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别把自己太当人”到无我相,再从薛定谔的猫谈悟空

2018-09-28 约 6016 字 预计阅读 13 分钟

这个主题也是源自这两天的新闻,前两天一个国企某科研人员辞职的故事刷屏了,说影响登月计划云云。

我出国前身在国企多年,深知国企的“传帮带”系统下,某个人的力量其实很有限,靠的是集体协作的力量。

当年离职时,自以为业务水平还是尚可,至少第一个月会有单位同事询问离职后业务相关事宜,结果完全没有 :-)

勾起记忆,由此又想到了天道里面一段台词,丁元英对王庙村群众创业动员:
想要干好事,记住两句话:别把自己太当人,别把别人太不当人了。

这两句话就是要无我相,无人相。

悟元子刘一明著通关文,有一关便叫人我关:
易曰:“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

又曰:“同人於野,亨。”

金刚经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圣人云:“忠恕,违道不远,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於人。”

上阳子曰:“速将人我山放倒,急把龙虎穴冲开。”

此皆言修道必须无人我之见也。

然欲无人,先须无我。

盖一有我,则私心起。私心起,一言一行,一举一止,总要为我。

即要为我,必不顾人。即不顾人,必损人利己,伤天害理,无所不为矣。

原夫有生之初,不论贤愚贵贱,同一性命,同一形骸,何有彼此之分?

即无彼此之分,则我如人,人亦如我,人我如一,即是天地大公无私之心,即是圣贤民胞物与之道,即是修真人我两忘之法。

学者能守此心、此道、此法而行持之,便是圣贤胚胎,仙佛种子,大道可冀。

世间糊涂学人,不知大公无私,物我同观之理。

执着此身,以为是我。

一认是我,即便有人。

有我有人,即分彼此。

一分彼此,轻乎人而重乎我。内於我而外於人。

日谋夜算以肥己,千方百计以取人。

一行一事,不肯让人,一货一利,要讨便宜。

不但应事接物,处处争胜,事事好强。

即至亲好友、同事同业者,亦要分出尔我。

恨不的他人贵物,为我独得;

世间好事,为我独成。

有利处钻头探手,无利处缩肩藏身。

殊不知三寸气断,万有皆空,即此身亦不属我。

到的那时,我在何处,人在何处,人我俱无。

何苦在世枉用心机,强分人我,独结冤讐,岂不愚哉!

吾劝真心学道者,速将人我关口打通,必如生初无人无我的面目;必如死后无人无我的模样。

视万物为一体,视天下为一家。

见人有喜,如我之喜;见人有忧,如我之忧;见人有得,若我之得;见人有失,若我之失。

有财者可以济困,无财者不妨方便,处处益人,事事积德,横逆之来,付於不知;凌辱之加,置於不晓。

得饶人时且饶人,宜退步处即退步。

方是学人的举止,慕道真心。

否则,有人我之见,彼此之分,私欲堆积,茅塞心窍,妄想明道,难矣。

 

西方有句短语,叫put oneself in somebody’s shoes。也就是换位思考。

记得几年前初到新西兰,从一个75岁洋人老爷子买下一个服装店生意,他就感叹了一句,说我们中国人来这里做零售肯定不容易,就说了这么一句“put myself in your shoes".

老洋人不知道金刚经无我相无人相,也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骨子里也同样有相似的文化。

我为什么喜欢说《红楼梦》是道书,因为作者曹雪芹在写书之时,就如一轮明月一般,没带自己的丝毫主见,就是平实的记录了各式各样的人物,做到了“如实观照”。

鲁迅论红楼梦:
至于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底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红楼梦》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红楼梦》为何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不同解读,因为其具有道之大象,就如近乎道而无相的水一般,遇到任何容器可变化为任何形象。

为何提到红楼梦呢,因为贾宝玉遇到龄官划蔷字:
且说宝玉见王夫人醒了,自己没趣,忙进大观园来。只见赤日当天,树阴匝地,满耳蝉声,静无人语。刚到了蔷薇架,只听见有人哽噎之声。宝玉心中疑惑,便站住细听,果然那边架下有人。此时正是五月,那蔷薇花叶茂盛之际,宝玉悄悄的隔着药栏一看,只见一个女孩子蹲在花下,手里拿着根别头的簪子在地下抠土,一面悄悄的流泪。宝玉心中想道:“难道这也是个痴丫头,又像颦儿来葬花不成?”因又自笑道:“若真也葬花,可谓‘东施效颦’了,不但不为新奇,而且更是可厌。”

