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八仙出处东游记10-铁拐屡试长房

2019-02-23 约 3711 字 预计阅读 8 分钟

铁拐屡试长房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却说铁拐因放走青牛,老君斥下立功赎罪,乃化身为一老翁,隐其名姓,背一葫芦,施药于汝南市中,病者求之,无不立验。
因悬一壶于市头,及罢市,即跳入壶中,市人莫之见。
有费长房者,官为市长,一日在楼上静坐,忽看而异焉,因在再拜奉酒。
老翁曰:“子明日更来。”
长房是日果往,翁乃与俱入壶中。
但见正堂厅上,旨洒佳肴,盈衍其中。
共饮毕而出,嘱不可与人言。
后乃就长房楼上曰:“我仙人也,以过见责。今事毕当去,子能相随乎?楼下有好酒,与卿为别。”
长房使人取之,不能胜举,令十人扛之,又不能举。
翁笑而下楼,以一指提上。
视其器如有只一升许,而二人饮之终日不尽。
长房心欲求道,乃顾家人为忧。
翁知其意,乃折一竹,度长短如长房,使悬之舍后。
家人见之乃长房也,以为缢死。
大小哀哭,遂殡殓之。
长房立其旁,而众莫之见。
于是遂随翁人深山,践荆棘,于群虎之中,使之独处。长房不惧。
又留长房于空室,以朽索悬万斤之石于其上,众鼠竞来啮索欲断,长房亦不移。
翁遂曰:“子可教也。”
复使食粪,粪中有三虫,臭味特甚,长房心恶之,翁曰:“子儿得道,恨于此不能,奈何”
长房欲归,翁与一杖曰:“骑此任所之,顷刻至矣,至当以竹投草陂中。”
又为作一符曰:“以此能驱使鬼神。”
长房乘杖,须曳来归,自谓去家甫经甸日,而已十余年。
即以杖投葛陂,倾视则龙也。
家人谓其死久,惊讶不信。
长房曰:“在日所葬竹杖耳。”
家人发塚,则竹杖犹存焉。
自后遂能医疗百病,鞭笞百鬼,驱使社公。
或独坐恚怒,人问其故,曰:“吾责鬼魅之犯法者也。”
又尝食客,而使使至宋市鱼,须臾还,乃饮。
或一日之间,人见其在千里外者数处。
桓景尝学于长房。
一日谓景曰:“九月九日,汝家有大灾,可作一囊,盛茱萸系之臂上,登高山饮菊花酒,祸可消。”
景如其言,举家登山,至夕方还,见牛羊鸡犬皆暴死焉。
一日,长房自失其符,竞为众鬼所杀。
却说铁拐自谪降后,立功满足,复归老君之所谢罪。
后来得为上仙,乃乘云琼岛,跨鹤瑶天。
每降凡间,则入贫子队中。
南中一家,设大功果,老仙至。
有谯楼执持牌二童子,忽对语曰:“明日设功果之家,那烂脚贫子,乃铁拐老仙也。当往见之。”
一童曰:“诺。”
适一守更之夫得知,大异其事。
次日往设功果之家观之,果有烂脚贫子,在灶边向火。
更夫即拜之求度。
贫子曰:“何以知之?”
更夫曰:“昨见谯楼二童对言,故知大仙来此。”
贫子曰:“但从我来,即度你。”
那贫子却从灶中走去。
更夫惧火烧身,竟不敢从。
后归至途中,复遇贫子在前,两追至求度。
贫子曰:“汝今且归,为我钉起谯楼二童,却来桥上会我,那时我自有船来接你,汝可跳于船上,便是度汝之处,毋得恐惧也。”
更夫归至谯楼上,果将二童钉起。
夜来其童哀叫,痛苦万端,深怨更夫。
次早更夫竟往桥上候贫子船只。
自辰至午不见贫子,只有竹叶一舟流至,更夫不敢上。
忽贫子亦至,曰:“何不上船。”
更夫曰:“叶舟安能重载?”
铁拐曰:“汝凡念太重,不可度矣。”
乃自跳入舟中,冲风逐浪,驾入云中。
有钟离、采和、仙姑等八仙侣,乃从周流指点,援引而去。

