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八仙出处东游记20-张果骑驴应召

2019-03-05 约 995 字 预计阅读 2 分钟

张果骑驴应召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张果者,混沌以来白蝙蝠也。
其受天地之气,得日月之精,历岁久远,化而为人。
后隐于恒州中条山,得受宛丘、铁拐诸仙论道说法,往来汾晋间,长生不老,父老云:“自为儿童时见之,已言数百余岁。”
常乘一白驴,每倒骑之,日行数百里,休息之时,虽折叠之,其厚如纸,藏于箱巾中。
欲骑,则以水噀之,复成为驴,倒骑于其上,奔跃而去。
唐太宗、高宗征之皆不起;武后召之,乃出山,佯死于妒女庙前。
时方炎热,须臾臭烂生虫,于是时人方信其死。
后有人于山中复见之。
开元二十三年,明皇诏通事舍人裴晤,驰诏于恒州迎之,果对晤气绝而死。
晤乃焚香宣天子求迎之意,俄而渐苏,晤不敢逼,驰还京中奏其事。
明皇复命中书舍人徐喻、通事舍人卢重玄,齐敕书迎果。
果见其意诚,竟到东京。
命迎之于集贤院安置,备加敬礼,公卿皆往拜谒。
帝问神仙之事,果不答,但息气至累日不食。
一日见帝,帝赐之酒,果辞曰:“小臣饮不过三升,有一弟子可饮一斗。”
明皇闻之言,令召之。
俄顷,一小道士自殿帘飘下,年可十五六岁,姿容俊美,步趋闲雅。
拜见上,言语清雅,礼数中度。明皇爱之,命坐。
果曰:“弟子当侍立。”
明皇愈喜,赐酒饮及一小斗。
果辞曰:“不可再赐,过饮心有所失。此特致龙颜一笑耳。”
明皇固赐之醉,酒从顶上涌出,冠冲落地,忽化为金榼。
上及嫔妃皆惊,笑视之,失道士矣。
但金榼在地,验之乃集贤院金榼也。
其榼贮酒一斗矣。
又能指鸟鸟落,指花花落,指锁门开,复指之如故。
又能徙宫殿于他处,复能徙故处。
入水不沉,入火有莲花托之而出,屡试仙术,不可穷述。
常自言:“我生尧丙子岁。”
其貌如六七十许。
时有邢和璞,善知人寿夭,帝命推果年,则懵然莫知。
有师夜光善见,明皇使夜光视果,竟不见果之所在焉。

此回讲张果老之仙术。有一个细节息气至累日不食。

《云笈七签》第五十九卷记录诸家气法,其中就有张果先生服气法


每日常偃卧,摄心绝想,闭气握固,鼻引口吐,无令耳闻,唯是细微,满即闭,使足心汗出。
一至二,数至百已上,闷极,微引少气,还闭,热呵冷吹。
能至一、二千,即不用粮食,不须药物,时饮一、二盏好酒或水通肠耳。
数至五千,则随外出入,有功当自知也,则可入水卧矣。
夫服食养生,贵其有常,真气即降,方有通感。
岂有纵心嗜欲,而望灵仙羽化,必无此事也。
但仙人功行未满,尚不可致,而况凡俗乎!
但信老人言,勤行之,则当自知。
凡气不通,冷热迟疾耳。
极迟、极热、极疾、极冷,皆非道也。

--- 《云笈七签》第五十九卷


author

Jesse Lau

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正努力专研经济学中.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