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符经之五贼各家解

2019-06-10 约 7901 字 预计阅读 16 分钟

每日背诵阴符经,越发感受精妙之处。时而有些领悟。然而对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理解的还不太好。

故此今天将手上可寻得之阴符经注解此两句者都学习一遍。

黄帝阴符经集注(伊尹、太公、范蠡、鬼谷子、诸葛亮、张良、李筌)

太公曰:
其一贼命,其次贼物,其次贼时,其次贼功,其次贼神。贼命以一消,天下用之以味。贼物以一急,天下用之以利。贼时以一信,天下用之以反。贼功以一恩,天下用之以怨,贼神以一验,天下用之以小大。
鬼谷子曰:
天之五贼,莫若贼神,此大而彼小,以小而取大,天地莫之能神,而沉于人乎?
筌曰: 黄帝得贼命之机,白日上升;殷周得贼神之验,以小灭大;管仲得贼时之信,九合诸侯;范蠡得贼物之急,而霸南越;张良得贼功之恩,而败强楚。

此言五贼乃命物时功神,相对应之有机急信恩验,观天下可以命机、物缺(急)、时效(信)、功用(恩)、神验五个方面来考量。

太公曰:
圣人谓之五贼,天下谓之五德。人食五味而生,食五味而死,无有怨而弃之者也。心之所味也亦然。
鬼谷子曰:
贼命可以长生不死,黄帝以少女精炁感之,时物亦然。且经冬之草,覆之而不死,露之即见伤,草木植性,尚犹如此,况人万物之灵,其机则少女以时。
广成子曰:
以为积火焚五毒,五毒即五味,五味尽,可以长生也。
筌曰:
人因五味而生,五味而死,五味各有所主,顺之则相生,逆之则相胜,久之则积炁薰蒸,人腐五脏,殆至灭亡。代人所以不能终其天年者,以其生生之厚矣。是以至道淡然,胎息无味。神仙之术百数,其要在抱一守中;少女之术百数,其要在还精采炁;金丹之术百数,其要在神水华池;治国之术百数,其要清净自化;用兵之术百数,其要在奇正权谋。此五事者,卷之,藏于心,隐于神;施之,弥于天,络于地。宇宙瞬息,可在人之手;万物荣枯,可生人之身;黄帝得之,先固三宫,后治万国,鼎成而驭龙上升于天也。

至道淡然,胎息无味

黄帝阴符经讲义(夏元鼎撰)

五贼者,五行也。
人禀五行于天,有五贼于人,是岂天不化耶?非也。
行颠倒大道生焉,顺则成人,逆为丹用,如金木必欲交并,水火必欲既济,土旺四季而复以尅水为功,是五行相贼。
道之玄奥,世人安得见此理乎?
故见之者昌,亦诚则明,明则著。
虚室生白,充实而有光辉之妙也。
既曰观天之道,又曰见天之昌,圣人揭大道以示人,昧者当面蹉过。惜哉。
五行五贼,其理幽微,心为天君,实能主宰。
此施行于天,皆在吾心之用,盖心即天也,天即心也,人能即一心之天,以窃造化之妙,即动静陟降,在帝左右,而施行之际,未知其孰为天,孰为心也。

此言五贼乃金木水火土五行

黄帝阴符经疏(少室山李筌疏)