想毕,便要叫那女子说:“你不用跟着林姑娘学了。”话未出口,幸而再看时,这女孩子面生,不是个侍儿,倒像是那十二个学戏的女孩子里头的一个,却辨不出他是生、旦、净、丑那一个脚色来。宝玉把舌头一伸,将口掩住,自己想道:“幸而不曾造次。上两回皆因造次了,颦儿也生气,宝儿也多心。如今再得罪了他们,越发没意思了。”一面想,一面又恨不认得这个是谁。再留神细看,见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黛玉之态。宝玉早又不忍弃他而去,只管痴看。

只见他虽然用金簪画地,并不是掘土埋花,竟是向土上画字。宝玉拿眼随着簪子的起落,一直到底,一画、一点、一勾的看了去,数一数,十八笔。自己又在手心里拿指头按着他方才下笔的规矩写了,猜是个什么字。写成一想,原来就是个蔷薇花的“蔷”字。宝玉想道:“必定是他也要做诗填词,这会子见了这花,因有所感。或者偶成了两句,一时兴至,怕忘了,在地下画着推敲,也未可知。且看他底下再写什么。”一面想,一面又看,只见那女孩子还在那里画呢。画来画去,还是个“蔷”字;再看,还是个“蔷”字。里面的原是早已痴了,画完一个“蔷”又画一个“蔷”,已经画了有几十个。外面的不觉也看痴了,两个眼睛珠儿只管随着簪子动,心里却想:“这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说不出的心事,才这么个样儿。外面他既是这个样儿,心里还不知怎么熬煎呢?看他的模样儿这么单薄,心里那里还搁的住熬煎呢?可恨我不能替你分些过来。”

却说伏中阴晴不定,片云可以致雨,忽然凉风过处,飒飒的落下一阵雨来。宝玉看那女孩子头上往下滴水,把衣裳登时湿了。宝玉想道:“这是下雨了,他这个身子,如何禁得骤雨一激。”因此禁不住便说道:“不用写了,你看身上都湿了。”那女孩子听说,倒唬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花外一个人叫他“不用写了”。一则宝玉脸面俊秀,二则花叶繁茂,上下俱被枝叶隐住,刚露着半边脸儿:那女孩子只当也是个丫头,再不想是宝玉,因笑道:“多谢姐姐提醒了我。难道姐姐在外头有什么遮雨的?”一句提醒了宝玉,“嗳哟”了一声,才觉得浑身冰凉。低头看看自己身上,也都湿了。说:“不好!”只得一气跑回怡红院去了。心里却还记挂着那女孩子没处避雨。

宝玉天生无人相,做到了“别把别人太不当人”。但此时尚有我相,总以为可得到天下人或至少说全大观园女性的喜爱。

到了三十六回,遇到贾蔷和龄官方悟到人生情缘,各有分定,通俗化一点,就是“别把自己太当人”。
宝玉此刻把听曲子的心都没了,且要看他和龄官是怎么样。只见贾蔷进去,笑道:“你来瞧这个玩意儿。”龄官起身问:“是什么?”贾蔷道:“买了个雀儿给你玩,省了你天天儿发闷。我先玩个你瞧瞧。”说着,便拿些谷子,哄的那个雀儿果然在那戏台上衔着鬼脸儿和旗帜乱串。众女孩子都笑了,独龄官冷笑两声,赌气仍睡着去了。贾蔷还只管陪笑问他:“好不好?”龄官道:“你们家把好好儿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干这个浪事!你分明弄了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好不好’!”贾蔷听了,不觉站起来,连忙赌神起誓,又道:“今儿我那里的糊涂油蒙了心,费一二两银子买他,原说解闷儿,就没想到这上头。罢了,放了生,倒也免你的灾。”说着,果然将那雀儿放了,一顿把那笼子拆了。龄官还说:“那雀儿虽不如人,他也有个老雀儿在窝里,你拿了他来,弄这个劳什子,也忍得?今儿我咳嗽出两口血来,太太打发人来找你,叫你请大夫来细问问,你且弄这个来取笑儿。偏是我这没人管没人理的,又偏爱害病!”

