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权《烽烟情焰》及读《太上老君虚无自然本起经》

2022-02-13 约 6237 字 预计阅读 13 分钟

今天看到《烽烟情焰》的各电视剧古装女主版本,挺喜欢。就是短了一点,所以找来《燃烧岁月》的片尾主题歌版本放在这里。

《燃烧岁月》(英语:A Time of Taste),该片是TVB在1990年制作的集清装、民初、怀旧、时装于一体的电视剧。在中国近代史这个大时代下,以清帝退位、日本侵华、共产党统治、私产归国有、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等为历史背景,刻划出中国老百姓在大时代巨变下,种种悲欢离合的故事,表现了中国的沧桑动荡。由李国立监制,刘青云、罗慧娟、邵美琪、郑伊健主演。

设定十分宏大,当然也由于触及敏感话题,一直在大陆禁播,我在网上找到的版本,也都是删除掉解放后情节的净化版。

这首歌由蔡国权作词作曲并演唱。


今天在微信公众号看到这个经名,在《正统道藏》搜到原文,就读一读吧。

《太上老君虚无自然本起经》正统道藏中原文PDF

太上老君虚无自然本起经

太上老君虚无自然本起经


道者,谓太初也。
太初者,道之初也。
初时为精,其气赤盛,即为光明,名之太阳,又曰元阳子丹。
丹复变化即为道君,故曰道之初。
藏在太素之中,即为一也。
太素者,人之素也。
谓赤气初变为黄气,名曰中和,中和变为老君,又为神君,故曰黄神。 来入骨肉形中,成为人也;故曰人之素。
藏在太始之中,此即为二也。
太始者,气之始也。
谓黄气复变为白气,白气者,水之精也。
名太阴,变为太和君,水出白气,故曰气之始也,此即为三气也。
夫三始之相包也,气包神,神包精,故曰白包黄,黄包赤,赤包三,三包一,三一混合,名曰混沌。
故老君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又曰:混沌若鸡子。此之谓也。

太初太素太始,精神气


夫人形者,主包含此三一,故曰三生,又曰三精,又曰三形。
元包含神,神得气乃生,能使其形安,止其气。
如此三事,当相生成。

《心印经》云:神依形生,精依气盈


夫道为三一者,谓虚、无、空。
空者,白也,白包无。
无者,黄也,黄包赤。
赤为虚。
何为虚?
虚者,精光明,明而无形质。
譬若日、月及火,其精明然。而无有形质,故为虚。
何谓无?
无者,气也。气有形可见,无质可得,故为无。
何谓空?
空者,未有天地山川,左顾右视,荡荡漭漭,无所障碍,无有边际,但洞白无所见,无以闻,道自然从其中生。
譬若琴瑟鼓箫之属,以其中空,故出声音。
是以圣人作经诫后贤者,欲使守道,空虚其心,关闭其耳目,不复有所念。
若有所念思想者,不能得自然之道也。
所以者何?
道未变为神时,无端无绪,无心无意,都无诸欲,澹泊不动不摇。
及变为神明,神者外其光明,多所照见,使有心意,诸欲因生,更乱本真。
或曰思想不能复还反于道,便入五道,无有休息时。
何谓五道?
一道者,神上天为天神;
二道者,神入骨肉形为人神;
三道者,神入禽兽为禽兽神;
四道者,神入薛荔,薛荔者,饿鬼名也;
五道者,神入泥黎,泥黎者,地狱名也。神有罪过,入泥黎中考。
如此五道,各有劫寿岁月,是以贤者学道,当晓知虚无自然。
守虚无者得自然之道,不复上天也。常在世间变化,见死生,为世人师。
守神者能练骨肉形为真人,属天官,当飞上天。此谓自然也。
守气者能含阴阳之气,以生毛羽,得飞仙道,名曰小自然。
故神有广狭,知有浅深,明有大小。
由是言之,学道赞诵圣文,寻逐明师,开解愚冥也。