此篇以铁拐仙试费长房及更夫种种看似不合情理之考验,言人世虚幻,如梦幻泡影,不过如果事临头上,也甚难跳出隔世旁观。

同种情节有李百川《绿野仙踪》冷于冰遇火龙真人食秽吞丹药一回。此回有真言,值得存于此处:

那一日晚间,正遇月色横空,碧天如洗,看素魄蟾光照映的西湖水中,如万道金蛇来回荡漾;又见游鱼戏跃于波中,宿鸟惊啼于树上,清风拂面,襟袖生凉;觉得一时万念俱虚,如步空凌虚之乐。
将走到天竺寺门前,见旁有一人倚石而坐。
于冰见他形貌腌臜,是个叫花子,也就过去了。
走了数步,寻思道:“我来来往往,从来未见此辈在此歇卧;今晚月色绝佳,独行寂寞,就与他闲谈几句,何辱于我?”
又一步步走回来。
那花子见于冰回来,将于冰上下一观,随即将眼闭了。
于冰也将花子一看,见他面色虽然焦枯,那两只眼睛神光灿烂,迥异凡俦。
心中暗想道:“或者是个异人,亦未可定。”
上前问道:“老兄昏夜在此何为?”
那花子见于冰问他,将眼睛睁开道:“我两日夜水米未曾入口,在此苛延残喘。”
于冰道:“老兄既缺饮食,幸我带得在此。”
将小口袋取出,双手递与。
那花子接来一看,见有十数个点心,满面都是笑容,念了声“阿弥陀佛!”
连忙将点心向口中急塞,顷刻吃了个干净。
笑向于冰道:“我承相公救命,又可再活两天。”
将布袋交与于冰,口里说了声“得罪”,把身子往下一倒,就靠在石头上睡去了。
于冰笑道:“饱了就睡,原也是快活事。”
随叫道:“老兄且莫睡,我有话说!”
那花子被叫不过,说道:“我身上疲困得了不得,有话再遇着说罢。”说着又睡倒。
于冰道:“老兄不可如此拒人,我要问你的名姓。”
那花子只不理。
于冰用手推了他几推,只见那花子怒恨恨坐起来,说道:“我不过吃了你几个点心,身子未尝卖与你,你若此囗咶噪我,与你吐出来何如?”
于冰道:“我见台驾气宇异常,必是希夷曼倩之流,愿拜求金丹大道,指引迷途。”
那花子道:“晓得什么大道小道,你只立心求你的道去,那金丹大道自然会寻你来。
说罢,仍旧睡去。
于冰听了这几句,越发疑他不是等闲之人,于是双膝脆倒,极力用手推他,说道:“弟子撇家弃子五六年有余,今日好容易的遇着真仙,仰恳怜念痴愚,明示一条正路,弟子粉骨碎身也不敢忘老师的惠典!”
那花子被缠不过,一蹶劣坐起来,大怒道:“这是那里的晦气!”
用手在地下一指道:“拣起那个东西来!”
于冰随指看去,是个大蛤蟆,拾在手里一看,已经破烂,里边有许多虫蚁在内;腥臭之气比屎也难闻,又不敢丢在地下,问那花子道:“拣起这物何用?”
那花子大声道:“将他吃了便是金丹大道!”
于冰听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心里打算道:“若真正是个神仙,借此物试我心诚不诚,但是终身造化;假若他借此物耍笑我,我就岂不白受一场秽污?”
又想道:“世上那有个轻易渡人的神仙!就便是他耍笑我,我就吃了,上天也可以怜念我修道之诚。”
随即闭住了气,口对着蛤蟆一咬,起初还有些气味,自一入口,觉得馨香无比;咽在肚内,无异玉液琼浆,觉得精神顿长,面目分外清明。
吃完,只见那花子大喜道:“此子可教矣!”
笑问道:“子非广平冷于冰,号不华者乎?”
于冰连忙跪倒,顿首道:“弟子是。”