天生五行,谓之五贼。使人用心观执,奉天而行,则宇宙在乎掌中,万物生乎身上矣。
疏曰:五贼者,五行之炁也,则金、木、水、火、土焉。
太公注云:圣人为之五贼,天下为之五德。
人食五味而死,无有死而弃之者,此五贼之义。
所言贼者,害也。
逆之不顺,则与人生害,故曰贼也。
此言阴阳之中包含五炁,故云:天有五贼。
五者在天为五星,在地为五岳,在位为五方,在物为五色,在声为五音,在食为五味,在人为五脏,在道为五德,不善用之则为贼。
又,贼者,五行更相制伏,递为生杀,昼夜不停,亦能盗窃人之生死、万物成败,故言贼也。
见之者昌,何也?
人但能明此五行制伏之道,审阴阳兴废之源,则而行之,此为见也;如人审五贼,善能明之则为福,德之昌盛也。
又人能知五贼,藏者何也?
在其心故曰五贼在心,心既知之,故使人用心,观执五炁而行,睹逆顺而不差,合天机而不失,则宇宙在乎掌中,万物生乎身上。
如此则吉无不利,与道同游,岂不为昌乎?
在仕宦之道,执仁义礼智信,则富贵荣华,岂不为昌乎?
在军旅之道,明五行逆顺,则战取必胜,岂不为昌乎?
故曰:见之者昌也。
但因此五行相生而用之,则为道德合于阳也;相克之道用之,则为贼害合于阴也。
故三教大师皆用理世,所立经教,只言修善而称道德,不令修恶而称贼害也。
故知善修道德者,道也,是阳之主也;阴恶贼害者,魔也,是阴之精。
除此之外,百万经教虚广故也。
故宣尼云: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又曰: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此则至道也,何必广谈修习欤?
合道之体,不出此门,能知天地阴阳成败之元者,皆在《阴符》首章而尽理矣。
世人见文少而言近,自不闲其要妙,亦何在三教经书广博所陈也?
故骊山母云:观其精理,《黄庭》八景不足以为学;察其至要,经传子史不足以为文;任其巧智,孙吴韩白不足以为奇。
此之义也。

此明言五贼乃五行变化,五者在天为五星,在地为五岳,在位为五方,在物为五色,在声为五音,在食为五味,在人为五脏,在道为五德,不善用之则为贼。

黄帝阴符经集解

赤松子曰:五贼者,五行也。
在天为五星,在人为五藏。
于眼为五色,于耳为五声,以至鼻之五香,舌之五味,身之五触,心之五毒,皆曰五贼。
贼者,害也。
此五行之炁,各怀生杀。
顺则吉,逆则凶。
天时顺则四序调和,安宁丰泰。
逆则兵饥、水旱、蝗疫为灾。
人有五贼,只在于心。
心正则柔和慈善真清,行之则吉;心乱则刚戾狠疾婬浊,行之则凶。
见者,觉也。
觉了明悟,则身心康宁。
故曰: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刘海蟾颂曰:五贼纵横遍万方,木金水火及中央。剪除戎马妖氛息,见之天下永宁昌。

崔明公《苏幕遮》云:五贼机,无形影,苦恼苍生,递代相吞并。一藏亏时一藏胜,惫坏形躯,只为阴多盛。脾旺时,当补肾,贪欲无明、欺妬都除泯。照见皆空亡五蕴,性命延昌,坚久如天永。

子房曰:五贼谓贼命、贼物、贼功、贼时、贼神是也。此五贼在心,杳无形进。觉而悟之,名为照了自然。神定炁和,无诸滞碍,施行法象,与天同然。

五贼在心,杳无形进。心正则可觉而悟之,见之者昌。

黄帝阴符经注 张果

五贼者,命、物、时、功、神也。
《传》曰:圣人之理,图大而不顾其细,体瑜而不掩其瑕。
故居夷则导道,布德以化之;履险则用权,发机以拯之。
务在匡天地,谋在济人伦。
于是用大义除天下之害,用大仁兴天下之利,用至正措天下之枉,用至公平天下之私。
故反经合道之谋,其名有五,圣人禅之,乃谓之贼;天下赖之,则谓之德。
故贼天之命,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贼,黄帝所以代炎帝也;贼天之物,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贼,帝尧所以代帝挚也;贼天之时,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贼,帝舜所以代帝尧也;贼天之功,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贼,大禹所峡代帝舜也;贼天之神,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贼,殷汤所以革夏命也。
故见之者昌,自然而昌也。
太公以贼命为用,味以取其喻也。李筌不悟,以黄帝贼少女之命,白日上腾为非也。
《传》曰:其立德明机用妙,发之于内,见之于外而已,岂称兵革以作寇乱哉?
见其机而执之,虽宇宙之大不离乎掌领,况其小者乎?
知其神而体之,虽万物之众不能出其胸臆,况其寡者乎?
自然造化之力,而我有之,不亦盛乎?不亦大乎?
李筌等以五贼为五味,顺之则可以神仙不死,诬道之甚也。

