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太上老君元道真經注解》

2020-04-03 约 5461 字 预计阅读 11 分钟

十三天讀完孫子兵法十三篇,確實過癮。連注解共15萬字之巨。主要杜牧等人的注解多有例子,比較占篇幅。

今天又閑下來了,打算隨便找一個有注的短小經文,在道藏裏隨手翻到一篇《太上老君元道真經注解》,為合明子隱芝內秀注。隱芝這個名字勾起了多年前的回憶。就讀這一篇吧。

《太上老君元道真經注解》正統道藏中原文PDF

太上老君元道真經注解

太上老君元道真經注解

合明子隱芝內秀注

釋題曰:元者,本也,始也。道者,太上真一之道也。經者,徑也,本始之真元。此經最妙,故曰真經。

元道者,老君元上之道也。
元上者,為窮高不測,為最上之宗,故曰元上。

元道上篇


老君曰:其道有三,上中下也。

此分三丹田,上中下也。
故上有泥丸,中有赤城,下有炁海,故曰三也。


黃庭道有上中下也。

仙經曰:一偶一奇之為乎,味不再嚐,偶不再舉。


諸道各有三,皆其次也。

言諸道者,不一之道。
故法有多門,為煉丹而成,各相而舉,或控鯉而升天,或乘龍而上漢,或祭醮而朝元,或咽氣而長生,或即溯流而延命矣。
仙經曰:道有萬法,俱得長生,水有千源,盡朝東海,俱長生也。


老君中道與黃庭上道比之,道有此三經,其最上者,元道也。此道至高,虛元玄妙,澹泊無為,動合自然,故學者難窺焉。

最上者,為眾經之首,妙者為諸法之門。


非上士高機倏然自悟者,不可學也。

故學者宿著道緣,誌同鐵石者,陰功助佑,仙氣合成,道成歸天。


非懼於死常舉於生者,亦不可學也。

棄非道之財如冤家,離妖冶之色若仇讎者,方可與道相合。


說諸中道多慕尚而行之,與此道難合,故久不降焉。

此者若棄真求假,雖得理而難成,是不合也。


若高機上士,特然行之,則自得無量也,

此者為世人劣量淺學,選擇堅固好生惡死之人,故曰高機上士也。


通易無量。

更無多難矣,出諸廣也。


又諸道皆有師奉,皆雲犯罰不一,唯此道無諸犯罰,故無師奉。

《內教經》雲:為無為,念不念,動不動。此三者真偽相參,使曲直相教,以名有犯罰也。


若諸小道,須擇山林處,乃可行之,

古高士混於塵寰,不可方可;中士隱於山林,方可不可。故元道與諸道,事有差別,法有捷門,亦無觸犯而返損,禁誡異端,虛成疾息者。此元道理合重玄,故無諸損也。


不然者有損也。

仙經曰:小道易惑,中人易敗。老子曰:不見可欲,使心不亂也。


惟有此道,可以塵世而成之。

仙經曰:上道無為,損而非損,至理自然,病而不病。老子曰:和其光同其塵,湛兮或存。故無損也。


鼻引口吐,可以去乎寒熱,

老子曰:玄牝之門,此為生死之根,綿綿兮若存。能用此理即可天長地久,寒暑難侵。故嗬屬其心,心無積毒,故無寒暑。


及可排積元炁。

排積者,從贏入妙,微而成之,道自降矣。若人急用求當,返克而無功,故曰排積也。
元炁者,自然之炁,來自冥冥,降自虛無,悟者有無有用,而無無不無,故曰元炁也。


閉氣可以救饑劣,通百關,治萬病,非養炁複元也;咽氣可以救虛弱,非自然充滿也。

故上士修真,妙中體妙,出入無為,專守一道,玄中悟玄,不失元道也。
故仙經曰:鼓腮強咽,當為求死之由;閉極口奔,此是傷神之本。學道之人,切忌此也。


行氣可以潤肌膚,非常道也。

人能得誌者,元炁充而有微,肌膚潤而光澤。雲行雨施,萬物滋也;炁充百脈,萬神靈也。仙經曰:無一毛不通於炁,無一節不住於神。


此道歸根複本,合於自然,故曰元道。

老子曰:夫物芸芸,各複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複命。
大凡運用,須明三一,其炁自充,若忘而有為,終當自悟,不能返樸歸根,此是失元道之理也。


