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心目论

2019-03-04 约 1512 字 预计阅读 4 分钟

这几日练目比较勤力,但收效微。休息一下,闲翻道藏,发现有唐代吴筠所著一篇名为心目论者,粗看一下为心与目的对话,挺有意思,故帖于此处细读之。

心目论

心目论 心目论 心目论 心目论

人之所生者神,所托者形。
方寸之中,实曰灵府。
静则神生而形和,躁则神劳而形毙。
深根宁极,可以修其性情哉!
然动神者心,乱心者目,失真离本,莫甚于兹。
故假心目而发论,庶几于遣滞清神而已。
且曰心希无为,而目乱之。
乃让目曰:
「予欲忘情而隐逸,率性而希夷。
偃乎太和之宇,行乎四达之逵。
出乎生死之域,入乎神明之极,乘混沌以遐逝,与汗漫而无际。
何为吾方止,若且视,吾方清,若且营,览万象以汨予之正,悦美色以沦予之精。
底我邈邈于无见,熙熙于流眄,摇荡于春台,悲凉于秋甸。
凝燕壤以情竦,望吴门而发变,瞻楚国以永怀,俯齐郊而泣恋。
系庶念之为感,皆寸眸之所眩。
虽身耽美饰,口欲厚昧,耳欢好音,鼻悦芳气,动予之甚,皆尔之谓。
故为我之尢,职尔之由。
非尔之怼,而谁之仇乎?」

目乃忿然而应之曰:
「子不闻一人御域,九有承式,理由上正,乱非下忒,故尧俗可封,桀众可殛。
彼殊方而异类,犹咸顺乎帝则,统形之主,心为灵府,逆则予舍,顺则予取,嘉祥以之招,悔吝以之聚。
故君人者制理于未乱,存道者克念于未散,安有四海分崩,而后伐叛,五情播越,而能贞观者乎?
曷不息尔之机,全尔之微?
而乃辨之以物我,照之以是非,欣其荣,戚其辱,畅于有余,悲于不足,风举云逝,星奔电倏,纷纶鼓舞,以激所欲。
既汨其真而混其神,乖天心而悖天均,焉得不溺于造物之景,迷于自然之律哉!
故俾予于役,应尔之适,既婴斯垢,反以我为咎。
嗟乎嗟乎!何弊之有?」

心乃愀然久焉。
复谓目曰:
「顾予与尔,谁明其旨?
何隐见之隔,而元同若此?
既庶物之为患,今将择其所履,相与超尘烦之疆,陟清寂之乡,餐颢气,吸晨光,咀瑶华,漱琼浆。
斯将期灵化于羽翼,出云霞而翱翔,上升三清,下绝八荒,托松乔以结友,偕天地以为常。
何毁誉之能及?
何取舍之足忘?
谅予图以若兹,其告尔以否臧。」

目曰:
「近之矣!
犹未为至。
若然者,所谓欲静而躁随,辞埃而滓袭,闇乎反本之用,方邈然而独立。
夫希夷之体也,卷之无内,舒之无外,寥廓无涯,杳冥无对。
独捐兹而取彼,故得小而遣大,忘息阴以灭影,亦何逃于利害?
伊虚室之生白,方道德之所载,绝人谋于未兆,乃天理之自会。
故元元挫锐以观妙,文宣废心而用形,轩帝得之于罔象,广成契之于杳冥,颜回坐忘以大通,庄生相天而能精,历众圣以稽德,非智谋之是营,盖水息澜而映澈,尘不止而鉴明,未违世以高举,亦方寸之所宁。
故能泊然而常处,感通而斯出,不光而曜,不秘而密。
冥始终而谁异?
与万物其为一,因而靡得,是以罔失,诚踵武于坦涂,可常保于元吉。
若弃中而务表,乃微往而不窒,其故何哉?
水积而龙蟠,林丰而兽居,神栖于空洞,道集于元虚,苟不刳其所有,焉能契其所无。
非夫忘形静寂,瑕滓镜涤。
元关自朗,幽键已辟,曷可度于无累焉?
不然,安得驾八景,升九霄,睹金阙之煌煌,步紫庭之寥寥,同浩劫之罔极,以万椿为一朝。」

予心于是释然于众虑,凝澹于前豫,澄之而徐清,用之而不遽,致谢于目曰:
「幸我以善道,宏我以至言,觉我以大梦,启我以重元。
升我以真阶,纳我以妙门,纵我于广漠之野,游我于无穷之源。
既匪群而匪独,亦奚静而奚喧,协至乐之恒适,抱真精而永存,遣之而无遣,深之而又深,通乎造化之祖,达乎乾坤之心。
使我空欲视于目盲之外,塞将见于元黄之林,睹有而如见空寂,闻韶而若听谷音,与自然而作侣,将无欲以为朋。
免驱驰于帝主,保后天之所能,窒欲于未兆,解纷于未扰。
忘天壤之为大,忽秋毫之为小。
处寂寞而闻和,潜混溟而见晓,应物于循环,含光而闭关.
飘风震海,迅雷破山,滔天焚泽,而我自闲。
彼行止与语默,曾何庸思于其间哉!」


Tags: 天道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