仍然是命、物、时、功、神

黄帝阴符经解 骞昌辰撰

设物之理,是贼功、贼巧、贼时、贼物、贼命,皆天之所为,非人之所能为也。
然大禹贼功,公输贼巧,孔圣贼时,范蠡贼物,老彭贼命。
故贼者,取也。
是五子,善天机而为内圣外王之道。
且五贼者,譬而言之,在天则为五星,在地则为五岳,在人则为五脏;该而言之,总五贼之术内,在道曰仙,在儒曰元。
远取之,则外物也;近取之,则内慾也。
中主内慾,心役外见。
虽居山林而不内息者,名曰坐驰,且丧其天真,是不识五贼之蕴而生,内热扰其胸中,庄子谓焚其天和尔。
夫人之性好尚不同,在彼非此,处此非彼,各滞偏见,不能应于无方,故见之者则大全之士。
动必识机,故能役物,不为物役也。
与道为主宰,不逐物迁,则五贼之喻以譬之前境,心既见之则在我提挈之内,善用之则为五德,不善用之则为五贼,故为昌也。

彼五贼之用,施于天地人间,未尝不在焉,止于心而已矣。
故道在物,心在身,道不为物迁,心不为身动,则确乎其不可拔。
是有道之人制治于未乱,保邦于未危。
一机动则百神随,天之远耶?
何其至耶?是念之所至以应于天,又奚远近乎哉?
此言心之运者如此。

此论五贼乃功巧时物命,与命、物、时、功、神相类。

黄帝阴符经注解 任照一注

天道本无贼人之心,以人心自不觉知。
五行有逆顺相返之炁,犹乎贼之盗也。
要在学人系心,五贼返为我用。
故天生天杀,造化万物,莫不因五行为用也。
五行者,是阴阳之炁散而为五星,五星之炁散而为五行。
五行之炁散而为万物,万物之炁聚而为五味,五味之炁化而为真一,真一散而五芽生,五芽生而五根成,五根成而五行具,五行具而五脏全,是以人有五脏同天地之包五行。
故天以五行之炁内人腹中,五脏日日有损,月月添衰,况性命四时推迁,身形寒暑销烁,一脏有损即有病生,五脏并枯性命何在?
以此察之,缘五星在天,或顺或逆,贼杀人物,能见之者昌也。
善见者,人因五行、五谷、五味而生,因五行、五谷、五味而死,即知五谷之炁,是天之冲炁、地之土液,吾能食之以时,返盗物精,顺其造化,上补泥丸,下填骨髓。世人若解返元合于性命,即无五行相克之虞,自然五脏不朽。
虽使五贼施行乎天,吾以得之于心,藏之于用,返为我有。
则宇宙虽大,莫不在吾掌握;万化虽广,莫不在吾道身矣。

此论及五行、五谷、五味,食之以五谷之炁,是以养命之角度解说

黄帝阴符经注 黄居真注

人以木、火、土、金、水之气以生,亦以金、木、土、水、火之气以死。
自至人观之,生奚足悦,死奚足恶,生我者乃所以贼我也。
知其机,识其变,金木未尝相间,水火未尝相悖。
五者相得,混而为一,则独存而常全矣。
何死生之足计哉?
顺之为天则毁之为贼,咸其心之自取,而施行之则在天也。

此论为木、火、土、金、水相生之方向而生,金、木、土、水、火相克之方向而死。故此知生奚足悦,死奚足恶,生我者乃所以贼我也

黄帝阴符经注 沈亚夫注

天有五贼,五行也。
日者,火也。
火生于木,木克土。
月者,水也。
水生于金,金克木。
见五行相贼相生,是为寒暑。
故曰:予仰视天之盗,五行顺逆,得其次序,则天命昌延,乃长生之大本。
天有五星,人有五脏,应眼、耳、鼻、舌、心。
心者,五贼之首,是以观于五星,经纬万象,内外相成,执天之道行矣。