守虚无、守神、守气


夫守道之法,当熟读诸经,还自思惟我身。
神本从道生,道者清静,都无所有,乃变为神明,便有光明,便生心意,出诸智慧。
智慧者,谓五欲六情。
五欲者,谓耳欲声,便迷塞不能止;
目欲色,便淫乱发狂;
鼻欲香,便散其精神;
口欲味,便受罪入网罗;
心欲爱憎,便偏邪失正平,凡此五欲,为惑乱覆盖。
六情者,谓形识知痛痒,欲得细滑;
耳闻声,心乐之;
目见色,心欲之;
鼻闻香,心逐臭;
口得味,心便喜;
身得细滑衣被,心便利之;
得所爱,心便悦之。
坐此六情以丧,故复名六情丧人。
神但坐此六情所牵引,迷乱淫邪,垢浊暗蔽,使神明不畅达。
便有肉人不能识别,听视不聪明,情志闭塞,皆坐此五欲六情之所惑乱受罪,辗转入五道死生,无有休息时。
以是故,当熟自思此意,其神本自清净,无此情欲;
但思念此意,诸欲便自然断止,断止便得垢浊尽索,垢浊尽索便为清净,便明见道,与道合,便能听视无方,变化无常。
人若复不解此意,且听吾说。
譬如此类若镜。
其师本作镜时,极令清明。
至于人买镜持归,不肯护之,至使令冥无所光照,乃复令摩镜,师以药摩之,乃复正明,以明能见人形影。
人神亦如此。
神本从道生,道者清净,故神本自清净。
而使以情欲迷惑,陷于暗冥。
其镜冥者,药摩之便明。
人神以欲自蔽冥者,亦当以经法自摩,诸欲乃得自然断止而复清净,乃有所见。
又若天新雨之水,皆扰浊。
若收此水置一器中,初时水尚浑浊,无所照见;
久久稍自澄清便明,明便可于其中照见形影。
人神以诸欲乱时如此浊水。
人能断此情欲者,如澄清水。
诸欲断,便自然清净澄明,明便为得道。
当晓知其本者,诸欲便自然断。
其馀外道,不晓知其本清净,而反常相教断情欲。
夫情欲,非有形质也,来化无时,不效有形之物,可得断截,使不复生。
此神情欲思想,出生无时,不可见知,不可预防遏,不得断截。
不效悬悬之绪可得寄绝;不效草木可得破碎;不效光明可得障蔽;不效水泉可得壅遏。
故神无形,呼吸之间,丹流万封,以是故不可得断绝。
但晓知其本,清净无欲,自然断止。
而不晓知其本强欲自断情欲,终不能断绝之。
譬如断树木使不生,当掘出其根本,根本已出,便不复生,痴人不晓之,而但齐地斫之,其根续生如故。
人不晓情欲之本,而强断绝其末,如此情欲绝不断也,会复生如故。
外道家不晓,人神本清净,而反入室强塞耳目断情欲,不知情欲本在于心意。
心意者,神也。
神无形,往来无时;情欲从念中生出,生出无时。
以无形故不得断绝。
但当晓知其本,自当断止其意,不复生。
为道当熟明此意。若不明知此,但自劳伤其精神耳。
夫为道既知此情欲,当复解知道德经行之法。
夫道者,谓道路也。
经者,谓径路也。
行者,谓行步也。
德者,谓为善之功德也。
法者,谓有成道经,可修读而得道也。谓有成道路之径可随而行之。
夫有德之人,念施行诸善。行者谓举足从径行,乃得大道。
此欲贤者因经法思念十善,施行功德,功德已行为得道。
譬如举足,因成之径,行步以前,当得大道。
假令人坚坐在家,殊不行步,何时得道?
贤者若不思经法,施行功德,何能得道乎?
人为道,但守一不移,而不作功德,譬若人生在家,未尝出入,不能见道路也。
愚者虽守道,不作功德,亦不能得道也。
故老君作《道经》,复作《德经》,使忠信者奉行之。
假令但守道便可得遂,圣人但作一言之诀,何须并作诸经云耶?

类禅宗修法,本来清净


夫道,得三乃成,故言三合成德。
自不满三,诸事不成。
夫三者,谓道、德、人也。
人为一,当行功德;
功德为二,功德行乃为道;
道为三。
如此人入道德,三事合乃可得。
若有人但作功德,不晓道,而无功德亦不得道也。
若但有道德而无人,人亦不得道也。
譬若种谷,投种土中,不得水润,何能生乎?
譬若酿酒,有曲有米而无水,何犹成酒乎?
譬若有君臣而无民,当何宰牧乎?
譬若有火有水而无谷食,人当何以自活乎?
譬若有车有马而无人御之,何能自随行乎?
如此譬喻,皆得三乃能成道。

