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2019-03-06 约 8441 字 预计阅读 17 分钟

因东游记帖到张果老数回,在道藏中找张果老著述,发现有一部黄帝阴符经注,从而发现很多注版。

看到一个金陵道人唐淳注版,读来不错,故帖于此处学习之。

道藏截图如下: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黄帝阴符经金陵道人唐淳注

下文为有引号引文为阴符经原文,蓝边引文为唐淳注解,无引文处为作者评论。

黄帝阴符经注序

深达天机者乃能说天道之妙,未造圣域者乌能释圣人之经?
何哉?
盖圣人之言远如天,非探赜索隐者,岂能知哉?
如黄帝《阴符经》者,章才止一二,字不过于三百,言虽约而旨益远,文虽简而意弥深。
或以富国安民为修炼之术,或以强兵战胜为养摄之方,包罗乎天地,总括乎阴阳,视之无色,听之无声,冥冥然熟察其精真?杳杳然莫穷其微妙。
自非内外虚朗,表里玲珑,能提挈乎天地,把握乎阴阳者,先剖析而注解之,孰能窥其壶奥,测其涯泪矣?
然注此经者,不啻十数家,得圣人之微旨者,唐公一人而已。
公讳淳,号金陵道人,不知何代人也。
于是乃述己所闻,依圣意而解之,傍引诸书而证之,使后来观者视其经,则虽至深而至远,求其注则诚易见而易知。
一字所说,如灯之破闇;一言所解,若龟之决疑。
唐公素识有无之源,深穷造化之端,达乎天机,造乎圣域,安能为此耶?
迩来莹然子周至明寔,今之好事者,因游崆峒,感黄帝故事,慨然有兼善之心,恳求此本,镂板印行。
庶修真者亦得淘真而去伪,入圣而出凡,握阴阳乎掌上,摄日月于胸中,真古人之用心也。
求予为序,予欲不言,盖有美不扬友之辠也。
于是援毫而书之,以继公之好事耳。
时正大己丑濩泽孟绰然序。

正大己丑为金正大六年,乃1229年。故金陵道人唐淳应至少为宋代之前人。

神仙抱一演道章上

夫神者,在目为视,在耳为听,在舌为言,在鼻则闻香,在手则拳握,在足则行;
昼则为想,夜则为梦;
呼则来,遣则去;
在心为志,言为文章。
无质之间,聚散无迹。
入则为情状,出则为虚无;
散则宇宙九夷无所不至,隐然则微尘芥子无所不入。
存乎丹田,出世为神仙,若昏昧为下鬼而有余。
神散者意,聚者气,气行则神行,气聚则神聚。
《易》曰:阴阳不测之谓神。
又曰:神在丹田,气结为胎。
真气不散,神明自来。
故神炁相守,岂不为长生之道?
神是炁之子,炁是神之母。
《道经》曰:既知其子,复守其母。
淳曰:子母相守,神仙之道。
施真人曰:神炁若不散,保为长生人也。
仙者,迁也。
凡人为神仙,仙字,人傍著山。
凡人修炼,性如山岳,神气不动不摇,故人傍著山也。
夫神仙二字,得道之人称也。
喻人称郎字者,为有财宝见之称也。
抱者,包藏之意也。
一者,道也。
故言抱一者演道章上是也。