贾蔷听说,连忙说道:“昨儿晚上我问了大夫,他说,‘不相干,吃两剂药,后儿再瞧。’谁知今儿又吐了?这会子就请他去。”说着便要请去。龄官又叫:“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头地下,你赌气去请了来,我也不瞧。”贾蔷听如此说,只得又站住。

宝玉见了这般景况,不觉痴了。这才领会过画“蔷”深意。自己站不住,便抽身走了。贾蔷一心都在龄官身上,竟不曾理会,倒是别的女孩子送出来了。那宝玉一心裁夺盘算,痴痴的回至怡红院中,正值黛玉和袭人坐着说话儿呢。宝玉一进来,就和袭人长叹,说道:“我昨儿晚上的话,竟说错了,怪不得老爷说我是‘管窥蠡测’!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看来我竟不能全得。从此后,只好各人得各人的眼泪罢了。”袭人只道昨夜不过是些玩话,已经忘了,不想宝玉又提起来,便笑道:“你可真真有些个疯了!”宝玉默默不对。自此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只是每每暗伤:“不知将来葬我洒泪者为谁?”

 

曹雪芹是证入了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的,故此可以成为红楼梦笔下的所有人物。写任何人物都是如灵宝定观经里所说的:
若水镜之为鉴,则随物而现形。

我想他写书的状态就是达到了“于法心不证,无喜又无嗔”的境界吧。

看《红楼梦》可以自己代入角色,犹如去经历各种不同的人生,这本身也是一种修行之法。

比如薛蟠就是不把别人当人,故会打死冯渊,强抢香菱;而贾瑞就是太当自己是人,就中王熙凤之计。

建议初看可将120回全部看一遍,精读细看到八十回即可,鲁迅先生就吐过这一把嘈:
人和人之差,有时比类人猿和原人之差还远。我们将《红楼梦》的续作者和原作一比较,就会承认这话大概是确实的

迅哥这个吐嘈实在是厉害之极。胜过百年后任何酸客文人之吐嘈。

还有他评论宝玉之爱
宝玉亦渐长,于外昵秦钟蒋玉函,归则周旋于姊妹中表以及侍儿如袭人晴雯平儿紫鹃辈之间,昵而敬之,恐拂其意,爱博而心劳,而忧患亦日甚矣

再评论宝玉之悲
颓运方至,变故渐多;宝玉在繁华丰厚中,且亦屡与“无常”觌面,先有可卿自经;秦钟夭逝;自又中父妾厌胜之术,几死;继以金钏投井;尤二姐吞金;而所爱之侍儿晴雯又被遣,随殁。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

鲁迅与曹雪芹有类似的经历,少年时家道中落。天下间还有比鲁迅评宝玉评的更精到的吗?以我之孤陋寡闻,尚未见过。

现代社会可以听音频了,可以听蒋勋细读红楼梦以参考,也是讲到第八十回,曹雪芹从锦衣玉食的贾宝玉悟道而成江湖行走的王一贴而止。

 

昨天还看了一个视频,李永乐老师讲解薛定谔的猫



以前因为对物理学兴趣平平,没太关注量子纠缠这类理论。 看了这视频,非常粗略的了解了这“薛定谔的猫”。

一看跟我当年通过大唐双龙传“遁去的一”悟到的,有些类似。先转贴这段遁去的一:
鲁妙子缓缓起立,移到窗旁,瞧往对崖的陡峭岩壁,背着徐子陵沉声道:“天地之间,莫不有数,而万变不离其宗,数由一始,亦从一终。”

徐子陵讶道:“数由一始,这道理简单易明,但由一终,却使人百思不得其解。”

鲁妙子转过身来,微笑道:“我刚才不是说过,经过这三十年来的潜思,有了个意外的发现,正就是对你这个问题的答案。”

徐子陵苦笑道:“先生已吊足了我的胃口,可以说出来了吧!”

鲁妙子欣然道: “我只是希望能使你印象更深刻,才故意用了点手段。”

沉吟半晌后,鲁妙子徐徐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这两句乃易经系辞中的两句,术家一向视之为教人卜筮之法,皆因卜筮时用着五十茎,演数之法,必除其一,却不知天地之理,尽在这两句之中。”

接着问道:“你看过易经吗?”