为何为三,三足稳尔


夫道者有三三一。为三一:为三皇,为三神,为三太一。
三太一:谓上太一,中太一,下太一。
为三元,其三元各自有三三一。
如此三三之一为九一,故有九宫。
从一始到九终,九阳气从十月冬至始生黄泉之下,到新年六月更终。
从十月到六月合为九月,阳气便终,故阳数九,故言九天,子午亦数。
为道当知此九一之变化,始终之上下。
夫人形体为一,神为二,气为三;此三三一乃成人。
又神为一,气为二,精为三;此三三一乃复成神。
又天为一,地为二,人为三;此三三一乃复成道德。
天地之本三一者,谓虚为一,虚中有自然,已立身也,亦道君、亦元阳子丹也、亦贵人也、亦神人也;
其左方之一者,亦天也、亦日也、亦父也、亦阳也、亦得也、亦师也、亦魂也,为人主作政也;
其右方之一者,亦地也、亦月也、亦母也、亦阴也、亦形也、亦司命鬼,为邪为魔,主为人作邪恶。
贤者当晓了此三三一,分别善恶邪正。
觉知此者,便能得道。
夫道当晓知此左右之一,善恶之教。
中央之一正自我身神者,即道子也。
左右之一辅相我为善恶。
左方之一,日日关告我为善,其功德日日盛强,我便为正道,右方之一不能复持邪事反戾我也,不能使我为恶也。
右方之一,日日教告我为恶事,牵引我恶日日深大,便系属邪。右方之一此为属邪,日与恶通。
贤者为道,但晓知其道而不作功德,便当属邪,不能自出于邪部界,邪则日月迷乱,入便暗冥,怒作妄语,邪精、邪鬼神日来附近人。
贤者不晓此邪而强为静,闭塞耳目欲断情欲,此诸邪鬼便奸乱人。
又为人造作邪念,前念适灭,后念复起,如此之间,无有解己。
若有功德之人,至于静时便为左方之一,不能持邪事来干乱人也。
以是言之,无功德之人而强为静,欲断情欲,则终为邪所乱,情欲不得定也。

左善右恶,故有道心种魔之说


夫自然有三法。
守太虚无,谓高学功德之人,解道根元,深洞微妙。
晓知三元九一之变化、玄中之玄始祖、无中之无极道,知其所始,见其所终。
天地人物,皆各有形。
物既有形,故有成败死生。
精神无形,辗转变化,故无止,故曰常在。
不惑世所闻,不迷世所知,能知之明,览虚无之自然,故澹泊无忧喜,情欲不能倾。
所以者何?
此人但晓解其本,故不惑其末,但为与人并有内形耳,智慧无穷极,此乃为虚无也。
亦从学而知之,非有素自然也。
其静守道时,当少食,正闭耳目,还神光明著绛宫,绝去诸念,不得强有所视思想也。
久久,喘息稍微,从是以往,不复自觉喘息,泊然不自知有身无身。
从是以往,为得定道之门。
道者,虚也。
当尔之时,神在天上虚无中,左顾右视,但皓然正白,中无所见。
有状如雨雪时,四向树亦白、山亦白、地亦白、一切都白,皆无所见。
所以者何?
神出天上,前向视不复见日月星宿、山川河海,如此为复命返道,还入虚无也。
若得是当下视,乃见天下诸事,便当回心念师言,为道当济度天下,但见是念,故便止前所见,白更冥,神便来还形中。
不如此者,神便入道中,散形与道合,便为天下骨肉形,便跄猝,故老君曰:知白守黑,为天下式。
谓神还形中,长在天下,为人道师,是谓大虚无之自然也。

大虚无之自然


夫守中自然之法,不能晓知天地人物所从出,不能知道之根源变化所由,缘不能及,不能知虚空之事。
其所见闻,心便疑惑怪之,且迥然不知道独坐无,能生于自然。
直受师言,告身中道云,言当守神者,亦当除情欲,闭塞耳目,还神绛宫。
下视昆仑山,或有教令,将神升昆仑山,视其上,想见中黄道君。
始时想见,久而见之,久久悉见。
诸神与神语言,讲说天上事,无复有世俗之念。
身中骨、脑、血,日变成万神盛强,共举身而上天受箓署,不得下在人间。
此谓真人道也。名曰中虚无之自然也。

中虚无之自然


夫守小虚无自然之法,亦当除去情欲,闭塞耳目,还神绛宫,下视昆仑山,和合天地、日月、阴阳、雌雄、魂魄之精气,以养真人。
以吾身阴阳气凝,精骨润光,便生毛羽,飞上五山。
时有奉使按行民间,亦不得久止也。
此谓小虚无自然也。

小虚无自然


夫从此大虚无、中虚无、小虚无以下,便有为之法,不及虚无也。
夫有为者,谓历藏导引,动作诸气,飞丹合药,吞符跪拜,带印禁忌,随日时王相醮祭名号精灵,使人解占候,此谓有为,不能知道何所谓也。
亦有得仙,亦有住年,亦有得尸解,从此已下,便为鬼道,非得长生也。

