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八仙出處東遊記10-鐵拐屢試長房

2019-02-23 约 3710 字 预计阅读 8 分钟

鐵拐屢試長房

東遊記 東遊記 東遊記 東遊記 東遊記 東遊記 東遊記

卻說鐵拐因放走青牛,老君斥下立功贖罪,乃化身為一老翁,隱其名姓,背一葫蘆,施藥於汝南市中,病者求之,無不立驗。
因懸一壺於市頭,及罷市,即跳入壺中,市人莫之見。
有費長房者,官為市長,一日在樓上靜坐,忽看而異焉,因在再拜奉酒。
老翁曰:“子明日更來。”
長房是日果往,翁乃與俱入壺中。
但見正堂廳上,旨灑佳肴,盈衍其中。
共飲畢而出,囑不可與人言。
後乃就長房樓上曰:“我仙人也,以過見責。今事畢當去,子能相隨乎?樓下有好酒,與卿為別。”
長房使人取之,不能勝舉,令十人扛之,又不能舉。
翁笑而下樓,以一指提上。
視其器如有隻一升許,而二人飲之終日不盡。
長房心欲求道,乃顧家人為憂。
翁知其意,乃折一竹,度長短如長房,使懸之舍後。
家人見之乃長房也,以為縊死。
大小哀哭,遂殯殮之。
長房立其旁,而眾莫之見。
於是遂隨翁人深山,踐荊棘,於群虎之中,使之獨處。長房不懼。
又留長房於空室,以朽索懸萬斤之石於其上,眾鼠競來齧索欲斷,長房亦不移。
翁遂曰:“子可教也。”
複使食糞,糞中有三蟲,臭味特甚,長房心惡之,翁曰:“子兒得道,恨於此不能,奈何"
長房欲歸,翁與一杖曰:“騎此任所之,頃刻至矣,至當以竹投草陂中。”
又為作一符曰:“以此能驅使鬼神。”
長房乘杖,須曳來歸,自謂去家甫經甸日,而已十餘年。
即以杖投葛陂,傾視則龍也。
家人謂其死久,驚訝不信。
長房曰:“在日所葬竹杖耳。”
家人發塚,則竹杖猶存焉。
自後遂能醫療百病,鞭笞百鬼,驅使社公。
或獨坐恚怒,人問其故,曰:“吾責鬼魅之犯法者也。”
又嚐食客,而使使至宋市魚,須臾還,乃飲。
或一日之間,人見其在千裏外者數處。
桓景嚐學於長房。
一日謂景曰:“九月九日,汝家有大災,可作一囊,盛茱萸係之臂上,登高山飲菊花酒,禍可消。”
景如其言,舉家登山,至夕方還,見牛羊雞犬皆暴死焉。
一日,長房自失其符,競為眾鬼所殺。
卻說鐵拐自謫降後,立功滿足,複歸老君之所謝罪。
後來得為上仙,乃乘雲瓊島,跨鶴瑤天。
每降凡間,則入貧子隊中。
南中一家,設大功果,老仙至。
有譙樓執持牌二童子,忽對語曰:“明日設功果之家,那爛腳貧子,乃鐵拐老仙也。當往見之。”
一童曰:“諾。”
適一守更之夫得知,大異其事。
次日往設功果之家觀之,果有爛腳貧子,在灶邊向火。
更夫即拜之求度。
貧子曰:“何以知之?”
更夫曰:“昨見譙樓二童對言,故知大仙來此。”
貧子曰:“但從我來,即度你。”
那貧子卻從灶中走去。
更夫懼火燒身,竟不敢從。
後歸至途中,複遇貧子在前,兩追至求度。
貧子曰:“汝今且歸,為我釘起譙樓二童,卻來橋上會我,那時我自有船來接你,汝可跳於船上,便是度汝之處,毋得恐懼也。”
更夫歸至譙樓上,果將二童釘起。
夜來其童哀叫,痛苦萬端,深怨更夫。
次早更夫竟往橋上候貧子船隻。
自辰至午不見貧子,隻有竹葉一舟流至,更夫不敢上。
忽貧子亦至,曰:“何不上船。”
更夫曰:“葉舟安能重載?”
鐵拐曰:“汝凡念太重,不可度矣。”
乃自跳入舟中,衝風逐浪,駕入雲中。
有鍾離、采和、仙姑等八仙侶,乃從周流指點,援引而去。

