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八仙出处东游记32-钟吕弈棋斗气

2019-03-19 约 1050 字 预计阅读 3 分钟

之前帖刘一明注阴符经,注解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时,提到一句古人云:灭眦可以却老,此至言也。

我就去寻找灭眦可以却老的出处和含义。遍寻不得,暂且放下。

今天在一个微信帖子里看到南怀瑾先生的一段话。


他說:“你另有明師,我不夠做你的師父。不過我吩咐你兩件事,你既然那麼誠懇地找我,我要貢獻給你一點東西。第一,看世界上任何的東西要輕鬆,不要嚴重,尤其眼睛要會看東西,一般人都要看花、看風景,把眼神都盯到花上面去,錯了。你出去看風景,要叫風景跑到你眼睛裡頭來,看花要把花的精神收到自己的眼神裡頭來,看山水要把山水的精神收到自己的眼神裡頭來,不要把自己的精神放到山水上,放到花上,這樣沒有用處,而且對你也沒有好處。”這番話我記住一輩子,所以我現在眼睛也很好。可是進一步還不只眼睛,他就是把一個道法告訴你,精神內斂。我一聽肅然起敬地說:“師父,謝謝!”

--- 南怀瑾

我想这大概就是灭眦可以却老的含义。

钟吕弈棋斗气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却说钟、吕自引湘子登仙之后,闲居蓬岛。
取棋对奔,数局之间,忽钟谓吕曰:“汝曾记岳阳楼贪恋白牡丹之事乎?”
洞宾答曰:“嗜欲之心,人皆有之,而遇美色,犹为难禁。彼时弟子尚且脱胎换骨,其如花似朵,绝世无双,顿觉留意,虽得采其英华,然不免为其迷恋。以此观之,凡人之沉溺,无怪其然也。”
钟又曰:“此固然也,黄鹤酒肆,汝留饮半年何也?”
吕曰:“虽是饮洒,本为欲践昔日度尽世人之言,故久留人间,借此以迷人耳目,亦为炼气存神之助耳。”
钟离笑曰:“饮酒恋花,二者并用,铁拐诸友笑汝为仙家酒色之徒。非虚语也。”
洞宾闻言自觉惭愧。
但师弟之间,分有所拘,未敢深辩。
忽见南北地道杀气冲入云汉。
洞宾令仙童拨云视之,乃是南朝龙祖,与北蕃龙母鏖战,杀气冲入于此。
钟曰:“吾以气数推之,尚有二年杀运未除,俾黎民无故遭此荼毒之苦,为可悯耳。”
吕曰:“师父既以气数知之,还是龙母战胜,还是龙祖战胜”
钟曰:“龙母妖类,走下北蕃,图伯一国已出分外。龙祖奉天应运而生,以作万民之主,本非妖类可抗。今彼实不知天数,逞强犯分,虽能扰乱一时,不久当为龙祖所灭。”
吕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二龙争斗,无辜受害。仙家以救人为本,师父何不降凡,制龙母以不争,扶宋鼎于不替,海宇无尘,万民安堵,岂不为美?”
钟曰:“世界纷纷,自有分定,我仙家只好清净无为,优游风月,那有许多心绪,与之分解?”
言毕,飘然望洞中而去。

此篇一则说嗜欲之心难解,故此为通关文之第一关。

二则说世界纷纷,自有分定,前些年观国际大事,常心扰之,如今渐入耳顺,常诵阴符经,清净无为可也。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