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八仙出处东游记25-钟吕鹤岭传道

2019-03-10 约 3268 字 预计阅读 7 分钟

钟吕鹤岭传道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却说洞宾在岭问曰:“仙可为乎?”
钟离曰:“修之则为仙,不修则为鬼,顾仙有五等,功有三成,在人修持何如耳。”
吕曰“何为三成五等?”
钟曰:“法有三成者,小成、中成、大成之不同也。仙有五等者,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也。”
吕曰:“何谓鬼仙。”
钟曰:“鬼仙者,五仙之下,阴中超脱,神象不明,鬼关无姓,三山无名,虽不入轮回,亦难返蓬岛。终无所归,止于投胎就舍而已。”
吕曰:“鬼仙用何术何功而至?”
钟曰:“修持之人,始也不悟大道,而欲于速成,形如槁木,色若死灰。神识内守,一志不散,定中以出阴神,乃清灵之鬼,非纯阳之仙。以其一志阴灵不散,故曰鬼仙。”
吕曰:“何谓人仙?”
钟曰:“修真之士,不悟上乘大道,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术,信心苦志,终世不移,五行之气,悟交悟合,形质且固,八邪之疫不能为害,乃曰人仙。”
吕曰:“何谓地仙?”
钟曰:“始也,法天地升降之理,取日月生成之数,身中用年月,日中用时刻,先识龙虎,次配坎离,辨水源清浊,分气候早晚,察二仪,列三才,分四象,别五行,定六气,聚七宝,序八卦,行九州,炼形住世,而得长生,故曰地仙。”
吕曰:“何谓神仙?”
钟曰:“神仙者,以地仙厌居尘世,用功不已,而金精炼顶,玉液还丹,炼形成气,而五气朝元,三阳聚顶,功满忘形。胎仙自化,阴尽阳纯,身外有身,脱质升仙,超凡入圣,灭绝尘俗,以返三山,乃曰神仙。”
吕曰:“何谓天仙?”
钟曰:“神仙厌居三岛,而传道人间道上有功,而人道有行,功行满足,受天书以任三十六洞天,而返八十一阳天,任八十一阳天而返三清虚无自然之界。”
吕曰:“鬼仙不求,天仙亦不敢望也。地仙、人仙、神仙之法,可得闻乎?”
钟曰:“凡人仙不出小成法,凡地仙不出中成法,凡神仙不出大成法,此是三成之数,其实一也。用汝求道,人固不难,以道求仙,仙亦甚易。”
二人相语,累日不倦。
钟于是悉传以上真秘诀。
有郑思远者,善律历,晚师葛孝先受诸经,并丹法,居乌迹山中。
山有虎生二子,虎母为人杀,虎父惊逸,虎子号,郑思远持归养之。
后虎父来至思远家,跪谢之,即依思远不去。
后思远每出行,即骑虎父,虎子负其医书。
有友人许亿患牙痛,因请思远来医,欲远以虎须数条置牙间,则思远为授之,虎伏不动。
后仙去为丹阳真人,是时同太华施真人由东南凌虚而至,相揖而坐。
施真人曰:“侍者何人?”
云房曰:“海州吕谊之子。”
因命洞宾拜二仙。
思远曰:“形清神在,目秀精藏,可与学道者也。”
去后,云房谓曰:“吾朝元有期,当奏汝功行于仙籍。汝亦不久居于此,后十年洞庭湖相见。”
又以灵宝毕法及灵丹数粒示洞宾。 授受间,有二仙奉金简宝符,语云房曰:“上帝用汝为九重金阙上仙,当即行。”
云房谓洞宾曰:“吾赴帝诏,汝好在人间修真功德,他时亦当如我。”
洞宾再拜曰:“岩之志异于先生,必须度尽天下众生,方愿上界也。”
于是云房乘云冉冉而去。

此回三成五等之说取之《钟吕传道集》之《论真仙》,录于道藏,亦帖于此处

吕曰:“人之生也,安而不病、壮而不老、生而不死,何道可致如此?”

钟曰:“人之生,自父母交会而二气相合,即精血为胎胞,于太初之后而有太质。
阴承阳生,气随胎化,三百日形圆。
灵光入体,与母分离。
自太素之后已有升降,而长黄芽。
五千日气足,其数自满八十一丈。
方当十五,乃曰童男。
是时阴中阳半,可比东日之光。
过此以往,走失元阳,耗散真气,气弱则病、老、死、绝矣。
平生愚昧,自损灵光,一世凶顽,时除寿数。
所以来生而身有等殊,寿有长短。
既生复灭,既灭复生。
转转不悟而世世堕落,则失身于异类,透灵于别壳。
至真之根性不复于人,傍道轮回,永无解脱。
或遇真仙至人,与消其罪,除皮脱壳,再得人身。
方在痴病愚昧之中,积行百劫,升在福地,犹不免饥寒残患。
遍逦升迁,渐得完全形貌,尚居奴婢卑贱之中。
苟或复作前孽,如立板走丸,再入傍道轮回。”

吕曰:“生于中国,幸遇太平,衣食稍足而岁月未迟。爱者安而嫌者病,贪者生而怕者死。今日得面尊师,再拜再告,念以生死事大,敢望开陈不病不死之理,指教于贫儒者乎?”

