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真气还元铭》

2020-03-12 约 5117 字 预计阅读 11 分钟

翻读道藏有了瘾,世俗间事懒做了。想起前不久重看《封神演义》,太师闻仲屡次感慨:何日能脱却烦恼,静坐蒲团,参玄悟妙,闲看《黄庭》一卷,任乌兔如梭,何有与我。

可知闲读道经确属有一定之福缘,不由感恩今世一切际遇,目前的睡中收入可以支持每天大部分时间的修行。

今日无意翻到一部强名子注《真气还元铭》,就此读一下吧。

《真气还元铭》正统道藏中原文PDF

真气还元铭

真气还元铭序

余幼亲坟典,长慕烟霞,比跳龙门,欲攀蟾桂。
着锦衣於世上,骑跃马于人间,置立机关,开张造化,荣沾父子,福及子孙。
体仁义为当代之楷模,用礼智作将来之规矩。
梦未同於傅说,钓不遇於姜牙,而遂灰心,志求仙道,诗书陡罢,笔砚顿抛。
见寰区之多少是非,睹朝市之无限得失,荣如石火,贵似浮枢,不假高低,瞥然聚散。
尸行鬼步,非圣哲莫可知之;动肉活尘,非贤良莫能分别。
迩后专寻幽洞,遍访名山,历险登危,二十年矣。
自梁贞明岁,游於泰山顶高松之下,忽见一人,形容异俗,言语非常,唯称万代之师,柢道九天之主。
余遂稽首长跪。
为余曰:汝有仙相,方得遇吾。付汝学仙之门,汝能受否?余又长跪,感谢形言。
又曰:吾请汝剪发歃血为盟,与汝屈伸吐纳炼形之术。
又曰:两纪之内,辄莫传人,传之非人,彼受谴责。
余又长跪,忽然不见。
余自后常依次第,不辍功夫,但是微言,无不神验。
余既承师命,合秘天机。
两纪将终,许传人世。
而乃重修旧则,翻作新经,写之市朝,藏诸山石。
后来学者得之幸哉!

此序简介作者一生图画,初欲着锦衣於世上,骑跃马于人间,而后道心开发,专寻幽洞,遍访名山,习得屈伸吐纳炼形之术


真气还元铭 强名子注解


一气未分,

一者,道之所立。
气者,一之所生,未分为混沌未分也。
此言一气,虽从大道以成名,而且混沌之气,未分清浊也。
此则是无名生有名,有名生万物。
《道经》云: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无名言道也,有名言气也。
言道者,是一气之父,言一气者,万物之母,有相有形,未有不因一气而生者也。
是故修生则贵道,修道则重气,言气是精神之本,性命之源,神明之主。
人若得法修之,克为神仙矣。
故《黄庭经》云:出清入玄二气焕,子若遇之升天汉。
又云:何不食气太和精,故不入死居黄宁。
其义明矣。

西升经云:吾与天地分一气而治,自守根本也。


三才同源。

三才者,天地人为三才也。同源,是三才同居混沌之源也。


清浊既异,

清者,天也?浊者,地也。既已也,异别也。
此言混沌之气分别也,则清气腾而为天,浊气降而为地,人在其中,是已有分别也。


元精各存。

元者,元气也。精者,元气之精也。
言天地人元气之精各存也。


天法象我,

此言元精虽存,而天法象与人无二也。


我法象天。

言人法象天以成形也。
或问曰:前言天法象我,我法象天,天道因甚无倾覆,人道何故有死生?
余答曰:天道虽有枢机,而清虚无心,清虚而无其心,则元气自运。既元气自运,则五行无妨,五行无妨,则无刑克,既无刑克,则是大空,既是大空,则与道合同,是以不倾也。
余又答曰:人有生死者,非与天道不同也,乃人之自致也。
自致者,从父母媾结精气,至成形降生,便有悲啼喜怒哀乐,渐渐口贪五味,耳听五声,眼观五色,心耽五欲,一向万机,无所不有。
此已上四事,皆因有心之变动也,既有其心,是无清虚也,既无清虚,是人失道也,既人失道,则与万类同矣,众物齐焉。
任运死生,随缘枯朽。
或如石火,或似浮涯,成时暂成,灭时便灭。
此盖人之自为,非大道之所致也。
人若心能无心,色能无色,味能无味,观能无观,欲能无欲,听能无听,机能无机,和光同尘,湛然常存,则与道同矣。又何不得长生如天之乎?