花子道:“吾姓郑,名东阳,字晓晖。当战国时,避乱山东劳山,访求仙道,日食草根树皮八十余年,得遇吾师东华帝君,赐吾大丹一服,通体皆赤,须眉改易;又授吾丹经一卷,道书三十篇,吾朝夕捧读,极力研求,二年后始领得其妙旨。于是仗离地之精,吸太阳之火,复借本身三昧,修炼成道。上帝命仙官仙吏,召吾于通明殿下,奏对称旨,敕封我为火龙真人。我看你向道虽诚,苦无仙骨,适才死蛤蟆乃吾炉中所炼换骨丹也。四九之日,即可移骨换髓,体健身轻,抵三十六年出纳工夫。你才说金丹大道,微渺难言,你可坐在一旁,听吾指授。”
于冰跪扒了半步,痛哭流涕道:“弟子尝念赋质成形,浮沉世界,荏苒光阴,即入长夜之室;轮回一坠,来生不知作何物类,恐求一人身而不得。因此割恩断爱,奔走江湖;奈茫茫沧海,竟不知何处是岸。今幸睹慈颜,跪听犹恐无地,尚敢坐领元机耶?”
真人点首至再,因教谕道:“吾道至大,总不外‘性命’二字。佛家致虚守寂,止修性而不修命;吾道立竿见影,性命兼修。神即是性,气即是命。大抵人体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诚能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视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于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所无亦无,无无亦无,湛然常寂。盖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有动之动,出于不动;有为之为,出于无为。无为则神归,神归则万物云寂。不动则气泯,气泯则万物无生;耳目心意俱忘,即象妙之门也。故对境忘境,不沉于六贼之魔;居尘出尘,不落于万缘之化。须知神是气之子,气是神之母;如鸡、卵不可须臾离也。你看草木根生,去土则死;鱼鳖水生,去水则死;人以形生,去气则死。故炼气之道,以开前后关为首务;二关既开,则水火时刻相见,而身无凝碍矣。当运气时,必先吐浊气三口,然后以鼻尖引清气一口,运至关元;由关元而气海分循两腿,下至足涌泉;由涌泉提气而上至督脉,由督脉而泥丸,由泥丸而仍归于鼻尖,此谓‘大周天’。上下流行,贯串如一,无子午卯酉,行之一时可,行之一昼夜可,行之百千万年无不可也。此中有口诀,至简至易,彼老死参同契等书者,究何益哉?
随向于冰耳边授了几句话,于冰心领神会,顿首拜谢。
又云:“金丹一道,仙家实有之。无如世俗烧炼之士,不务本原,每假黄白术坑人害己;天下安有内丹未成,而能成外丹飞升者?故修炼内丹,必须采二八两之药,结三百日之胎,全是心上工夫;坐中炼气,吞津咽液,皆末务也。只要照吾前所言行为,于无中养就婴儿,阴分添出阳气,使金公生擒活虎,姹女独驾赤龙;乾夫坤妇而媒嫁黄婆,离女坎男而结成赤子。一炉火焰炼虚空,化作半丝微尘,万顷水壶照世界,形如一粒黍米;神归四大,乃龟蛇交合之乡;气人四肢,正鸟兔郁罗之处;玉葫芦进出黄金液,红菡茗开成白玉花;际此时超凡入圣,而金丹大道成矣。然此时与你言,你也领不出来,必须躬行实践,进得一步,方能晓得一步也。虽如此说,而密窍亦不可不预知矣。
遂传与安胎采药,立炉下火之法,于冰一一存心苦记,领受仙言。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