钟曰:“人生欲免轮回,不入于异类躯壳,尝使其身无病、老、死、苦,顶天立地,负阴抱阳而为人也。为人勿使为鬼,人中修取仙,仙中升取天。”

吕曰:“人死为鬼,道成为仙。仙一等也,何以仙中升取天乎?”

钟曰:“仙非一也。纯阴而无阳者,鬼也;纯阳而无阴者,仙也;阴阳相杂者,人也。
惟人可以为鬼,可以为仙。
少年不修,恣情纵意,病死而为鬼也。
知之修炼,超凡入圣,脱质而为仙也。
仙有五等,法有三成。
修持在人,而功成随分者也。”

吕曰:“法有三成而仙有五等者,何也?”

钟曰:“法有三成者,小成、中成、大成之不同也。
仙有五等者,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之不等,皆是仙也。
鬼仙不离于鬼,人仙不离于人,地仙不离于地,神仙不离于神,天仙不离于天。”  

吕曰:“所谓鬼仙者,何也?”

钟曰:“鬼仙者,五仙之下一也。阴中超脱,神象不明,鬼关无姓,三山无名。虽不轮回,又难返蓬瀛。终无所归,止于投胎就舍而已。”   

吕曰:“是此鬼仙,行何术、用何功而致如此?”

钟曰:“修持之人,始也不悟大道,而欲于速成。
形如搞木,心若死灰,神识内守,一志不散。
定中以出阴神,乃清灵之鬼,非纯阳之仙。
以其一志阴灵不散,故曰鬼仙。
虽曰仙,其实鬼也。
古今崇释之徒,用功到此,乃曰得道,诚可笑也。”

吕曰:“所谓人仙者,何也。”

钟曰:“人仙者,五仙之下二也。
修真之士,不悟大道,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术,信心苦志,终世不移。
五行之气,误交误会,形质且固,八邪之疫不能为害,多安少病,乃曰人仙。”   

吕曰:“是此人仙,何术、何功而致如此?”

钟曰;“修持之人,始也或闻大道。
孽重福薄,一切魔难而改初心,止于小成。
云法有功,终身不能改移,四时不能变换。
如绝五味者,岂知有六气,忘七情者,岂知有十戒。
行漱咽者,哈吐纳之为错。
著采补者,笑清静以为愚。
好即物以夺天地之气者,不肯休粮。
好存想而采日月之精者,不肯导引。
孤坐闭息,安知有自然。
屈体劳形,不识于无为。
采阴、取妇人之气,与缩金龟者不同。
养阳、食女子之乳,与炼丹者不同。
以类推究,不一可胜数。
然而皆是道也,不能全于大道,止于大道中一法一术功成安乐延年而已,放曰人仙。
更有一等,而悦于须臾,厌于持久,用功不谨,错时乱日,反成疾病,而不得延年者,世亦多矣。”   

吕曰:“所谓地仙者,何也?”

钟曰:“地仙者,天地之半,神仙之才。
不悟大道,止于小成之法。
不可见功,唯以长生住世,而不死于人间者也。”

吕曰:“地仙如何下手?”

钟曰:“始也法天地升降之理,取日月生成之数。
身中用年月,日中用时刻。
先要识龙虎,次要配坎离。
辨水源清浊,分气候早晚。
收真一,察二仪,列三才,分四象,别五运,定六气,聚七宝,序八卦,行九洲。
五行颠倒,气传于母而液行夫妇也。
三田反复,烧成丹药,永镇压下田,炼形住世而得长生不死,以作陆地神仙,故曰地仙。”   

吕曰:“所谓神仙者,何也?”

钟曰:“神仙者,以地仙厌居尘世,用功不已,关节相连,抽铅添汞而金精炼顶。
玉液还丹,炼形成气而五气朝元,三阳聚顶。
功满忘形,胎仙自化。
阴尽阳纯,身外有身。
脱质升仙,超凡入圣。
谢绝尘俗以返三山,乃曰神仙。”

吕曰:“所谓天仙者,何也?”

钟曰:“地仙厌居尘世,用功不已,而得超脱,乃曰神仙。
地仙厌居三岛而传道人间,道上有功,而人间有行,功行满足,受天书以返洞天,是曰天仙。
既为天仙,若以厌居洞天,效职以为仙官:下曰水官,中曰地官,上曰天官。
于天地有大功,于今古有大行。
官官升迁,历任三十六洞天,而返八十一阳天,而返三清虚无自然之界。”   

吕曰:“鬼仙固不可求矣,天仙亦未敢望矣。所谓人仙、地仙、神仙之法,可得闻乎时?”   

钟曰:“人仙不出小成法,地仙不出中成法,神仙不出大成法。
是此三成之数,其实一也。
用法求道,道固不难。
以道求仙,仙亦甚易。”

吕曰:“古今养命之士,非不求长生也,非不求升仙也,然而不得长生而升仙者,何也?”

钟曰:“法不合道,以多闻强识,自生小法傍门,不免于疾病、死亡,犹称尸解,迷惑世人,互相推举,致使不闻大道。
虽有信心苦志之人,行持已久,终不见功,节序而入于泉下。
呜呼!”


author

Jesse Lau

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正努力专研经济学中.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