阴符经开宗明义: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我命在我,

言人性命生死,由人自己。
人若能知自然之道,运动元和之气,外吞二景,内服五芽,动制百灵,静安五藏,则寒温饥渴不能侵,五兵白刃不能近,死生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此之为我命在我也。


不在於天。

言人性命死生不由天也。

西升经:我命在我,不属天地


昧用者夭,

言昧用元气之人,反致夭寿,此则须事明师传受,方可得为之。不然则必致夭寿也。


善用者延。

言达元气道理之人,则寿命延长。


气和体寂,

气,元气也。体,形体也。
言元气淳和而形体自寂,形体既寂,而气自和。


守一神闲。

一者,一气也。神者,神形也。
此言人但能守一气,则神形自然闲矣。
夫神者是气之子,气者神之母。
但知守其母,则子不远,知守其君,则神不散。
此皆合自然之道,譬如水润下,火炎上,云从龙,风从虎之类是也。

胎息经云:固守虚无,以养神气


灵芝在身,

灵芝,芝草也。在身,在人身中也。指元气是也。


不在名山。

不在名山所采也。


反一守和,

一是一神也,和是和气也。
前言守一神闲,此言反一神守和气,是为神气相守者,为念念相续,绵绵不断是也。


理合重玄。

理,道理也。重玄,又玄也,言人能知反一神却守和气,此名玄之又玄也。


精极乃明,

精为精气也,明为神明也。
此言人得抱元守一之法,则精气充满,乃通於神明矣。


神极乃灵。

神是一神也,灵是人通灵也。
此言人达抱元守一之道者,则三万六千神常不离人,则自然通灵也。


气极乃清。清气为神,浊气为形。

气为元气也,清为清虚也。
此言元气既极,则浊气自散,人乃清虚也。


因气而衰,

此言人皆因气衰,则形衰也。


因气而荣。

人气王,则身荣也。


因气而灭,

人气竭,则身灭也。


因气而生。

人皆因元气交结,以生身也。


喜怒乱气,

言人或喜或怒,皆乱正气也。


情性交争,

言人既有喜怒,财情性交争也。


拥隔成病,

前言情性交争,则元气拥隔也,气既拥隔,则成病矣。


神形岂宁!

神为万神,形为形体,岂宁为形体不得安宁也。


炼阳销阴,

炼如烧炼也,阳是阳气也,销如销铄也,阴是阴气也。
上言神形不得安宁,此言炼阳销阴,此是擒制之门,调治之法。
大凡求仙学道,摄养乖宜,则须知烧炼阳气而销铄阴邪,则可以长生矣。
且凡人病息,皆因五味以生身,却因五味以丧身。
初服气时,但先积心火以通身烧之,烧讫则依法服之,无不愈者,
广成子曰:积火以烧五毒。
五毒者,五味也。五毒尽,可以长生矣。

与现代医学之体温升高而免疫细胞杀灭病毒同理


其气自行,其神自灵。

此言阴气消散之后,阳气自行。


以正遣邪,

正为正气,邪为邪气也。言用正气而发遣邪气也。


其患自平,

平如不患时也。
上言以正气遣邪气,则如汤沃雪,以火销冰,自然平复如故矣。


乾坤澄静。

此已下说服气法次序也。
乾天也,坤地也,言为天地澄清,无风云雾雨雪时也。


子后午前,

子为夜半时也,午为日午时也。
大凡吐纳调服元气,皆取夜半子时,直至日午已前,并可调服,号曰六阳之气也。
午后至夜半子时,号曰六阴之气也,不许吐纳调服内气,则百无所妨。