眼、耳、鼻、舌、心为五贼,与西游记之六贼类似。

黄帝阴符经注 蔡望

五贼,五行也。
天下之善由此五者而生,而恶亦由此五者而有,故即其反而言之曰五贼。
五贼虽天地之所有,然造天地者亦此五者也。
降而在人,则此心是也。
能识其所以然,则可以施行于天地,而造化在我矣。
故曰:见之者昌。

仍是五行

黄帝阴符经心法 胥元一

天之道,一气而已,其变则为五行。
不曰五行而曰五贼者,以之形容天道视之不见,听之不闻。
运行于两仪之间,推移寒暑,迁变古今,造化品物,趋新失故,畴觉之哉。
故曰:天有五贼。见则明也,昌则盛也。
谓观天道于一气,有五行之变;推吾道于一性,有五常之用。
所谓五常之用者,亦无形无声,非阴非阳,能仁能义,善圆善方,出入无时,莫知其乡明之者,其五常之德光辉日盛也。
故曰:见之者昌。
五贼者,天之道也。
在心者,谓天道在人心也。
天道在心,即心是道耳,至哉言乎。
五贼在心,盖圣人恐后世之学观天有五贼,必求之于天之天,而莫知求于心之天。
言至如此,其着力为人发明天性之意可谓切矣。
人能毕力于五贼在心,直下承当,如曾子闻吾道一以贯之,而曰:唯一唯之外,更无他疑。
领解孔子之意,岂不快哉?
如或未然,恰须于五贼在心,专精研味,至有所得,始知日用云。
为皆吾心天发见,别无他杂,不亦施行于天乎?
《内观经》曰:圣人教人修道即修心也,教人修心即修道也,只多个修字。
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
圣人之言,如此之易简,如此之真截,如此之明白,学者何疑焉?

此论重在修心,因天道视之不见,听之不闻而名为五贼,而五贼在心,盖圣人恐后世之学观天有五贼,必求之于天之天,而莫知求于心之天。 观天之道,亦观心也。

黄帝阴符经注-金-唐淳

得贼则昌,失则亡。
七贤云:五星、五岳、五脏、五方、五贼,五贼五行之义,洪儒珍重之言,无不包也。
淳曰:天地用五行,递相为克伐,相生相投也。
天之五贼,木、水、金、土、火;
地之五贼,金、木、水、火、土。
见圣人言天之五贼逆行,阴阳颠倒相返也,地之五贼随地顺行,故人有生死矣。
若见天贼,随天贼而运用,故人只有生而无死也。
故曰:见之者昌矣。
且见地之五行,金生水之类也,天之五行,则不然也,即水生金也。
且见水气上腾,化为云在天上,天属金,云气上腾至天,故曰:水来生金。
子见母,现本形,化为雨也。
《易》曰:云行雨施,品物流形。
是天道逆行也。
且见地之五行,木生火;天之五行,则不然也,火生木也。
在人则为气,在天则为太阳。
真气发生万物,则是阳气入木,枝叶发生,薰蒸万物,木石皆荣。
故曰:火生木也。
岂不是天道乎?
故圣人指天之道,要人体天法道,人则不会逆行。
若要长生,须行颠倒法。
如何是五行颠倒法?
但取心火发于肾水,水见火化为气,其气上腾至于肺,肺属金,是水生金也。
其水化为金液,此是金液来入肝。
肝者,木也。
心者,火也。
火来生木,肝脏荣旺,目生光明,其黑白自分明。
木得火之性,金得水之情;南方火来生东方木,北方水来生西方金。
四象二仪复配入戊己土,故云五行不顺行,四象合入中宫,名曰五行颠倒术。
太白真人曰:五行颠倒术,龙从火里出。
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
真一子曰:此二十字少则少焉,妙则妙焉,是谓泄天地互用之机。
阴真君曰:北方正气号河车,东方甲乙成金砂,朱雀调运生金华,金华生天地宝。
人会此言,合至道内外,同于天地道,志炼其精,修为神丹,点化四大,轻举飞升,岂不为神仙之道乎?
故曰:见之者昌。