性如山岳,神气不动不摇,乃神仙也。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观者,观也。
上音官字,下音贯字。
仰者观,俯者观。
观者,六门之观想也。
释氏云:摄景归心谓之观想。故谓之六门之锁闭,内不出,外不入,名观行法。
仰者,观也。
观者,见也。
观见天道,北斗直下,太一真君炁也,名曰太一。
阴真君曰:太一含真炁是也。
凡书云:畜之为元精,施之为万灵,含之为太一,放之为太清。
太一直下,真一运行;
太一直上,北斗直符。
斗者为柄,但观北斗月建,以天道观正月建,寅道在寅是也。
周而复始,运行不绝。
一气升降,日月流行;
五星六曜,森罗万象,无不运行。
故曰:五日一侯,十五日一气,四十五日一节,九十日一季。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发生万物,天上天下,仙宫人世,胎卵湿化,一根一苗,一枝一叶,一花一子,有情无情,皆受道炁而所产也。
故万物内外莫不是道也。
故见天道运行,又观人道不别于天道也。
人道太一,两肾堂间,中黄上赤下黑左青右白,其包五行、混元一点真一之道,名曰太一。
太一者,水之宗号。
北斗直符者,心之七窍也。
日月者,心肾也。
人无日月,以心肾为日月;
天无心肾,以日月为心肾。
五星六曜,五脏六腑。
森罗万象者,是皮毛骨节三万六千精光神也。
《道经》云:不出户,知天下也。
河上公曰:人身喻似天地之用也。
又将自己太一运行,日月循环,直得真。
心火下降,肾水上腾,水上火下,五脏百脉生津。
气津液血神自然通流,五行四象八卦万神自归大道。
百骸九窍自得通灵,手握太一,性命固穷。
若是依天道运行,岂不与天地齐寿矣?
故曰:执天之行,尽矣。
是故圣人指天道喻人观天道之运行。
执天之行,无不成神仙者矣。

天地大人体,人体小天地。 人无日月,以心肾为日月,心火下降,肾水上腾,水上火下,五脏百脉生津。仍是虚心实腹。


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得贼则昌,失则亡。
七贤云:五星、五岳、五脏、五方、五贼,五贼五行之义,洪儒珍重之言,无不包也。
淳曰:天地用五行,递相为克伐,相生相投也。
天之五贼,木、水、金、土、火;
地之五贼,金、木、水、火、土。
见圣人言天之五贼逆行,阴阳颠倒相返也,地之五贼随地顺行,故人有生死矣。
若见天贼,随天贼而运用,故人只有生而无死也。
故曰:见之者昌矣。
且见地之五行,金生水之类也,天之五行,则不然也,即水生金也。
且见水气上腾,化为云在天上,天属金,云气上腾至天,故曰:水来生金。
子见母,现本形,化为雨也。
《易》曰:云行雨施,品物流形。
是天道逆行也。
且见地之五行,木生火;
天之五行,则不然也,火生木也。
在人则为气,在天则为太阳。
真气发生万物,则是阳气入木,枝叶发生,薰蒸万物,木石皆荣。
故曰:火生木也。
岂不是天道乎?
故圣人指天之道,要人体天法道,人则不会逆行。
若要长生,须行颠倒法。
如何是五行颠倒法?
但取心火发于肾水,水见火化为气,其气上腾至于肺,肺属金,是水生金也。
其水化为金液,此是金液来入肝。
肝者,木也。
心者,火也。
火来生木,肝脏荣旺,目生光明,其黑白自分明。
木得火之性,金得水之情;
南方火来生东方木,北方水来生西方金。
四象二仪复配入戊己土,故云五行不顺行,四象合入中宫,名曰五行颠倒术。
太白真人曰:五行颠倒术,龙从火里出。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
真一子曰:此二十字少则少焉,妙则妙焉,是谓泄天地互用之机。
阴真君曰:北方正炁号河车,东方甲乙成金砂,朱雀调运生金华,金华生出天地宝。
人会此言,合至道内外,同于天地道,志炼其精,修为神丹,点化四大,轻举飞升,岂不为神仙之道乎?
故曰:见之者昌。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

五贼在心者,五行真炁也。
以心为主,动则五行随之。
故曰:五贼在心也。
施行于天,则并用其心,须依天道,一切善恶由心造。
凡有施为,且合天为道,心有作用,合天之五贼而运用施行也。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者,此神仙下手修炼之处,贤圣匠手,阴阳权柄也。
阴阳者,日月也。
日为龙,月为虎;
日为汞,月为铅;
日为离,月为坎;
日为火,月为水;
日为阳魂,月为阴魄;
日为炁,月为精;
日为性,月为命。
权握宇宙者,性命在乎手也。
我命在我,不在天也,在天为日月,在人为精气,天以日月运转,人以精气运行。
吕真人曰:有人问我修行法,遥指天边日月轮。
魏伯阳《参同契》载歌曰:圣人夺得造化意,手扶日月安炉里。微微腾倒天地精,钻簇阴阳走神鬼。日魂月魄若人识,识者便是神仙子。炼之饵之千日期,身既无阴那得死。
《素问‧上古天真论》曰:余闻上古真人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比天地,无有终始。
张梦干曰:摄乾坤于掌上,聚散三辰;握日月于襟前,卷舒八景。
《道德经》云: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
其日月在心肾,其心好动,其神好泄漏其精华。
是故圣人制伏心不动,权握肾不泄以至无漏,坚固故身轻,乃长生久视,岂不为神仙下手修炼之处,心肾相交,精炁逆,万化生乎身?
故曰:神仙作用之机变,下鬼为神仙,救死人为活人,是宇宙在乎手矣。


