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金丹正宗》

2021-08-27 约 3899 字 预计阅读 8 分钟

这几日读经读的气脉都略通了,命功有所进步。继续读之。

今日拟读金丹正宗


《金丹正宗》正统道藏中原文PDF

金丹正宗

金丹正宗

五陵玄学进士胡混成编


天地未判之先,一混沌而已。
混沌既凿之后,阴阳生焉。
得阳炁轻清而上者为天,得阴炁重浊而下者为地,得阴阳二炁之全而中者为人,三才之位一定而先天后天分矣。
窃谓先天者,纯阳也,一本也:后天者,纯阴也,万殊也。
原夫上帝降衷而为人;赋性受命皆禀太乙含真。
先天祖炁,至虚至灵,惟精惟一,纯粹中正,皆可神仙,皆可圣贤,无智无愚一同初得,殊不知所得,天者。
舍一点纯阳先天祖炁之外,所谓精神魂魄意,心、肝、脾、肺、肾,精、津、涕、唾,液,耳、口、鼻、舌、声,以至百骸九窍,爪发皮肤,一身四体,自顶至蹱,皆从后天纯阴造化,四大假合而成者也。
先天祖炁,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其中有物,有物而非物。其中有精,有精而非精。似有似无,若亡若存,即之而不可见,求之而不可得,其大无外包含万象,其小无内,一丝不容是炁,当知人身中,自有一穴至虚之地,以存之玄关一窍是也。
得之者为神仙,失之者为下鬼。盖得之者未闻一二,失之者百千万也.奈何!
世人不能保守一点先天祖炁,往往皆流于失矣。
不知后天造化均是虚妄,于是元精元气元神亦忘其先天著于后天矣。
或者三尸内攻,九虫蚀精,六贼盗形,七情耗神,五欲扰心,凡物芸芸,万机眩惑。
目观彩色,耳听声音,口嗜滋味,随其所有,即著其想。
有好于外,机从目入,既入于内、所动其心,情动于中,必摇其神以泄其精,既泄其精,必耗其气。既耗其气,形神始离。恍惚幻妄,忧思感情,事物劳形,精乱神散,真一离身,先天之祖炁日丧而转转流荡于后天生死之域矣。
道祖太上老君悯之,始有金丹大道教人以返还之说。
返者返本也。还者还源也。返其后天而复还先天而已矣。
自金丹之名立而金丹之道著,而金丹之书出焉。
余窃谓金丹虚无,大道非有,有中生无,无中生有者,金丹大道。且非无而非有,而所谓鼎器火候者,果有耶?果无耶?抑亦假法象以明大道,盖由金丹二字有象之故。
意为铸金必有炉鼎,修丹必有灵药,炼药必有火候,而后此名始立矣。
今夫修炼外丹之法,必先聚五金八石之药物,次立陶冶上釜之鼎器,次用燧人钻木之真火,依法缎炼及其成功,可以回生起死,返老还婴,化臭腐为神抵,点瓦砾为金宝,方知修炼内丹之道毫厘不差。
若合符节,聚先天祖炁为药物,守玄关一窍为鼎沪,以元神妙用为火候,日缎月炼,时烹刻煮。
及时成功,可以脱胎换骨,超凡入圣,跨鸾鹤而冲九霄,登昆仑而游八极,大道之要不过如斯。
后世丹书千篇万卷,长歌短句往往不直指真一造化之本根,下手工夫之次序,无非假像设形,借彼喻此,何异空底谈空,梦中说梦,求其功效,茫如捕风。
其间不失于释氏空寂之论,则流于傍门曲径之僻,颠倒错乱,枝蔓条折;
欲使学者寻其流而莫究其源,欲人其门而莫知其径,误后人惑也滋甚,于是金丹之道废矣。
且即药物而论之曰乾坤坎离,阴阳水火,砂汞铅银,父精母血,木液金精,丹砂水银,乌精兔髓,日魂月魄,青龙白虎,玄龟赤蛇,交梨火枣,雌雄黑白、婴儿婉女,若是之不一者,皆药物之异名也。岂先天祖炁之外,复有所谓药物者耶?
即鼎炉而论之曰神炉、丹穴、蓬壶、神室、玉炉、金鼎、黄房、中宫、黄婆、戊己、明堂、虚谷、刀圭、玄牝、郊鄂,若是不一者,即鼎炉之异名也。岂玄关一窍之外,复有所谓鼎炉者也?
即火候而论之曰推周天,测潮候,按卦爻,用文武,准晦朔,定玄望,明抽添,互进退,鼓橐龠,秤斤两,体刑德,事沐浴,分三五,行姤复,若是之不一者,皆火候之异名也。岂元神妙用之外,复有所谓火候者耶?
今余不效前人之说,以欺后人,即直指金丹大道之本原而言之,必有其次序。一曰立鼎炉,二聚药物,三行火候,三者之外余不敢复有增损。
立鼎炉者何?即守玄关一窍,是窍藏于先天混沌之中,听于无有有无之内。父母未生此身即有此窍。既有此窍即有此身,所谓与生俱生者也。上不在天,下不在地,中不在人,即元始空悬宝珠之地。去地五丈之所,不左不右,不上不下,非有非无,非内非外,上通绛宫而透泥丸,下接丹田而致黄泉,仁彻下空,而黄道中通焉。此即聚药物之圣地也。