闭目平坐,

此为天道澄清,子后午前,吐纳调服时也。
则须闭目向王方,平坐调服,是平常之法也。


握固瞑然,

闭目平坐,便须握固。
握固,握大拇指也。
暝然,暝目也,似闭不闭是也。


纳息庐中,

庐,鼻也。
后便纳外息於鼻中,微微引入,令满气海,已久为妙,号日纳新是也。


吐息天关。

吐息,吐气也。天关,口也。
前既引纳外气入气海中,既良久,又须吐之,则号曰吐故是也。


入息微微,

微微,为鼻引外气时,微微引入,不令耳闻。
小则生之门,大则死之路,故引纳宜微微然。


出息绵绵,以意引气,

此为鼻引外气时也,须以意引外气,直入气海中也。


腑脏回旋。

此言以意引外气入气海,满则五脏六腑之气自然回旋,小转动,作声汨汨然。


然后呵之,

呵为口呵吐之。
上言腑脏回旋,气极又须呵吐之,不得强闭也。


荣卫通宣。

此言既行吐纳之理,则荣卫无拥滞也。


但有不和,

为人非时,五脏六腑不和也。


遣之踵前,

遣之上文云已,正遣邪是踵前。
《南华经》云:众人之息以喉,真人之息以踵。踵犹跟也。
又《胎息经》云:凡人呼吸与真人呼吸有殊,凡人息气,出入於咽喉,真人息气於气海,是气之根本之处。
余按外出云踵,足为踵,踵为脚跟也。
此言踵,踵为气根也。
跟之言根也,言气海是人生根本之处,故但有不和,则令发遣邪气,胎息如前法是也。