天发杀机,龙蛇起陆。

此是三百字内元,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一十六字是杜光庭加此文理也。
淳曰:天发杀机者,秋三月也,西方金气生霜,降能杀万物也。
金能克木,龙蛇入垫,万物可杀。
《道德经》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龙蛇起陆者,春三月也,万物发生,天地发陈,龙蛇起陆。
秋杀春生,道之理。
春泰卦,秋否卦,春生秋杀,天地否泰之义也。

此版原文与刘一明注解版原文不同。


人发杀机,天地返覆。

人发杀机者,莫大于不孝,罪在不赦,故天地返覆也。
修杀者运一气而升腾,三尸自死,杀灭九虫,造化金丹,纯阳为体,故名杀机。
天地返覆者,造化一气,故令死者返生,故阴阳天地返覆。


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天人者,一气也。合发者,升腾一阳初动也。
万变者,万物变化也。
定基者,万物皆炁运动也,名曰定基也。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法性本一,根性不同也。
且甘草甜,黄蘖苦,本即一气一根,性各差互。
人有巧拙之性,可以隐密伏藏。
《易》曰: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
由此言之,道也禀五行而生,故知五行之性情,各逐五行而用事,皆在隐密伏藏也。
《刘子》曰:山狙见巧,终必招殃。山狙者,猿也,善能避箭。楚王出猎,山狙遶树,王见巧,令养由基射猿。由基欲射,山狙抱树而啼,知由基善射,莫能避也,必见死也。
故曰:因巧招祸,人虽至巧,不能得死者,非天巧也耶?

山木自寇,源泉自盗


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九窍在心,心有七窍,三毛内隐,二窍藏阴阳之所,一孔为阴,一孔为阳,以为辅弼。
帝若乃心王也,故心有九孔也。
三要者,耳、目、口也,目可视其色,耳可听其声,口可纳其味。
心之九窍,受其声色口爽,故令纳邪可以动乎?
在三要也,目不视邪色,耳不听邪声,口不爽邪味,心窍不纳邪,可以静也。
老君曰: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
夫人分七十五等,上二十五等,中二十五等,下二十五等。
上中下分为九品,上等上品心有九窍,中等上品心有七窍,下等上品心有五孔,至下等下品心实无窍,名曰愚,何异蠢物乎?
三要之说,乃防于心,此动静死生之门户也。


火生于木,祸发必克。

火生木者,天道逆行也;
木生火者,地道顺行也。
祸发必克者,地道顺行也,木罚而自焚;
天道逆行者,木旺而自荣。
夫人身之道,顺地之用事,顺行则死;
用天之道,逆行则生。
夫人身为木,自发火心,无明不觉,败坏其身,及事至祸发必克,此则愚人也。
若夫圣人以身为木,以心为火,焚其源,修炼其身,暗换形质而成圣人矣。


奸生于国,时动必溃。

婬邪惑心,气动神散也。
时动必溃,神气离乎身,心溃散也。
老子曰:以身为国,以精气为民,民散则国离。


知之修炼,谓之圣人。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遭遇圣人,得传口诀,知修炼之法,子午下功,勤而行之,以炼凡胎浊骨,获无穷之寿,谓之圣人。