聚药物者何?谓存一点先天纯阳祖炁。是炁生于无形无象之先,聚于无极太极之内,父母未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未有此身,即有此炁,既有此炁,即有此身,此炁运行周流六虚,形以之而成,心以之而灵,耳目以之而聪明,元神以之而运行,五行以之而化生。散之则混融无间,聚之则凝结成药,此即修炼金丹之大药。
行火候者何?顺元神妙周之炁,自然往来之道,是火发生于真精,恍惚之中,薰蒸于四体。一身之内,本无形焉,安有候焉?盖元神散则成炁,聚则成火,一聚一散,一升一降,循环往来,周流不息,与时偕行,与时偕极也。其于簇年归月,簇月归日,簇日归时,簇时归刻,子、午、卯、酉、辰、戌、丑、未、寅、申、已、亥、朝屯暮蒙、始复终剥,周历六十四卦,二十四炁、七十二候,二十八宿,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以为候。殊不知混沌未分之时,安有年月日时,甲癸子亥,又若何而推测?大抵真火即是元神之运行,元神即真火之妙用。真火随真息,真息炼真炁,真气化真精,真精归玄关,元神发真火,真金结成丹。真息之出入即真火之进退,真火之进退即文武之抽添,皆本自然。初非攒簇。又当知随念而生。若燎于原,弗可响迩,其犹可扑灭乎?即非先天之真火,乃后天之凡火也。
今夫修丹之士,必先洞明此三者之机关,深识此三者之根本。
目击道存,心领意悟,知以真知,见以真见,未有一毫凝滞于胸中,然后可以下手用工夫立基矣。
且如下手立基之始,必先断灭一切妄念、离诸妄想,勇于精进,无染著,物我两忘,专炁致柔,回光返照,虚心实腹,昏昏默默,存无守有,若亡若存,精习静定,使吾心如止水无波,太空无云,至寂然不动之境,然后于玄关一窍之中,假父母未生以前工夫,存定真息真炁,使炁不离息,息不离炁,合为一处,内者不出,外者不入,上下往来于一窍之中,绵绵若存,如在母胞胎未生之前,一点先天祖炁,混融磅礴,温然如春,醇然如醉,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充于四体。
四体不言而喻,观之无象,求之无形,无一时一刻不在于玄关。
至此则药物归于鼎炉而火候可行矣。
如是则顺元神妙用自然,运行之真火,周流旋转于玄关之外,渐渐锻炼,渐渐凝结。
真积日久,力到功深,自小至大,从微至著,玄珠成象,结胎成圣。
是皆自然而然不知其所以然,自神而神不知其所以神。
还如子藏母腹,随呼随吸,咽冲虚太和之炁,成金刚不坏之体,以至胎圆十月,化生婴儿。
与我未生以前,在母胎中一般气象,然后勤加温养之功,专炁致柔,念兹在兹,动静语默,造次不离,温养既足,脱胎归空。
于是擎破鸿蒙,凿开混沌,现出本来面目,身外有身,至此方知大而化之之谓圣,不可知之之谓神,得一而毕万矣。
余幼习儒书,长慕道之法,有志金丹大道久矣。
行住坐卧,梦寐饮食之间,未始一息忘焉。
虽参访当世修真之士,往往皆指前人已陈之说,纸上腐朽之言,以相扇惑。
何异借听于聋,问道于瞽?
子遂乃质于心,自谓,归而求之有余师矣。
愈求愈不足,愈修愈不验,方知无师不传,无师不度,虚费岁月,卒无成功。
后因渡淮浙,寓迹广凌,乘暇登废城,仿徨四顾,历览山川。
缅想松乔之不遇,慨恨钟吕之未逢,恍然若有所失。
夜梦神人语以亟返,心神为之不宁者,累日遂假道白砂,而中途忽遇一道人,冰清玉润,碧目童颜,丰神秀异,超然不群,似非尘中人物。
余遂礼而前问其姓名,俛而不答,再三叩首乃出扇相视,上书无言子,乃知先生得无言之妙,抑疑某为异人。
自是日与从游,执弟子之礼,盖冀其一言以点化也。
出则偕行,入则同息,若是者百日,虽累启请而终无一言于答。
一日命予同出东关,过白砂旧市,至无人之境,乃命同坐曲江之滨,平沙之上,指水为盟,以杖画沙,受金丹大道之旨,首尾不过百馀字,备述鼎炉、药物、火候之功夫,次序之妙,纤而无馀蕴。
曰:道具足矣,亟命予记其证验,得之片饷,遂复扫去。
余顿首再拜于前,先生亦不顾,遂登小舟渡彼岸,飞行而去,不知果何之也。
然予终不知其姓名,又安知非乔松钟吕之徒?
予自得师心传之后,方悟在先,盲修瞎炼,虚费功夫,何异钻水取火,刻舟求剑也?不亦难乎!
吾师之言誓,以轻泄者有谴,故不敢形于文。辄出己见,总括师言附以短句,著此篇目,曰金丹正宗,以示同志。
盖非欲求知于人,而将以流传于当世也。
观者或可其可,或不可其不可。其不可其可,或可其不可,然其然不然,其不然其庶乎!
予知其可不可,然不然,或者其有得焉,于是乎书。