有为法


夫得大虚无自然之道者,不属天,但属道君耳。
便能散形与道合,能变化,听视无方,所在作为。
欲得此道者,当行道教化,作功德,奉行经诫,平等其心,无所贪著,无亲无疏,一心等之,如天如地,不得杀生。
所以者何?
夫蛸飞蠕动之类,道皆形之大虚无象。
有晓道而杀生者为害道,是以禁之。
其守中自然者,为守中神,尚颇有杀生。所以者何?
神有虚无,所以有虚形,故有食,有杀生祀祭。
道无有,故无祭祀,不杀生。
夫得道者,但能已得。
夫人耳目,听有声之声,见有形之形,不能听视无形无声也。
所以者何?
神赤。赤者阳,阳者离,离为日,为目,但能见前,不能见后,亦不能见头上。
日者天目也,但能照天内,不能照天外也,亦不能照覆冥之中。
是以得神道上天者,但能以天耳。
夫道耳目所听视,无前无后,无覆冥,无障蔽,洞彻见无数天下事,能听无声之声,能见无形之形。
夫作仙道者,当故持天耳目听视,乃能有所见。
假令不故持天耳目听视,但独见目前事。
所以者何?仙人持骨肉去故。
夫欲知神何以养象,神赤但有光,以光为虚形。
譬若镜中、水中所见景,是为无所有。
其所治止,常在天上,为生君,其寿有劫数,终不得在人间也。
其天上寿续尽,当复入五道,更形生死如故耳。或时寿尽,取道便灭矣。
夫真人者,有形景,属天为吏,寿岁有万数。
治天上,时时有奉使人间。
天上寿尽,便或上补神人,则不入五道中,受形生死矣。
夫守太虚无得自然之道,住身天上,劫有千数。
寿尽,变化灭,神亦尽,神续入五道中,受形生死如故。
天神都无死生也,但辗转在五道耳。
唯有眹兆常知智神,譬如火灭,无所复有,故取道。
夫为道所已神有灭尽者何?
此皆道人为不晓知道本空静,专心守空便著空,使人空灭尽。
夫守神之人不能知晓道本空静,但自信有不信无,以故自守神为守有,为著不还道何?
以故神辗转入五道中,无有灭尽时。
唯有善譬,最为功觉。
有晓了知道本空静,亦不守有,亦不守无,亦不念实,亦不念空。
遍在三界中间,有慈哀之心,欲度脱勤苦者,不肯入空取道,因是乃有功德,便自然之道,无有寿也。
亦不复入五道生死,亦不灭尽常在,久后功满,常补道君。
贤者为道,当熟解此意,当知优劣,各有所致到。
贤者学道,若知枝末,自谓深足,不肯复讲问穷究渊深,是不知道乃独各自用,有所致到,深浅微妙不齐等。闻仙便呼得道。
贤者学道,譬若上山下视。言独是高径,住上至顶,乃复前有高处;住上高顶,直复见前有高高处。学道亦如此,从小师学道,得至中师,见大师乃知道根元。
以是言之,学不可呼为足也。当努力求明师为道切,若言尔等何不取大道乎?
而于小道止,是暗冥浅近哉!
夫贤者学道,不广闻深见,更阅众师者,此人学不足言也。
夫日月不高,所照不远;江海不广,不能含纳。出名宝学之人,譬若陂中鱼,游到池四塞之下,自谓穷尽天下之水,终日终夜不能学大水之鱼,交会语言,不知外乃有江、湖、淮、济、河、海、恒、溺之水也。
譬若深山中有痴人,从生至老不行出入,无所见闻,安知外方人士之学问、尊卑差序、车马衣服、鲜绮甘香乎?
譬若学经书之人,但闻天下九州共一天子,云言四边但有夷狄,以谓天地界际极尽于此,安能知其外复何等有乎?
学道亦如此。从师受道,以谓尽于此,安能如学道修行,书不能记载也?
夫学仙道,自谓为足,定得飞仙上天,乃自知道不及真人也。
学真人道,亦自谓为足,定得真人,乃自知道不及神人也。
学神人道,亦自谓为足,定得神人,乃自知不及大道也。
学既得,大道之中当复有尊卑者,谓知不等也。
是以言之学,学无有极,天下神尚后行从君学道,何况内政灭神,光明变化各有所主,有所入,各有所致。
夫为太虚无之道,得无象无声教。
无思想,都无识念之欲。
守时亦法教,道不得取景梦候效也。
或时神相见,尚不得与神共语言,所以者何?
或有邪神来试人,此处无象,自然求道不求神也。
略小取大,故可得自然。
故老君曰:有光而不曜。谓欲养其光明至于彻视,不欲小电曜光,精独与一神相见也。如此不能悉见天下之事矣。

道德经 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Tags: 道书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