富国安民演法章中

老子曰:以身为国,以精气为民,众神为万姓。
淳曰:精能养形,气能养神,精气神为壮之道也。
可能运精炼形谓之富国,存神保气谓之安民,圣人外指家邦为喻,以身为国,一身之内,炼精气以修大道。
老母曰:甘酒珍馔,伐性之戈矛也;婬声美色,破骨之斧锯,不觉败坏其身,故民散国离。
演法者,演教法也。
章者,明也。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

天地,万物之盗者,万物盗天地之气养形。
万物,人之盗者,人盗万物养其性命,故立身活形也。
人,万物之盗者,不测万物情性,返被万物盗人也。
盖万物之情性者,炼谷之法也。
人之所食,不宜大饱。
炼谷之法,五日一侯,内使火数炼谷,如弹上九窍,眼如蜂窠,缎炼大便退滓之法,太阳如白膏所结也。
小便之法,四十九日可以小便中溺出朱砂也。
故曰:天地又被万物之盗,万物又被人之所盗,人又被万物盗之。有此三盗,不能出离。
人能夺万物之精气,运用而炼谷,肠胃如酥酪,运元气而绝粒,出离万物,乃令绝食非也。
老母曰:天地盗万物,盗万物使人不得常荣盛而有衰朽;万物盗人,使不得常少壮而有老死也;人盗万物,使不得常存。
有此三盗,皆不觉不知互相盗其精气,是盗其形也。
日日不可阙,乏则饥寒疾病生矣。
如盗精气者,勤而行之,则太和充溢,芳华郁畅,百脉皆荣,三关流润矣。
故不能善用盗者,返被万物之盗也。
故能善盗其形,贼其精,炼其气,以保长生。


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天地盗万物,万物盗人,人盗万物,皆合宜也,不得过分。
如失其此道者,先当伐矣。


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食其时,百骸理者,饮食知时,百脉自安;
饮食失时,五脏不和,灵物受病,百骸不理也。
动其机,万化安,天机运也。
吕真人曰:天机深远,下手速修犹太迟。
天机者,脐下一寸三分也,圣人下手养胎仙之处。
杨氏注《难经》云:脐下肾间动气者,丹田也,人之性命也。
丹田者,性命之本。
道士思神,比丘坐禅,皆聚真气于脐下,良由此也。
丹田有神龟,呼吸真气,非口鼻而呼吸也。
口鼻是气之出入门户也,丹田为气之本源,圣人下手之处,收藏真一所居。
故曰:胎息,炁也。
动其机者,机心也。
施真人曰:心为使炁,神养成胎,万化安者。
老母曰:食者非贪饮食,所食者,盗万物之精炁。
盖形能食其味,神能食其气也。
若以时而食,其形则动,其机以用精,则万化安也。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之神而所以神。

人知有阴阳祸福之神,不知自己身中有出入神也,能为了其生死也。
人则知手足举动之神也,不知天机发动用之至神也,故曰神中神也。
人则知口鼻内出入之气,不知丹田有真一之气,故曰气中之气也。
人则知五谷之精,不知本来有真一之精,故曰精中精也。
老君曰:精中有精,气中有气,神中有神,是我自然之道也。
老母曰:人则知祭祀之神,不知自己身有三万六千道精光神,能为出世之神也。


日月有数,小大有定,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天地之数五十有五,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五行之数,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此是生数。
又有成数,水六,火七,木八,金九,土十。
数者,三十辐也。
三十辐者,水一,火二,木三,金四,金木水火共十数。
土无正形,随四季而旺,在四方各五数,四五二十,更加十数,共三十辐,一月之用也。
如是之运动也,天地作数人之气,此月数之用也。
日数者,九九之数,令人从冬至一日数九九八十一日,是太阳之数也。
五日一侯,十五日一气,四十五日一节,九十日一季。
月有圆缺,万物生成各有定分,故大小历皆有定分,圣功生焉,神明出焉。
修行之士若依日月之数抽添,运用补接,增加日远,死途渐至,生路既脱。
凡躯修炼真形,神形俱妙,岂不为神仙乎?