此说以踵为气海意


呵五六度,

呵为六气也,言大凡五脏六腑之气,皆属心,心属呵,但以呵吐纳之,为上法也。
吐纳毕,则依法服气行气。


无疾不镯。

言依呵吐纳之,无疾病不镯除也。


凡欲胎息,

气凝曰胎,呼吸曰息,则胎向气中凝,气向胎中息,故曰胎息也。


导引为先。

为子后午前,未闭目平坐,握固暝然前也。


经脉不拥,

言先导引,则经脉气不拥滞也。


关节不烦,

言为导引摆掣动关节,元气流行,无所拥滞,故言关节不烦问也。


或如射雕,

此已下是导引法也,此言如人翻身射雕之势也。


侧身弯环。

一句便是射雕势也。


或举腰背,

此又是一法,仰卧以两手背托地,便举腰收脚,令头着地是也。


如蟾半圆,

此是举腰法。


交指脑后,

此别是一法,以两手十指相叉,交於脑后,抱着玉枕是也。


左旋右旋。

上言交指脑后,次便须回头背,或左旋转,或右旋转是也。

以上导引术可参考《徒手斗士》,大抵令身体柔韧,关节灵活是也。


劲手足气,

言导引时,劲挺两手,便感元气是也。


出於指端。

上言既劲挺手足,元气自然出於十指之端也。


摆掣四肢,

此言为导引时,摆掣动手足,故云四肢也。


捉搦三关。

此言为导引时,或闭气,或握固,直至脚十趾皆捉搦之是也。三关,口手脚也。

搦字,按压之意,口手脚着力


熟摩尺宅,

以两手摩面上是也。


气海亦然。

为亦使两手摩之。


叩齿集神,

大凡服气导引,须先叩齿三十六通,以集五脏之神。
齿为上下齿,号曰天鼓,神闻鼓声则集矣。


合眸固关。

眸为眼目也,关为口手足也。言三关闭,则万邪不入


冥心放骸,

万虑不入,放纵也。
骸,形骸也。
此言灰心,万虑不入,放纵形骸,如太空是也。


任气往还。

闭口任气神庐中往还也。


觉气调匀,

觉鼻中生还之气,调匀也。


拥塞喉关。

喉气和取,出息时便闭气,令外不入,内不出,是拥塞喉关也。


拥塞则咽,

此为前拥塞得元气在喉问,既外不入,内不出,则咽之。


三咽相连。

又说咽气之常法也。
三咽相连,为一闭气,三连咽之,不许津与气同咽也。


转舌漱入,

为闭气时,却微吐出,气在口中,含之以舌,小转动,便漱入也。


咽下丹田。

此言漱咽下元气,直入丹田,下丹田,脐下三寸气海是也。


以意引气,

既咽下气,则以意引气,令入丹田。


令声汨然。

咽气下时,有声汨汨然,如水沥坎,闻之分明。


一咽三咽,

此言咽气时,一咽至三咽,则一闭气,三连咽是也。


再咽如前,

此言三咽既毕,任气从神庐中往来,候气调则如前三连咽之,是再咽如前也。


三十六咽,

是每三连咽毕,候气调则如前三连咽之,直至三十六咽,气之常宜也。
《黄庭经》云:三十六咽玉池裹。此之谓也。
若未绝粒,即须少食,务令腹中旷然,虚净无问,坐卧但腹空则咽之,一日通夕至十度,自然三百六十咽矣。
若久服通,顿至三百六十咽,亦谓之中成。
一千二百咽,谓之大成,是为太息也。
如小胎息,但闭气数至一千或一百息,亦谓之大成。
然不能炼形易质,纵得长生,如同枯木无精光也。
凡有摄养乖宜,卒生疾患,但依服气法,急治之,取差。咽气时不必三十六咽也。
上至三十咽,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十、一百咽,并得腹内气转,四肢气通,则须旦卧,放散手,闭口任气从神庐中往来,令微微然,但微之又微,闭气多,出少,是法此可为真胎矣。


胎息成焉。

胎息气但三连咽,咽至三十六咽为成。


大道无为,

大道,喻人身,无为,是无所施为也。
但习胎息时,或坐或卧,或行或立,任气胎息,纵身如大空,始至无为,是人无身也。
既至无身,则是无乱想,既无乱想,则元气不求而自至,不召而自来。


而无不为。

此言却破大道无为,恐学人执着无为,故云无不为也。


若能无为,

前注云:纵身如彼大空是也。


是名无思;

前注云:既如大空所空,无心是名无思。


若能无思,

前注云:若能空空无心,则自然所无思也。


万物自归。

万物,万姓也。万姓,指元归也。自归者,则自然归也。
言能无思,则元气自然归身也。
若作用而求元气者,如缘木求鱼也。

西升经云:人能虚空无为,非欲于道,道自归之。由此观之,物性岂非自然哉。


法象无二,

言习真气还元之道,古今如一。


不假施为。

言自然也,如作用而强施为者非。


不寒不热,

此说是真气还元返本之功效也。久而行之,则不寒不热。


不渴不饥。

此一句真气功效也,勤而行之,乃至不渴不饥也。


妙中之妙,微中之微。

此上二句,是赞此真气还元之不可思议。
视之而不见,听之而闻,搏之而不得,与希夷微同矣。


恬然无欲,

恬为无味之味,然常也。
言此道恬常而无所欲。


以道自怡。

怡,悦也。
言人得真气还元之道,且我命在我不在於天,功满之后,白日升天,坐在立亡,万神朝拜,山岳倾而我不倾,世界坏而我不坏,故自怡然矣。


怀道君子,

此一句指学道之人也。


铭之佩之。

此一句令求学仙道之人敬重此文,可以镌之於石,佩带於身矣。

阴符经所谓:君子得之固穷,小人得之轻命。


Tags: 道书

相关文章: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