此篇与《 真气还元铭》境遇相类,遇无名接引传之。盖古人著书,非现代人以编撰玄幻小说以谋财利也。必有可取之处。

然均未可轻泄要诀,道藏中千篇万卷皆如是。

以一切境遇为师,凡所遇合,皆是助缘。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如是乃终可心开意解。

短句十二首


鼎器即玄关一窍
先天地生,不依形立。混沌空悬,中藏太极。

药物即先天祖炁
先天祖炁,一点真精。便是灵药,根蒂相生。

火候即元神妙用
元神化炁,充周四体。自然进退,终而复始。

立基
专炁致柔,抱元守一。默默成功,用功百日。

聚药
聚精会神,通玄入妙。探自灵关,藏于一窍。

锻炼
神炁往来,水火流转。顺其自然,时烹刻炼。

抽添
不增不减,动静以时。日中则昃,月盈则亏。

结胎
精炁与神,混融磅礴。真火相见,片时凝结。

沐浴
神水溶液,灌溉元胞。内外无尘,长养灵苗。

胎圆
真积日久,力到功深。十月胎圆,满鼎黄金。

温养
行住坐卧,抱雄守雌。绵绵若存,念兹在兹。

脱胎
擎破鸿蒙,凿开混沌。身外有身,超凡入圣。


Tags: 道书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