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

天地万物递相为盗,莫能见之矣,是贼盗天地之机也。
天下莫能见者,是盗贼之无色,听之无声,搏之无形,呼之无名,故天下莫能见也,莫能知也。
穷一炁之造化,观万物之发生,故莫能知也。
《化书》云:仰寥廓而不见其迹,处虚空而亦无闻,神明且不远,君子常正其心。
颜子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明恍惚不可为形象也。
淳曰:恍惚者,有无也。
故圣人明有无之源,穷造化之端,修之则形成而有象。
故谓之莫能知,莫能见也。


君子得之固穷,小人得之轻命。

君子小人各正性命也。
君子得其性命固穷,其性命恐有无常至,故悟其性、养其命,乃得延年,则长生矣。
小人得其性命不能守,皆亡其命、失其性,甘酒婬荒志猛,不固其性命,故曰轻命也。
《易》曰:君子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
君子者,外修阴德,内炼心神,固穷养命,以保性命,乃君子也。
凡小人举止,不合阴阳日月,不顾性命王法,而自称我强,暗中昧其神道,内无寸真,外行不仁,隔宿无恩,常怀荆棘,天地不容,阴公夺功夺筭,然有寿而殃于子孙。
故曰:小人作也,故轻其性命也。

强兵战胜演术章下

夫强兵战胜者,百万人战十万人,十人打一人,岂不易强兵战胜也?
君子思而详之,非兵法也。
袁叔真人曰:夫用兵者,雄豪入战,乃获其胜。使黄公《三略》,吕望《六韬》,孙子《十三篇》,以少敌多,以寡敌众,以弱敌强,回败作胜,此三兵法也。岂用师众而敌寡者也?
淳曰:圣人将修行喻兵法,可以治乱,直指一心喻夫争胜,心不动则百邪无所入,性浊则气乱生路远矣。
心静则道生,神仙自来。
李冲曰:强兵者,大道天师,万化之主,降魔剑气。
若达此道,贪嗔痴毒,六贼无明,神鬼不祥,妖伪阴魔一齐溃散,独见至尊。
是太古玄道谓之强兵。
古圣之立法要降魔治乱,教化天下清静,岂是锐武强兵,乱役生灵,杀害性命,招冤引业,祸累子孙为强兵战胜者也?
章言孙吴韩白,皆得强兵战胜之术,凡攻战之法,兵强阴谋诡诈,以命煞命,神鬼之行,岂达《阴符》旨趣哉?古圣人旨趣哉?
摄养之方,是谓强兵战胜。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返昼夜,用师万倍。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者,淳曰:著其声色也。
声色两忘,绝利一源,修行加其十倍,运养固性则能专一至于精神。
用师者,使兵也。
又师者,兵也,众也。
如此言之,则文理可否,言不合道也。
李冲曰:师者,非兵之称也。
大道真一无上,至尊元始之君群士,道教文名,背境向心,观用师十倍;三反者昼夜,用师万倍。
淳曰:三反者,神气精也。
神反气,心使神,神使心也。
气返精,精火也,火返下,水上腾。
既济相反,运则度过。
尾闾通脑后脊骨肾脉之间,上行夹脊、双关、风府、泥丸、百会穴,明堂、洞房、鼻柱骨,流入丹田,复行神巍尾闾,流而不绝,血化为膏,此是神仙般运精气入泥丸之处也,则用师万倍矣。
逍遥子曰:一回满来一回举,便与神仙为伴侣。
朗然子曰:有人通得泥九穴,何必区区炼大丹。
又云:夹脊双关至顶门,修行径路此为根。
《上生经》曰:其水上涌,游于梁栋之间者是也。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机在目者,袁叔真人曰:心者欲之源,目者色之根。
目主见,心主知;
心苟不知,目不能辨,由此言之耳。
淳曰:目见一物,无因不动;心着一物,无所不随;真心不灰,灵物受病。
散荡真元,盖不能死于物也。
机在目者,其目有漏,黑白不分,神光昏昧,此人有死无生。死于物者,得道之人也。
目主见而心不动,神气运行而精炁不泄,此人有生无死。
机在目者,黑白分明,其精无漏,神光自明,机在目也。
古云:活水银养死人,死水银养活人。
水银在人主精。
《医书》云:心重十二两,藏精计三合。
故灵物在心,其精死而水银干,经云死于物。
故曰:死水银养活人,乃真人也;
活水银养死人,修行之士,精气不能结,水银不能干,此乃死人也。
故水银活则人死也。
凡炼神仙者人也。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