若修成者,堅筋補髓,固護五藏,清利泥丸,安靜丹台。

人若達道,筋骨自變,返少還童。
《中黃經》曰:肌膚霜白筋骨青,地府除籍天錄名,坐察陰司役鬼神。
得元炁精爽,恬淡自然,天地護衛,毒物不行,諸疾不生。
《黃庭經》雲:骨青筋赤體如霜,七竅去不祥,永得安也。


六不妄入,三不妄出者,此道也。

大凡修道,切忌六欲,內關於心,濁亂於神,濁於心,滯於炁,六欲動,起六情,六情動而六根濁,六根濁而六情染,六情染而與真道遠矣。
三不出者,三丹田中三元正炁不可妄而施泄,為三丹田中有三元,三元凝而成三一,三一化而生三魂,三魂變而都萬神。
萬神者,元道陽神也。
故元神而成炁,炁結而成精,精化而為萬神,故曰神。
神者,炁也。炁者精,精者道也,道者物也。
老子曰:恍恍惚惚,其中有物。物不可忘物。
仙經曰:施炁於人,能生其人;留炁於身,能生其身,故不妄出也。
《黃庭經》曰:若當決海百瀆傾,葉去樹枯失青青,故不得出也。


穢濁盡出,真炁倘佯身騰太空,上為真人。自古登真者,皆因此道也。

穢濁出者,謂久久而行,方得大道,五穀滓穢,自然頓絕也。仙經曰:子欲不死,腹中無滓,故曰盡出也。

元道中篇


人者,萬物之中至靈,與天地俱生於虛無之始,元炁結而成形。形既將立,則十天神降在人身中,化為神矣。

老子曰:積精聚氣,父母和合,陰陽交媾。
始一月為胚;二月為胞;三月為胎,形兆分也,三魂降焉;四月四神衛,四神者,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也;五月五藏安鎮也;六月六律名六根也;七月生七魄也;八月八景見,和真八神也,八景者,五藏、三丹田是也;,九月安九宮,生九真,九官者,在泥丸周匝上下是也;十月成形,十天神降。
元道炁全,方得受生。故曰與虛無天地同生。
老子曰:天地媾精,已生其人。


故能成其人矣。

為得元道而成形也。


既與天地同生於虛無之始,合與天地齊壽。
今且天地久長即為人不能長久者,何也?
曰:天地能長久者,蓋為溫靜柔和,不移本性,常守虛寂,湛然不勞,而得自然之道,元真不散,故能久長也。
人不能長存者,緣生妄想,移於本性,不執自然,不守其根,自取其勞,常求自益,思慮不息,關機萬端,故元炁隨欲而消散,故不得長生也。

人不能與天地長久者,天無為而人有為,地無欲而人有欲,天常明而人自昧,地基敦而人自浮,天炁輪而人炁滯,地伏泉而人有炁,此者與天地相返,自不守元道而體虛無,故不能同也。命延億載者,為留炁身中,存其命也。


六根本來虛靜,為人自生妄想,六賊所牽,終不得歸根。因此六賊:心妄生,目妄視,耳妄聽,鼻妄香,口妄言,舌妄味。
終不能歸根,故不可永存也。歸根者,為複元炁之根本也。

凡為賊亂中和,失其本性,心有妄而神自亂,目有妄而外視,耳有妄而外聽,鼻有妄而失靈關,言有妄而失真行,舌有妄而玉液不結,皆因妄牽,去道遠矣。


複元氣之道,別無他法,但降心湛寂而已矣。人常能虛心湛寂,則自然元炁複也。
複元炁之法,當以減息為候。心神湛寂,其息自減。減半息,增半壽也。

半息者,為人一晝一夜有一萬五千息。若能歸根定住不至出入者,延命本壽外一半。


從減息至無息,則複元歸本矣,故可住世永劫而不壞也。

閉息之道至妙,寄意念神,冥然體道,道複歸身,神複歸根,玄關微出,久而成真也。
經曰:凡人以有息為常,聖人以無息為常。
陰符經曰:死者,生之根,為無息之道也。


動而有息,靜而無息。故無息者,自然之道也。修元道之士,常宜以無息為是,有息為非,無息為常,有息為妄,先以減息為事則易而功多,若不以為事則難而功少,但湛然養炁,則三靈歡然,神魂暢焉,則元炁不習而至矣。