五贼在心者,五行真气也。
以心为主,动则五行随之。
故曰:五贼在心也。
施行于天,则并用其心,须依天道,一切善恶由心造。
凡有施为,且合天为道,心有作用,合天之五贼而运用施行也。

此论开示五行颠倒法。

黄帝阴符经注-金-刘处玄

天有五贼者,天无贼,非世之盗贼,亦非人之六贼,却是甚贼也?
天有五方正气,在人身中为神之母也。
周天十二时中自然抽添运转,至妙无穷谓之无。
中有天地传阴阳,秀气生于万物,人食五谷,养形滓秽,沉于水火,五谷之精在人身中,保而为命也。
命得性而久,性得命而寿。
命者,北海之乌龟也,丁翁常抱则成形也。
五贼者,真阳也。
天之真阳见其真阴,五贼盗其北海之宝。
宝之者昌,如万物人之盗也。
五贼在心者,五行颠倒也。
在心则真水上升也,逆则心窍不通,肾水下行,死路也。
世之不达圣人之道,不行道之人皆如此。
古之悟道贤达之士多异说,世人各执所见,分别高低。
正能容邪,邪多谤正,邪法余观,恰似萤虫之耀正道,有似日月之光,夜暗则微光且显,若见日月之光辉照遍十方三界,岂见萤耀也?

此言五贼乃五方正气,气为神之母。拟择日通篇读刘处玄之注。

黄帝阴符经注-金-侯善渊

五行不顺,必贼其命;五神通眐,之者自昌。
天之五贼,本在于心,心通五神,行于天。

此注又言五行五神,何为五神?

黄帝阴符经批注-宋-邹欣

五贼,五行也。
天下之善,由此五者而生,而恶亦由此五者而有,故即其返而言之曰五贼。
五贼虽天地之所有,然造天地者亦此五者也。
降而在人,则此心是也。
能识其所以然,则可以施行于天地,而造化在我矣。
故曰:见之者昌。
朱子曰:《阴符》说那五个物事在这里相生相克曰:五贼在心,施行于天。
用不好心去看他便都是贼了。
五贼乃言五性之德,施行于天,言五行之气。

此注以贼为贼,道无分善恶

黄帝阴符经注-宋-俞琰

五贼,五行也。
朱紫阳曰:天下之善由此五者而生,恶亦由此五者而有,故即其反而言之曰五贼。
愚谓天之五行,水、火、木、金、土是也;人之五行,视、听、言、貌、思是也。
天之五行在天,可得而见;人之五行在心,可得而见乎?
人能见其所易见,又能见其所难见,则无所不见矣。
故曰:见之者昌。
何以谓之在心?
视思明,听思聪,言思忠,貌思恭,而心之官则思也。
何以谓之?
施行于天,风、雨、旸、寒、燠是也。