天本不施恩,合时而运动,真气升腾,万物发生,万物承天之大恩而长久矣。


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阴阳发泄,天地气交,至精施行,自然有声,万物蠢然而生。
人之修行无别也,子午下功,阴阳作结成精,坎离气交,水火既济,自然有声。
如迅雷烈风者,至精发泄而作其声,阴消阳纯,翱翔云霄,岂不为神仙?
取用合阴阳,皆是至精所作也。
老母曰:人修炼阴阳之炁氤氲,如风之行,如雷之声,故能通流,淘清去浊,五脏生津,百骸调畅也,真一之道存矣。


至乐性余,至静则廉。

至乐性余者,乐天之道也。
静者,归根也。
故曰静廉者道也。
乐者,天之性以至于命也。
老母曰:外无所求,内无所惑,至乐之道也。
至乐最乐也,本性无余,凡性得至真静,此则有余。
凡人以子孙欢娱之乐者,非圣人之乐也。
非山为静,非市为闹,圣人悟性,则养命为静,得一则为廉。
《亢仓子》曰:贵则语通,富则身通,穷则意通,静则神通,此四通之义也。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天之曲成万物,隐密藏机也。
故曰至私用之至公者,生成万类,各得其道也,名曰至公正也,以公正万物。


禽之制在气。

圣人将飞禽翱翔喻如羽客者,飞禽乘一气而上青霄,人不如也。
人为万物之灵,不能制伏道德之气,固穷养命。
如善用道德之气者,如龙换骨,如蛇退皮,如蝉脱壳,人则修炼换形,飞入大罗,上登云汉,不亦难乎?
以至九天之上,尽是从凡入圣。
《玉皇圣语》曰:是以九天上卿、司命真君抱纯粹之精,得混元之气,方可超凡入圣。
修行之士,若将混元之气修炼纯粹之精,尽成极阳之体而作神仙,岂是难乎?
凡有所学不见者,如隔万里山水之外,大小亦然。
明圣人制伏之源,夺天地造化之功。
假令水至冬寒而结成冰,非冷之至也,遇朔风乃结。
朔风者,北风也。
至夏月不畏其热,畏南风能消其冰,后化为水也。
夫人真精要结成丹者,使北方肾气朔风也。
其精结成丹药,要化真一之精。
南方心火,化精为气,薰蒸四大,纯阳流注,人无死生矣。
老母曰:飞禽身道虚空之中者凭其气,况人为万物之灵,能修养炼自己者,尽成纯阳之体,气遂能入金石而无碍,行日月而无影,岂不能变形证果,御气游玄哉?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心贪名利,厚养其家,贪婬好色,广畜资财,人见为生道,我见是死之根。
死者,生之根也。
夫人不贪非利,知分合宜,荣枯待命,自守一心,常怀君子之行,技危拯苦,不害物命,克己安仁,积精全神,死者,生之根也。
生者,死之根。
根死即生,生死由根。
根者,心与肾也。
心生者死,心死则生。
心是神之根也,肾是气之根也,心死则性寂,肾死则命存;心活则性贪,肾活则精漏。切在固守根源,乃得长生久视也。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天地以阴阳二气恩生于万物,不知万物情性反盗天地之气,故曰:恩生于害也。
天施恩害,秋杀春生,故曰:害生于恩也。
大小亦同,内外无别。
道者,本恩害也。
修之则寿长,轻之则命短矣。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愚人以天地文理胜,人皆观星象,以文理知吉凶、祸福、存亡、得失之事,故理圣。
人全不知自己之生死者,愚人也。
我以时物文理哲者,但观一物而知盛衰,见一物而晓生死,在乎掌握,我命在我,反视一物而知大道,察一物而知吉凶,故能生死在乎掌握。
我命在我,反老还少,出生入生,故我以时物文理哲矣。
淳曰:略以琐见导注斯经,然不立章句,且光畅其文云耳。


Tags: 阴符经

相关文章:


author

Jesse Lau

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正努力专研经济学中.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