老子曰:人能常清靜,萬神悉皆歸。
《黃庭經》曰:心意如致欣昌,此之謂也。


黃庭之道,有三十六慎,每一慎為應,至三十六應乃為半功。諸道應慎皆多,惟元道總一慎三應則成功也。

故修道之士,積功而煉精熙為定。


一慎者,慎其休止也。

故修道內守堅固,事無暫忘,故不可休止也。若慎而止,萬無一失。


三應者,三轉意也。一轉意一百日。

為次第而功積,相家有其月數。


第一應一百日,有事可止,無事可減,至此則塵慮自滅。

煩事俱不能興動也。


虛澹日增,此為第一應也,小功成矣。第二應二百日,忽忽自止為第二轉意,至則不食五穀,不嗜五味,無大饑渴,是中功成矣。

人至二百日後,小功成而中功滿,永無饑渴。


第三轉意者,三百日元炁兀然自住,元道歸根,饑渴不至,寒暑不侵,死籍永除,天地齊壽,通世為一周,此是大功成矣。

得道之後,地府除籍,上天錄名,東鬥注算,西鬥注祿,北鬥落死,南鬥上生,字標仙錄,永為真人矣。故曰死籍永除矣。位入真仙,出入華胥之國,棄賤人間,因此而升天。


有事止無事減者,功萌也。此法但有事無事皆可減矣,則元炁漸複也。
忽忽自止者,元炁將定也。兀然自止者,元炁已定也。
定者,萬物皆壞,惟此定身永不動矣。
大君曰:從減息至無息,從無息至定。
定者,不取不舍,是無為之定,非執定之定也。
得此定者,陰陽自調,四時自離,元炁自滿,眾神自棲,惠通玄奧。

老子曰:其智自悟,從無入有也。


故陰陽調則百病不生,四時離則寒暑不侵,元炁滿則永無饑渴,眾神棲則兵虎不害,惠通玄奧則萬事不生,皆自然之道成矣。

惠謂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


大君曰:人之思慮不一者,元炁皆銷散,陰魄盛矣。惟此道功成,妄自滅也。

修道之人,至三百日後猶有陰魔相惱,屍鬼動搖,忽自猖狂,轉生情切,往往自退,切宜守也。


縱有所發無不善也,所用無不中也,故有善發、有惠發、通發,皆自然而然也,永無喜怒哀懼驚惡之發矣。

人誌道,喜怒俱息,禍害不生,永得功行相承,妙自致矣。


大君曰:長生無他。神全、氣全、形全而已。神全虛無,氣全湛寂,形全清靜。元炁充積,形永存矣。神炁皆全,故能舉形而升仙矣。

充者滿積者,結眾化成神明也。

住氣兼行氣法


訣曰:調氣減息,其功稍遲,若住炁兼行炁,其功倍也。
住炁者,候神安和,久而寧帖,因而住之,至於極者為行通。
每候雞鳴前至寅時,可行五七通,漸漸加至十通,或作意漸增之,意炁俱定即定,恬自極。初可以鼻進,數息便住,至極有益無損,甚微妙也。

每住息之時,須候常喘息,出了便住,此名外炁不忤。亦須先淨一室,擇其良友專數其息,此要漸漸增多也。


如此行減息之道,功倍速成。

陰符經曰:絕利一源,用師十倍。


其慎者,吐引大奔。初修之士故未免也,不得不慎,其奔吐宜慎之為妙。

不慎者,忽有內傷,心見反損也。經仙曰:出微微入綿綿,明至理自通玄。


大君曰:住炁可以通百關,除堅滯,治萬病,導元炁。

修行人住炁,若園人灌畦,一滿而水通,百脈眾物皆滋也,一炁而靈變萬神,三丹俱王,故言要在導乎元炁。


若百關不通則減息,元炁隨意自開,津路流注,元炁與津液所及之處,先化為髓,永不壞也。

《中黃經》曰:蒸荒曝骨達諸關,握固漸通,開百翹。百竅關連總有神,由子軀除歸我身。怡然得達自明真,自明之道永長存。故不壞矣。
炁初時則覺遍身微熱,此是元炁充滿四肢,盈溢百竅,故曰在此應也。
即須握固,運入三丹田。三丹田出,故流遍於身,通於百神,可使毛發躑躅,容貌光芒,顏如處女。
仙經曰:無一毛不通於炁,無一節不住於神。此是練骨法,久久集之,則金髓玉骨長生仙矣。


