。又谓之曰抽。
而言火不言水者,盖添进则为火,抽退则为水。
此自然而然。不假人为。故不言之水也。
丹经言河图洛书之数者,言其火候。自然与此卦生成之数合耳。非必求用力。
以此数言,朝屯暮蒙昼姤夜复。一言与此卦默合,非以用力求合于卦也。
如运之说,则言此气运行,流灌五脏百脉。
如亥子旺肾,寅卯旺肝,巳午旺心,申酉旺肺,辰戊未旺脾,自然而此气运行。
由旺宫而出初,不必妄想此时此脏有此气出入流运。
然采取造鼎之初则无禁忌。时为即为,即了即休。
至如入药行火,则须择日入室。
一毫俗事不可妄干,使耳目口鼻四象相忘,昼夜如一,毫发无间,胸中廓然,虚室生白。
一有所著便是卦图不牢,药物走漏。
即在室中不可求睡。当始终不寐,盖不寐为阳合。寐为阴并。
每要惺惺然,常提着捐去喜怒,盖怒则阳散。喜则阴乘。
若有毫发之阴,而阳神间锱铢之阴而皆鬼也。
食须半饥米饱勿茹荤肥。五味但和淡,温熟者为佳。
必须率性,依时合气。当以玄虚为城,恬淡为域,太和为室,寂然为日月。去其妄心,存其真心。见药即采,遇火即行。
一年之内止除卯酉两月不可行火候。
以卯木旺则火炎。金旺则水盛。故耳除此两月不须行火候。行则反伤。
一年十二月去其卯酉为沐浴。止存十个月,故曰胎成,则纯阳具备,不须行火候,行则伤丹。
当移入泥丸。谓之抚鼎。
此时胎仙已成。如人已生。但须乳哺也。工夫至此,只须温养,不必再行火候。
沐浴如此,三年九载,则天门自开,婴儿出入往来无碍,位登天矣。
故抚鼎者即乳哺也。此首尾用工之说,皆是自然而然者。不假人力强为妄想,不过及时以意逢迎而已。
须是积日累月造鼎安炉,一年十月结胎行火而。
师云:一粒金丹赫日红,何也。言一时半日之功夫,可夺一年半纪之造化也。
当其药生火到之时不过顷刻逢迎。故谓顷刻而成。
然金丹即非终日终夜劳神苦志强为妄想可成者。
夫药物炉鼎、火候沐浴、胎息婴儿、运用抽添、宾主刑德、浮沉升降、铅汞水火、真土刀圭、金精木液、一应名号,都是改名换字,其物即一也。
钩锁连环,经自可熟读。言之非难,行之为难,守之最难。
大抵旁门小法俱无报应,唯有金丹一件便有应验。
凡人采药,少年须行半年功夫。中年须行一年功夫。老年须行三年功夫。
绝欲忘念静坐默然,采取之后时节至来,耳目聪明,手足清健,百病俱无。
自然两肾气来,夹脊如车轮,泥丸如汤注,口常有甘露,滴滴而来。
神若不寐,百念具绝。不过两月馀,日月生神光。
此心明了,不可便为至道。否则狂念妄生逐成痴风。
至于三月行火之馀,时时刻刻,工夫不差,则七窍光明,所有金轮,内外洞明,达接鬼神。
当此之时婴儿逐生,形像不可便纵,其运动出入,须要着紧守护牢固。否则火漏丹败。
十月火满,受气足备,自然如此,瓜熟蒂悬而出。
然后出入往来,可以离身丈尺,亦不可远去。一出便须收回,否则一去而迷,逐至投胎夺舍,不复回顾。
直须三年九载,日子满足,骨骼老如人数岁,方知人事轻重浅深,方可纵其自然出入往来。
至此时则飞升变化真仙之位矣。
然犹有魔障。当其入室坐忘之时神异自出。凡天下万品奇怪之事俱集于前。
真如慧眼,初见犹如神明依附到此,勿喜勿惊,此皆魔降所至,不可便以为道。
要在把捉摄机,静念凝一守持。
所谓太玄之一,守其真形。
切不可以妄为真,纵情为性,如此守一,其魔自消。方能道成。
今人多到此时无定力定见。故为外邪所摄则不能来,反有风狂痴颠非横之祸,逐使后人反以神仙之道虚无渺荡。惜哉。
若十月胎成,移鼎温养之后,又当求向上一著,此事在悟真篇下卷,求精进法自然有稀有之遇,此不待传授之诀。
若飞升尸解,乃是丹成之后又下功夫,立大功德,随修行深浅之果证,即非传授口诀。
凡欲修此丹法必须次第而行,倘或不依次第妄作僭行,则身中无胎,婴儿不生。
妄参禅学,如水之无源,木之无根,竞成顽空,到老无成终归轮迥之趣。
入室六十日之后便见验也。
须是依诀行之,切不可间断,子转斗移,气澄境静,摄机作用,绵绵不绝,或倦则上池回溉,一任消息往来。云雾遍与,无迷无妄,灵光发现,勿喜勿惊,但两手卷珠帘而巳。
须要专戒万缘,喜怒思忧饥渴寒燠寝寐无入昏沉。
心王常明,渴则少饮四君子汤,白术汤才睡。
气便化血不能上腾,不寐惺惺则阳上腾矣。
凡世人两目糸肝,来养者盖心司神也。所以神仙眼碧夺目也。
凡人修道者不可熟睡,睡则阴气盛,化血入肝,不能上滋两目,自然通灵。
仆痛念,世人谈道者一二,几欲付人,奈针芥不相投未容分付。
今偶与子会,意味稍合。若非前生有些种子岂能知其一二。
仆今尽其所授逐节,切紧一一录付,子可熟玩静思寻文求意,候其时来,用工下手,断断成就。
仆与子四纪复有会期,之所未可轻泄,了宜勉之。
仆口嘱之言在心,勿失笔录之语,常可熟诵。
每开卷,时如见诸师君在上,不可忽之。
如身未行,且当澄心静念守其机缘,下手切不可妄授非徒。
倘可言者粗发,明其一二无妨。
得人则不可秘。违此戾祸大焉。


Tags: 道书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