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八仙出处东游记31-救叔蓝关扫雪

2019-03-18 约 1523 字 预计阅读 4 分钟

救叔蓝关扫雪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却说唐宪宗素性好佛,一日西蕃遣僧进佛骨至,色红润光焰。
宪宗惑之,欲迎之入宫,诸臣莫敢言其非。
文公以为异端不祥之兆,乃上表谏之。
以为:“佛乃夷狄之法,自黄帝以来,禹、汤、文、武皆享寿考,百姓安乐,当是时未有佛也。迨汉明帝时,始有佛法,乱亡相继,运祚不长。宋、齐、梁、陈、元、魏以下,事佛渐谨,年代尤促,惟梁武在位四十八年,三舍身为佛家奴,竟为侯景所迫,饿死台城。由此观之,则佛不足信明矣。如其身在,奉命来朝,陛下容纳,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袋,卫而出境,不令惑众。况具身死枯朽之骨,岂宜入宫?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举其罪,臣实矜之。悉付有司,投诸水火,以断天下之疑,绝后世之惑,佛如有灵,能作祸福,凡有灾咎,宜加臣身。”
表上,宪宗大怒,议降潮州,限日起行。
文公别家,遂往潮州而去。
行不数日,彤云四起,寒风急飘,纷纷雪下。
文公行至一处,雪深数尺,马不能进,路不可知,又无人家可问。
约马退转,亦无归路。
风紧雪飘,衣衫尽湿,冻馁难禁,愁苦无诉。
忽一人冲寒寻路,扫雪而来,视之乃湘子也。
向前谓公曰:“公忆昔日花间之语乎”
公问:“此地何处?”
湘子曰:“此蓝关耳。”
公嗟叹久之,乃曰:“事固有数如此,吾为汝足前日之句。”
诗曰: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朝阳路八千;
本为圣明除弊政,敢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障江边。

乃与湘至蓝关傅舍中宿焉,公方信湘之言不诬也。
是夜公与湘论往来之事,真丹之道,公深悦服。
次日湘辞行,出药一瓢与公曰:“服一粒,可以御瘴毒。”
公恍然。
湘曰:“公不久即西归,不惟无恙,且将复用于朝。”
公曰:“此后复有相见之期乎。”
湘曰:“前期未可知也。”
乃飘然而逝,后复度文公仙去。

韩文公,韩愈,唐宋八大家之首,我们在中国大陆受中文教育者估计都会记得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这两句在此处是韩湘子越时空而知韩愈境况所作。而前时若悟是否就无此云横秦岭之作?不由想起了大话西游中的月光宝盒。

很喜欢韩文公盖代流传的师说,将师说全文也帖到这,温故而知新。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惑矣。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则群聚而笑之。问之,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呜呼!师道之不复可知矣。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

圣人无常师。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孔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艺经传皆通习之,不拘于时,学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

--- 韩愈《师说》

上有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之句。乃确定此《师说》为韩文公遇韩湘子点化前之作。一笑。

若其时已明阴符经中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之理,韩文公之《师说》恐会加上以天地万物为师之句了。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