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八仙出处东游记46-八仙求文老子

2019-04-26 约 1380 字 预计阅读 3 分钟

今天练拳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这风跟三十年前的风并无二致。

为何会有这样一个念头,不得而知。不过参这个念头,对禽之制在气有了一定的理解。

风水风水,像感受水一样去感受风,明白了古代修行人为何要到处游历,也明白了为何可以气足不思食。

八仙求文老子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东游记

却说男子登仙,先拜木公;女子登仙,先拜金母。
一日,何仙姑见诸仙友曰:“往者木公寿诞,众女仙亦往称觞,今金母寿诞在迩,众友亦将往为之寿乎?”
钟离、采和曰:“我辈虽各有所统,然大礼所在,凡在天者,皆当贺之,吾辈安可不往。但患无佳物以为敬耳。”
张果老曰:“彼居极乐之乡,何物不备?必得名人之文以寿之,方不落于俗套。”
铁拐曰:“此言正是。”
洞宾曰:“他人之文不足为奇,若得老君之作方妙。”
仙姑曰:“老君待李仙长最厚,何不往彼求之?”
铁拐曰:“吾意正如此。”
又曰:“求文系众人之事,若吾独往,似欠至诚,还要众友同往何如?”
果老曰:“可。”
乃驾起红云,八仙皆至老君之所。
是时,老君在太微宫改著道德诸经。
仙童报道,八仙来谒。
老君披衣出见,命坐。
八仙动问起居一遍。
老君曰:“近来有事,言之可笑。”
八仙再问:“何事?”
老君曰:“因下界诸生,盗吾文字,来取功名。有文昌下界,持正文衡,大厌书生文字深刻,以为皆祖佛老诸经,乃并吾道德等经置而不用,事甚可恼。吾今将原著经典,尽行改录,藏之九重云外,不复与世人作舟楫矣。”
众仙曰:“还当出之,矜式天下。”
铁拐自思曰:“今日之来本为求文,值彼正以文字为怒,如之奈何?”
八仙面面相视,未敢发言。
忽老君复问曰:“诸仙长今降敝斋,必有见论,请言何妨?”
铁拐曰:“因王母寿诞,诸友往贺,无以为敬,持借重老师大文书轴,以为寿耳。”
老君曰:“吾正恶此,汝又求之,不将又为世人作话本耶?”
众仙曰:“天凡迥隔,安得便知。”
老君曰:“书生极善模仿,我但不作,自免议论。第诸君来此,不可终辞。我为作一词以寿之何如?”
八仙曰:“更妙,更妙。”
老君援笔书之,乃《千秋岁》一调。词曰:
昆仑日早,阆苑风光好。
玉楼畔,玄台表,朱颜生气象,云鬓增纤巧;
人在也,荣华南极祥光绕。
位对东王老,气受西华妙。
龟台上,司阴教。
陶钧诸品就,调赞乾坤了;
添筹美,瑶池莫惜金樽倒。

八仙读之,称赞不止,于是辞别。
老君送至云端。
八仙驾云而返。
乃求天孙之绵为轴,编星为字,剪霞为彩,且度王母宅宇之宽广而为之。
即日完备,乃令仙重持轴,并仙桃仙酒前行。
八仙盛服乘云,望王母庆寿而去。

凡有引用文字,网络上版本多有错误,以老君的《千秋岁》为例,互联网上诸版本均为:

昆仑日暖,阆苑风光好。玉楼醉,玄女傅朱颜,顿觉乌云晓,增纤巧;
人在也,荣华南极祥光绕。位比东王老,历万劫而不朽,瑶池台上司阴教。
钧天诸品,就赞乾坤自悠久;今朝海鹤添筹,莫惜金樽倒。

因录入者未仔细核对,错误很多,《千秋岁》之词牌也不会如此断句。

以辛弃疾之《千秋岁·为金陵史致道留守寿》为例:

塞垣秋草,又报平安好。
尊俎上,英雄表。
金汤生气象,珠玉霏谭笑。
春近也,梅花得似人难老。
莫惜金尊倒,凤诏看看到。
留不住,江东小。
从容帷幄去,整顿乾坤了。
千百岁,从今尽是中书考

本人核对图文版,有些字印之不清,姑且将老君所作《千秋岁》堪定为:

昆仑日早,阆苑风光好。
玉楼畔,玄台表。
朱颜生气象,云鬓增纤巧;
人在也,荣华南极祥光绕。
位对东王老,气受西华妙。
龟台上,司阴教。
陶钧诸品就,调赞乾坤了;
添筹美,瑶池莫惜金樽倒。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