大君曰:減息住炁,以無息為常,定炁為功。
若猶喊息則功遲,若專住炁則難得至於無息。
若通百關,兼行炁減息,則元炁自然充盈,其功速倍而成矣。
元炁全身以不舉不動為頭,以不出不入為足是也。泯其萬境,息此六情,普洗煩心,鬆滌諸想。

元道下篇


下篇無他法,皆言報功。經曰:但是首篇,不見其文,道成將舉乃可見也。
言其報功者,報修元道之功也。
經曰:報功之事,皆是仙家靈變,神用之儀飾,駕馭之靈物,宮闕之異觀,飲僎之珍羞,引從之童仆,賞玩一之玄樂,以報修行之功矣,萬代記錄,如茅君九錫為上道又百倍。學元道者,無辭勸矣。下篇首目約數十篇,所記者五篇,今以錄之。

《中黃經》曰:人得道之後,升身於寥天之上,馭以九霄之儀仗也。
天尊所賜者,十方彩女各執旌麾,百龍引駕,玉童相隨,前有龍幡,後有虎旗,羽服飄飄,八風齊吹,八鸞而後鳴成歌,九鳳而前唱成曲,項戴七曜玲瓏之冠,足著五色卷雲之履,裙拖蟬帶之裙,被搭離羅之被,佩於金虎之印,上朝太清仙帝者。
帝者,金闕玄元老君。功報一,誌報二,不退報三,不怠報四,不須拾報五。元道報別錄。
大君者,是南鬥之中長生大君也。
此五者不拾,則元道功元鬥不成矣。
所慎休止,若不休止,萬不錯矣。
塵世之事或難行之,時有休止,休止之中,不可不慎,今錄戒慎於後,為慎休之者言矣。
一大息,減二日功。一小乏,減二日功。一大乏,減三十日功。一小醉兼吐者,減六十日功。一大醉兼吐者,減一年功。一犯欲,減三十日功。一大嗔,減二十日功。一哀一懼,各減七日功。一飽一饑,各減五日功。一驚,減十日功。一勞一倦,各減二十日功。一煩一燥,各減五日功。一忿,減十日功。


凡飲食觸犯,寒暑過差,風濕所及,起居失節,言語散雜,

老子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仙經曰:閉言之人,與道合真。又防泄天機。
《易》曰:慎言語,節飲食,內守衝和。恐失其道也。
經雲:與人爭曲直,陰功減算壽。


思慮煩多,此皆減損元炁。隨所犯輕重,度所減多少,隨日而補之不可懈怠。
所言減者,損也。所減幾日,並是減其實功。修元道之士,深宜慎之。
元炁難積而易散,關節易閉而難通。住炁固不可絕,其所減尤宜精至。
凡修,取五更初,起坐梳頭,熟通一百餘過,披頭,隨意導引,摩掣四肢,嗬吐濁炁,微微然待元炁調帖,無思慮,心湛寂至微,自然喘息微而其息自減,減至半息增半壽,減至無息元道之功成矣。
古之真人,勤而行之,頃刻無舍者,一年功成矣。若是日行二時之功者,五年成矣。修成此道者,乃為太極元上真君。
此經從古至今,太上傳十九人,皆各登仙升居太極,其經不留於世。
自大唐元和戊戌歲南統大君因傳孟謫仙,孟謫仙轉傳於世,至虛至妙,遇而秘之,非人莫傳,傳之則殃及玄遠。


讚曰:
有元道兮,虛無之祖,冥津之根,萬經之首。
三一之門,說大魁廓,旨細微塵,杳兮得信,寂兮通神,產其有象,鬥宿星辰,論其氣也,永骨靈根。唯我元道,不澄自繳,濁之不渾,無無之教。
至定歸根,元剛發泄,夫物芸芸,三十五分,得一長存,惟我元道,獨處為尊。
無象之象,無始之魂,輪轉日月,包裹乾坤。
圓兮張弓,敦兮複淳,性善利物,養乎群民,過貪者損,不足者均。自然非有,本合乎人。


Tags: 道書

author

Jesse Lau

網名遁去的一,簡稱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蘭至今,自由職業者。手搓的GPTs
本文采用知識共享署名 4.0 國際許可協議進行許可。簡而言之,可隨意轉發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