此篇以鐵拐仙試費長房及更夫種種看似不合情理之考驗,言人世虛幻,如夢幻泡影,不過如果事臨頭上,也甚難跳出隔世旁觀。

同種情節有李百川《綠野仙蹤》冷於冰遇火龍真人食穢吞丹藥一回。此回有真言,值得存於此處:

那一日晚間,正遇月色橫空,碧天如洗,看素魄蟾光照映的西湖水中,如萬道金蛇來回蕩漾;又見遊魚戲躍於波中,宿鳥驚啼於樹上,清風拂麵,襟袖生涼;覺得一時萬念俱虛,如步空淩虛之樂。
將走到天竺寺門前,見旁有一人倚石而坐。
於冰見他形貌醃臢,是個叫花子,也就過去了。
走了數步,尋思道:“我來來往往,從來未見此輩在此歇臥;今晚月色絕佳,獨行寂寞,就與他閑談幾句,何辱於我?”
又一步步走回來。
那花子見於冰回來,將於冰上下一觀,隨即將眼閉了。
於冰也將花子一看,見他麵色雖然焦枯,那兩隻眼睛神光燦爛,迥異凡儔。
心中暗想道:“或者是個異人,亦未可定。”
上前問道:“老兄昏夜在此何為?”
那花子見於冰問他,將眼睛睜開道:“我兩日夜水米未曾入口,在此苛延殘喘。”
於冰道:“老兄既缺飲食,幸我帶得在此。”
將小口袋取出,雙手遞與。
那花子接來一看,見有十數個點心,滿麵都是笑容,念了聲“阿彌陀佛!”
連忙將點心向口中急塞,頃刻吃了個幹淨。
笑向於冰道:“我承相公救命,又可再活兩天。”
將布袋交與於冰,口裏說了聲“得罪”,把身子往下一倒,就靠在石頭上睡去了。
於冰笑道:“飽了就睡,原也是快活事。”
隨叫道:“老兄且莫睡,我有話說!”
那花子被叫不過,說道:“我身上疲困得了不得,有話再遇著說罷。”說著又睡倒。
於冰道:“老兄不可如此拒人,我要問你的名姓。”
那花子隻不理。
於冰用手推了他幾推,隻見那花子怒恨恨坐起來,說道:“我不過吃了你幾個點心,身子未嚐賣與你,你若此囗咶噪我,與你吐出來何如?”
於冰道:“我見台駕氣宇異常,必是希夷曼倩之流,願拜求金丹大道,指引迷途。”
那花子道:“曉得什麼大道小道,你隻立心求你的道去,那金丹大道自然會尋你來。
說罷,仍舊睡去。
於冰聽了這幾句,越發疑他不是等閑之人,於是雙膝脆倒,極力用手推他,說道:“弟子撇家棄子五六年有餘,今日好容易的遇著真仙,仰懇憐念癡愚,明示一條正路,弟子粉骨碎身也不敢忘老師的惠典!”
那花子被纏不過,一蹶劣坐起來,大怒道:“這是那裏的晦氣!”
用手在地下一指道:“揀起那個東西來!”
於冰隨指看去,是個大蛤蟆,拾在手裏一看,已經破爛,裏邊有許多蟲蟻在內;腥臭之氣比屎也難聞,又不敢丟在地下,問那花子道:“揀起這物何用?”
那花子大聲道:“將他吃了便是金丹大道!”
於冰聽了,半晌說不出話來。
心裏打算道:“若真正是個神仙,借此物試我心誠不誠,但是終身造化;假若他借此物耍笑我,我就豈不白受一場穢汙?”
又想道:“世上那有個輕易渡人的神仙!就便是他耍笑我,我就吃了,上天也可以憐念我修道之誠。”
隨即閉住了氣,口對著蛤蟆一咬,起初還有些氣味,自一入口,覺得馨香無比;咽在肚內,無異玉液瓊漿,覺得精神頓長,麵目分外清明。
吃完,隻見那花子大喜道:“此子可教矣!”
笑問道:“子非廣平冷於冰,號不華者乎?”
於冰連忙跪倒,頓首道:“弟子是。”
花子道:“吾姓鄭,名東陽,字曉暉。當戰國時,避亂山東勞山,訪求仙道,日食草根樹皮八十餘年,得遇吾師東華帝君,賜吾大丹一服,通體皆赤,須眉改易;又授吾丹經一卷,道書三十篇,吾朝夕捧讀,極力研求,二年後始領得其妙旨。於是仗離地之精,吸太陽之火,複借本身三昧,修煉成道。上帝命仙官仙吏,召吾於通明殿下,奏對稱旨,敕封我為火龍真人。我看你向道雖誠,苦無仙骨,適才死蛤蟆乃吾爐中所煉換骨丹也。四九之日,即可移骨換髓,體健身輕,抵三十六年出納工夫。你才說金丹大道,微渺難言,你可坐在一旁,聽吾指授。”