徐子陵老脸微红,摇头表示未看过。

鲁妙子叹了一口气道:“古圣先贤,每说及有关术数之事时,因碍于天机不可泄漏的戒心,总是藏头露尾。因为接着那句‘分而为二以象两’,便是起卦之法,使人误入歧途,不知上两句用中藏理,理中藏用,实术数最深层的意义。”

徐子陵尚是首次接触到易数,兴趣盎然道:“这两句听来有趣,究竟包含着甚么天地的秘密呢?”

鲁妙子淡然道:“五十乃完满之数,当数处五十时,天下万物各处其本位,无有动作,可是若虚其一数,生成四十九时,便多了个虚位出来,其它四十九数便可流转变化,千变万用,无有穷尽。

徐子陵拍案叫绝道:“这个解释,确是精采绝伦。”

鲁妙子大讶道:“你真的明白我说什么吗?”

徐子陵不解道:“这有什么难明的,就像五十张椅子坐了五十个人,假若规定不准换位,又不准走开,自然不会有任何变化。可是若少了一个人,空了一张椅子出来,那自然会产生很多的变化了。”

鲁妙子呆瞪了他好一会后,叹道:“你这小子天分之高,当世可能不作第二人之想。你刚明白的正是术数的精义。所谓遁甲,遁的就是这个‘一’,什么河图洛书,说的无非是先后天八卦,由先天而后天,天地易位,扭转乾坤,变化始生。”顿了顿傲然道:“天下间无论哪种学问,至乎武功、人生,其最高境界,都在怎样把这个失去了的‘一’找出来,有了这个‘一’,始可重返天地未判时的完满境界,这就是我经三十年苦思偶得的最大发现。”

徐子陵全身剧震,虎目射出前所未有的电芒。

在这剎那,他已把握到一种玄之又玄、关乎天地之秘的至理。

鲁妙子脸上现出神圣的光辉,一字一字地徐徐道:“这‘失落的一’又或‘遁去的一’随着天地周游不息,流转不停,同时存在于万物之中,老子名之为‘道’,释迦称之为‘佛’,佛正是觉悟的意思,千变万用,尽在其中。”

初时看这段小说也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某一天,听师傅讲解“舍事”,突然悟到这个“遁去的一”就是看金刚经里的“应无所住生其心”。

水几于道,是因水随顺无住,如49个人50个凳子,能够流转变化。

而那个多余的凳子虽然是遁藏的,但是是一直存在的。

我们抓不住是因我们的心念就在那49个人之中,光去捉摸49人的变化,已无瑕去看另一个空余的凳子。那是因为有所住。

就如薛定谔的猫一般,不去观察,平常就是一个不确定性的量子纠缠的“空”,就是老子说的“无名天地之始”

你一进入进行观察测量,则存在了一个确定性的“有”的状态,也就是老子说的“有名万物之母”。

然则不论你是否进行观察测量,是否薛定谔的猫都存在那里呢。

故此说是“空有不二”,也就是“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谭子的化书也提到了
且夫当空团块,见块而不见空;粉块求空,见空而不见块。形无妨而人自妨之,物无滞而人自滞之,悲哉!

用一个固体块来比喻,固体块存在时,只看到其有(块)而不见其空,把固体块粉碎,又只见其空而不见其有(块)。

比如这个帖子,本来就淹没在恒河沙数的帖子里,享受着其名为“空”的状态,某一天,因为种种机缘,你作为读者看到了,便转化为名为“有”的状态。

而你有所观察有所领悟,可能也会再写一篇帖子,再次进入空和有的循环,其他人再看到你的帖子而产生同样的循环,这就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以前写过一个打油诗:
今心即是念,起为己欲走。

念起不随行,不落循环中。

 

领悟了空,就能理解为啥太极拳要打得“如陆地游泳”。

另一部道书西游记讲到要悟净、悟能、悟空。

悟净,就是悟到要自净其意

悟能,就是悟到吾能即吾道

悟空,就是悟到空有不二。

 

 

author

Jesse Lau

网名遁去的一,简称遁一。2012年定居新西兰至今,自由职业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简而言之,可随意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点评论吧:

本网站使用cookie技术以提高用户体验度。 了解我们的隐私政策 我已了解