此为儒家解说,视、听、言、貌、思

黄帝阴符经集解 袁淑真注

淑真曰:天生五行谓之五贼,使人用心观执,奉天而行,则宇宙在乎掌中,万物生乎身上。
五贼者,五行之气也,则金、木、水、火、土焉。
吕望注云:圣人谓之五贼,天下谓之五德。人食五味而死,无有怨而弃之者,此五贼之义也。
袁氏曰:所言贼者,害也。
逆之不顺则与人为害,故曰贼也。
此言阴阳之中包含五气,故云:天有五贼。
此者在天为五星,在地为五岳,在位为五方,在物为五色,在声为五音,在食为五味,在人为五脏,在道为五德,不善用之则为贼也。
贼者,五行更相制伏,递为生煞,昼夜不停,亦能盗窃人之生死、万物成败,故言贼也。
人但能明五行制伏之道,审阴阳兴废之源,则而行之为见也,如此实五藏,善能用之,则为福德而昌盛也。
又人能知五贼者,何也?
在其心,故言五贼在心。
心既知之,使人用以观执五气而行,睹逆顺而不差,合天机而不失,则宇宙在乎手中,万物生乎身上。
如此则吉无不利,与道同游,岂不为昌乎?
在履官之道,执仁义礼智信则富贵荣盛,岂不昌乎?
故曰:见之者昌也。
但能依五行相生而用之则为道德,合於阳也。
相克之道用之则为贼害,合於阴也。
故三界天师皆用理世,所立经教,只言修善而称道德,不令修恶而称贼害也。
故知善修道德者,仙也,是阳之主也;阴恶贼害者,魔也,是阴之精。
除此之外,虚广其谈也。
故宣尼云:《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易》曰: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言不善则违。
此其至道也,何必广谈修习者欤?
合道之体,不在此间,能知天地阴阳成败之原者,皆在此《阴符》首章而尽理矣。
世人见文少而言近,不闲理要而义深,亦何啻三教经书广博所陈也?
故骊山母云:观其精理,《黄庭》八景不足以为学;察其至要,经传子史不足以为文;任其巧智,孙吴韩白不足以为奇。
此其义也。

与前之李筌注本相类似。

以上注本录于正统道藏。

阴符经注 刘一明

五贼者,金木水火土也。
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气以成形,而人即受此气以生以长,但自阳极生阴,先天入于后天,五行不能和合,自相贼害,各一其性,木以金为贼,金以火为贼,火以水为贼,水以土为贼,土以木为贼,是谓天之五贼也。
惟此五贼,百姓日用而不知,顺行其气,以故生而死,死而生,生死不已。
若有见之者,逆施造化,颠倒五行,金本克木,木反因之而成器;木本克土,土反因之而生荣;土本克水,水反因之而不泛;水本克火,火反因之而不燥;火本克金,金反因之而生明;克中有生,五贼转而为五宝,一气混然,还元返本,岂不昌乎!
人秉五行之气而生身,身中即具五行之气。
然心者身之主,身者心之室,五贼在身,实在心也。
但心有人心道心之分;人心用事,则五贼发而为喜怒哀乐欲之五物;道心用事,则五贼变而为仁义礼智信之五德。
若能观天而明五行之消息,以道心为运用,一步一趋,尽出于天而不由人,宇宙虽大,如在手掌之中;万化虽多,不出一身之内;攒五行而合四象,以了性命,可不难矣。

此注乃是应明了五行生克顺逆变化,则为见之者昌。

阴符经玄解正义 闵一得

范氏曰:二人之天,有眼、耳、鼻舌、身之五累。
识此五者为我之累,是能见之,而功中却不离此五贼之用。
要人心识五贼,而以五贼致用于人,为彼之累,切不可使五贼为我之累也。
盖施五贼于二人之天,不过如匈狗之用,将阴阳我握在手,使五贼扰累于人,的须万变应机,则万化生生于我之身矣。
一得曰:范氏此解,悖谬极矣。
乃论圣经专为男子而设,其见己私,是精灵作用,范氏未知思耳。
诡道求成,必遭雷殛死,堕蛇狐,甚则沦入蛤蚧之属,为人作房中媚药之用,其业报必至如此。
岂知是节,乃圣人修省之学,发明上节现执二字之旨。
言五行正,则为五德,邪则为五贼,重在一见字。
偏胜则为五贼,心能察之,而顺天之施行,则可权操乎手而万化生乎身矣。
男妇皆受天地之中以生,各正性命,岂有损彼益此之天道耶。
谨按经旨言五行之用,德中有刑,制其过而用其中,则万化之原不为贼耳。
是统男女而概示修省者,斯谓之大道。

五行正,则为五德,邪则为五贼,重在一见字,先要有正知。


Tags: 阴符经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