於冰跪扒了半步,痛哭流涕道:“弟子嚐念賦質成形,浮沉世界,荏苒光陰,即入長夜之室;輪回一墜,來生不知作何物類,恐求一人身而不得。因此割恩斷愛,奔走江湖;奈茫茫滄海,竟不知何處是岸。今幸睹慈顏,跪聽猶恐無地,尚敢坐領元機耶?”
真人點首至再,因教諭道:“吾道至大,總不外‘性命’二字。佛家致虛守寂,止修性而不修命;吾道立竿見影,性命兼修。神即是性,氣即是命。大抵人體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誠能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視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唯見於空。觀空亦空,空無所空,所空既無,所無亦無,無無亦無,湛然常寂。蓋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有動之動,出於不動;有為之為,出於無為。無為則神歸,神歸則萬物雲寂。不動則氣泯,氣泯則萬物無生;耳目心意俱忘,即象妙之門也。故對境忘境,不沉於六賊之魔;居塵出塵,不落於萬緣之化。須知神是氣之子,氣是神之母;如雞、卵不可須臾離也。你看草木根生,去土則死;魚鱉水生,去水則死;人以形生,去氣則死。故煉氣之道,以開前後關為首務;二關既開,則水火時刻相見,而身無凝礙矣。當運氣時,必先吐濁氣三口,然後以鼻尖引清氣一口,運至關元;由關元而氣海分循兩腿,下至足湧泉;由湧泉提氣而上至督脈,由督脈而泥丸,由泥丸而仍歸於鼻尖,此謂‘大周天’。上下流行,貫串如一,無子午卯酉,行之一時可,行之一晝夜可,行之百千萬年無不可也。此中有口訣,至簡至易,彼老死參同契等書者,究何益哉?
隨向於冰耳邊授了幾句話,於冰心領神會,頓首拜謝。
又雲:“金丹一道,仙家實有之。無如世俗燒煉之士,不務本原,每假黃白術坑人害己;天下安有內丹未成,而能成外丹飛升者?故修煉內丹,必須采二八兩之藥,結三百日之胎,全是心上工夫;坐中煉氣,吞津咽液,皆末務也。隻要照吾前所言行為,於無中養就嬰兒,陰分添出陽氣,使金公生擒活虎,姹女獨駕赤龍;乾夫坤婦而媒嫁黃婆,離女坎男而結成赤子。一爐火焰煉虛空,化作半絲微塵,萬頃水壺照世界,形如一粒黍米;神歸四大,乃龜蛇交合之鄉;氣人四肢,正鳥兔鬱羅之處;玉葫蘆進出黃金液,紅菡茗開成白玉花;際此時超凡入聖,而金丹大道成矣。然此時與你言,你也領不出來,必須躬行實踐,進得一步,方能曉得一步也。雖如此說,而密竅亦不可不預知矣。
遂傳與安胎采藥,立爐下火之法,於冰一一存心苦記,領受仙言。


author

Jesse Lau

網名遁去的一,簡稱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蘭至今,自由職業者。手搓的GPTs
本文采用知識共享署名 4.0 國際許可協議進行許可。簡而言之,可隨意轉發轉載,轉載請注明出處。


留点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